来自 国内 2020-06-01 13:56 的文章

前后夹击 隔着一层薄薄的:不要了好不好 这是在厨房

陈东阳面容冷峻的向前走,一身戎装气势强盛,肩上披着的军用风衣微微摆动。

在他前方两侧,一眼望不到头的军队正站在雨中,手中握着钢枪不动如山。

这些身经百战的兵士像出鞘利剑,看向陈东阳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炙热。

副官王虎这个军中第二高手,正撑伞小心

小说文学

翼翼帮陈东阳遮挡雨水,根本不顾自己早已经淋透。

“陈帅,真的要走吗?北疆之地刚平定,您不在这里,我怕镇压不住各处强龙。”王虎不顾脸上雨水,看着面前战神陈东阳。

陈东阳十五入伍从小兵做起,十年时间已经成为北疆之主,开疆扩土平定北疆。

陈东阳靠着战功被大夏封为元帅,坐镇北疆守国门,算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大夏国三十年未有过册封元帅,唯独陈东阳做到了。

“不老实杀了就是,再不听话的,就灭一家、一族。

就凭我陈东阳三个字,相信北疆没人敢乱。”陈东阳看着两侧为自己送行的部队冷声说道。

这都是跟随陈东阳多年的虎狼之师。

陈东阳一声令下,北疆百万军可为他慷慨赴死。

要不是北疆内外交困,陈东阳到处平乱无

小说文学

暇顾及,早在两年前就回家了。

两年前父亲陈青山突然死亡,陈东阳派人调查的结果却让他愤怒,竟然是整个陈家搞的鬼。

大局为重的他等到北疆安定,他也成了大夏的北地之王。

成为元帅的政令下达三天后,陈东阳迫不及待就想回去算一算这笔账。

陈东阳想到这里,眼神愈发的冰冷,感受到陈东阳的杀意,为他撑伞的老虎感觉遍体生寒。

来到车前,陈东阳转身看着面前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铁血之师。

“愿陈帅早日归来!”站在最前排的将官,注视着心中神一样的陈东阳,怒吼了一句。

“愿陈帅早日归来!”紧接着千军万马同时注视着那个高傲的身影,用尽全力吼了出来。

眼前看不到边的军队举枪向天,鸣枪致敬,用北疆军独有的方式为陈东阳送行。

磅礴大雨中,万千兵士的怒喊和密集枪声响彻天地。

陈东阳深呼吸,干脆利索的上车离开。

第二天,明华机场,陈东阳身影出现在出口,步履稳健杀气内敛,只穿着一身破旧军装没有军衔军徽,气势锐利像一把出鞘利剑。

父亲被害死的这笔血债忍耐了两年,回来到明华市,陈东阳的杀意愈发强盛。

安顿好北疆,副手老虎不放心大帅安危,还是跟随在陈东阳身边。

“陈帅,已经确定过消息,今天陈家年会,所有的陈家人都在天海大厦。”老虎向陈东阳汇报刚确认的消息。

陈东阳嗯了一声向前走,从小就在陈家长大,他哪会不知道这些。

这日子就是他刻意挑选的,正好都凑一起了,省的他一个个去找。

走到接机口,一道熟悉的倩影让陈东阳止住了身形。

林诗曼,明华市出了名的美女,也是陈东阳的妻子,样貌靓丽身材曼妙,性格温婉善良,她的追求者如过江之鲫不可计数,却唯独对陈东阳死心塌地。

陈东阳快步来到林诗曼面前,一把将她抱住。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成亲当晚说走就走,十年里一点音讯都没有。

你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你这个混蛋!

大混蛋!!”林诗曼努力抿着唇在哭泣挣扎着,双手发泄般的用力拍打陈东阳后背。

林诗曼用力咬着红唇,美目倔强的瞪着陈东阳,可看到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影子,视线还是开始变得模糊。

林诗曼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这十年来,她为陈东阳受了太多的委屈,原本努力坚强的她在见到陈东阳的瞬间,一直压抑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这十年来,林诗曼为陈东阳承受了太多太多,在恨恼的拍打陈东阳的时候,渐渐的林诗曼没了力气,紧紧抱住了这个令她失望又担心的男人。

紧紧抱着陈东阳,林诗曼哭的撕心裂肺。

陈东阳温柔得帮她拭去泪痕:“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在军中神一样的人物,钢铁一般的汉子,此时却只剩下满腔的柔情。

“你还没吃饭吧?累不累?走,跟我回家。”林诗曼恢复了些情绪,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疼这个男人。

“诗曼,你先回家。有的事,必须立刻就处理。你放心,我很快就忙完回家陪你,这次不会让你再久等。”想了想,陈东阳跟林诗曼说道。

林诗曼疑惑的看着他,最终温柔可人的她还是乖巧的被陈东阳劝回家去等他了。

林诗曼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离开,表情紧张模样,像害怕陈东阳再次消失。

等到林诗曼回去,陈东阳来到了一辆看似普通的suv旁边,老虎快走两步,恭敬的为陈东阳打开车门……

天海大厦高三十多层,占地极广,是陈家的产业,今天的陈家年会也在这里,大厦今天不对外开放。

车子停在路边,陈东阳下车看着面前这栋奢华的大厦,那双眼睛微微眯着,愈发的冰冷。

曾经陈家只是富裕之家,是他的父亲陈青山呕心沥血把陈家发展起来,最终成为明华市豪门之一。

陈青山的家族股份比家族任何人都多,这些目光短浅嫉贤妒能的亲戚,在陈家成为豪门之后,把陈青山害死,瓜分了属于他的股份家产。

陈东阳年轻时好勇斗狠惹是生非,被他父亲打了无数次,可要论从心里疼他护他的,就是他父亲陈青山。

现在陈东阳晋升大夏元帅位极人臣,手握百万军,气吞万里如虎。

二十五岁封侯拜相,陈东阳多希望父亲能活着,看看他儿子这番成就。

就因为这群目光短浅,只会为了蝇头小利窝里斗的狗东西,陈东阳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拳头不由的握紧,又缓慢的松开,陈东阳身形稳如山岳迈步向前。

上了台阶来到酒店门口被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给拦下来了。

“今天陈氏集团年会,酒店不对外开放,有邀请函吗?”保安面向凶恶,身为陈家的爪牙平时可没干好事。

见到陈东阳摇头,又看了看他那身寒酸的老军服,不耐烦的吼了一句:“给老子滚一边去。”

陈东阳狼狈离开十年,底下人换了那么多,哪有人认识他。

“这个穷酸来这里想蹭吃蹭喝的吧?”

“就这个穷比,想来蹭饭好歹也有身像样的衣服,穿成这样就来,真是有意思。”

“就是,看到乞丐就恶心。”

奢华大气的酒店大门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停下来的宝马奔驰法拉利这些车下来的几个人,正准备进入酒店。

看到陈东阳寒酸的打扮,不由的鄙夷撇嘴,充满不屑。

“草泥马的,让你滚一边去你没听到!?”保安见陈东阳还站在原地,不由的愤怒起来,就像一个底层乞丐在挑衅他。

保安一脚向陈东阳踹了过去,动作迅捷有力,一看就是训练过的。

富家子弟正看热闹,突然之间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得滚圆像是见到了鬼。

在陈东阳的身后侧,老虎出手后发先至,手掌按住那个保安的脸,手臂用力,把这恶保安的头撞在了酒店门外的立柱上。

砰的一声闷响,立柱上的坑洞周围遍布裂痕,如同蜘蛛网向四周延伸。

“陈帅也是这种蝼蚁能侮辱的!”老虎收回手,掏出手帕擦拭着手上沾上的些许鲜血。

好心狠手辣的人,竟然敢打死陈家的保安!

还是在陈家年会的今天,还是在陈家天海大厦的门口。

刚才看热闹嘲讽陈东阳的人都惊呆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会出现这样不敢置信的事情。

“去跟里边的人说,陈东阳回来了!”看着另一个吓得瑟瑟发抖的保安,陈东阳向他说了一句。

保安吓得双腿打颤转身就向酒店里边跑了进去。

十年前的时候陈东阳是陈家的耻辱,是个不成器的窝囊废。

十年后陈东阳回来了,他现在以陈家为耻。

门口血腥恐怖,那些有钱人听到陈东阳这三个字,立刻想到了曾经的传闻。

陈东阳,陈家前任家主陈青山的独子,都知道是个没本事的窝囊废。

后来入赘林家做了上门女婿,在结婚当晚,陈东阳离开林家去了北疆。此间十年再没音讯。

海天大厦顶楼的会客厅处处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场中男女都有,各个看起来富气十足,男的浑身上下都是奢牌,女的光鲜亮丽身价不菲。

现在年会还没正式开始,一家人齐聚有说有笑时门被打开,吓破胆的保安冲进来:“出大事了,有人在大厦门口杀了咱们的人。”

热闹的厅里突然安静,所有人惊讶的看着保安。

“谁?活腻味了?!”家主陈青平一拍桌子怒视保安。

“他,他说他叫陈东阳。”保安语气慌乱。

陈家人听到杀人原本只是吃惊,陈东阳这三个字说出口,就像是有种魔力,这些光鲜靓丽的陈家人眼神都带上了惊恐和心虚。

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一个混吃等死,被全明华的家族都嘲笑的窝囊废,孤身北上入伍十年还能活着回来。

“慌什么!?看你们出息,一个废物活着回来,还能兴风作浪不成?”陈青平瞬间慌乱又平静下来。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回过神,都为自己刚才丢人反应羞恼。

陈青平眼神冷漠带着阴狠,跟保安说着:“让他进来!”

在这处处明争暗斗只是为钱的陈家,哪还有半点亲情。

陈家人也都想到十年前陈东阳那个窝囊废模样,哪还有点害怕,都是露出鄙夷的笑容。

保安还没走到门口,就被进来的老虎迎面撞见,老虎伸手抓住他衣领,像扔掉垃圾似的抬手把他扔出门外。

堂哥、堂弟、二叔、姑妈,眼前这十几个人都是陈家核心,也都是陈东阳的亲人。

然而见到这些亲人们,陈东阳只觉得恶心,这一张张光鲜虚伪的面具下,是一颗颗肮脏又狠毒的心。

当年父亲陈青山意外惨死,在场的这些人,每人都有份!

“哟,陈家大少爷回来了啊。这寒酸样啧啧,而且还跟以前一样不懂规矩,见到长辈都没个称呼。”

说这话的是陈东阳的姑姑。

“东阳,你还有没有点规矩?没礼貌不敬长辈就算了,一回来就打死保安惹出命案,这次可每人能保得了你。”家主陈青平,也就是陈东阳的大伯也开口了。

打死一条恶狗而已,陈东阳心里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在北疆战场上,死在他手下的亡魂上百万,这才算个啥?

“老虎你先出去吧,我处理点家事。”陈东阳吩咐道。

老虎立即服从命令,还主动把门关上了。虽然在场的陈家人人数众多,但他一点都不担心陈东阳会吃亏。

老虎反倒有点担心陈东阳出手太重,一会收拾残局会费点力气……

“我父亲的事,你们都有份吧?”陈东阳一双冰冷的锐利眼睛盯着众人。

这件事在陈家是个禁忌没人敢提,现在陈东阳的话就像一个火星,点燃了心虚的陈家人。

“狗一样的东西,现在见陈家越来越有钱,想过来捞一笔吧,呸!”陈家的一位二代一脸厌恶的表情说道。

“刚才他还杀了咱们的人,咱们就该让他在监狱里过一辈子。”又一个人叫道。

“你这个窝囊废,现在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你已经不是我们陈家人了。赶紧滚出去!”

“来人,打断他的腿,扔出陈家。”这时,身为家主的陈青平脸色阴沉不定说了一句。

话语落下从陈青平身后走出一人,双目有神内力收敛,含而不露的气势一看就是个高手。

这个保镖两步来到陈东阳面前,一拳就打了过去。

普通的一拳偏偏快如闪电,隐约带着破空之声。

这保镖李二可是陈青平花大价钱请来的高手,一身功夫强横无比,在整个明华很有名气。

陈家人在见到高手李二出手,都在幸灾乐祸,甚至已经想象出陈东阳被打的狼狈不堪跪地求饶的样子。

可接下来陈家人期盼的画面没有出现。

李二动手快如奔雷,拳头还没有轰在陈东阳的脸上,就被陈东阳手掌伸出,包住了他的铁拳。

陈东阳用力,就听着李二拳头断裂诡异声音出现,紧接着陈东阳一脚揣在李二身上。

后者惨叫一声,身体像是炮弹一样在坚硬的墙面砸出巨大的凹陷。

很明显没救了,这一下全身的骨头都碎成渣了。

现场极度安静,这些富家子弟惊恐的看着这暴戾恐怖的残忍一幕,看的他们头皮发麻,心脏快跳出来。

陈东阳冷漠的眼神扫视全场时,所有陈家人心中惊骇恐慌的躲避他的视线。

十年前的窝囊废,现在归来竟变成了地狱杀神。

没人出声,生怕被陈东阳盯上,就连家主陈

青平也是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当年我父亲掌管陈家,带着你们一步步混出头,你们为了利益,收了对手的钱来出卖家族利益和我父亲。

最后你们眼红我父亲的股份,联手营造出一出车祸惨剧,让他惨死。

他费尽心血发展陈家,结果却被你们这样对待,我想他肯定也会对你们很失望。”陈东阳声音低沉。

“你给我闭嘴!陈家还没你说话的份儿。”被说中心中最阴暗的事情,陈青平怒吼了一声。

陈东阳身形一闪,就像是一道残影站在了陈青平的面前,抬起手对着他就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

陈青平的身体连带椅子都歪斜向旁边飞了出去,伴随着陈家人的惊呼,陈青平狼狈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水。

“你这个废物竟然打你二叔,他是陈家的家主。你这个没教养的……”

另一边,牙尖嘴利的二姑一脸凶相,仗着是长辈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再次响起。

整个人都被陈东阳一巴掌扇飞出去,撞在墙上才狼狈的躺在地上惨叫。

等到把所有陈家人都狠狠打了一巴掌,面对这么狂暴的陈东阳,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陈东阳眼里只有冷漠,没有半分不忍。

对于他父亲的惨死,这点报复根本不算什么。

姑妈的孩子今年二十出头,也是好勇斗狠的角色,自己和亲妈都被扇了巴掌,趁着背对陈东阳的时候,他偷偷摸出刀子就对陈东阳捅了过去。

陈东阳看都没看,一个鞭腿披挂,就把他肋骨踢碎,整个身体砸在地面瓷砖上碎裂一片。

那惨状就像被一辆卡车高速撞击出来的暴戾模样。

姑妈的亲儿子瞬间死透。

没人敢相信十年前任人欺负的窝囊废,今天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魔鬼一样。

这时陈东阳又把目光放在角落中一个陌生年轻男子的身上。

被陈东阳强势的眼神盯上,年轻男子慌乱大喊着:“你想干嘛?

我告诉你,我可是李家独子李志涛,我爸是李家族长李洪江。

在明华市没人敢招惹我们李家。

你们陈家人见了我家,都要点头哈腰的讨好。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不然你会不得好死!”

听到这话,陈东阳目光一凝。

“李家?忘了告诉你,当年我父亲的事情,你们李家也是参与者!这笔债,你们都得还!”

陈东阳身形鬼魅般的出现在李志涛面前,手已经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而你,就当做利息吧!”

陈东阳随手一甩,李志涛就被抛起来,身体砸碎了巨大的玻璃窗飞了出去。

这是三十层顶楼……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