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02 15:20 的文章

儿子在棉花地里日了我:亲爱的我想你都湿

今天的林楚依穿了一条浅蓝色斜肩礼服,露出半边雪白香肩,头发烫成了大卷,在酒精的作用下,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异常诱人。

虽然林楚依的成就在江都市其实算不得什么,但在二十几岁的女人里,她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再加上绝美的容颜,若不是嫁给了那个废物,李明威早就动手了。

 

他从不喜欢二手货。

只是没想到的是,那个废物和林楚依结婚,只不过是为了巩固林楚依事业的工具,到现在,都还没碰过林楚依呢。

而且,只要得到了林楚依,林氏集团,也等于入了他的囊中。

简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见林楚依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李明威也不用装什么正人君子了。

“小依,你喝多了,我扶你去休息吧!”李明威说着,直接走到林楚依身边,就要去抱林楚依。

其实林楚依不止这点酒量。

可为了万无一失,李明威给林楚依的酒里加了点料。

“走开,别碰我,我要回家,老公,老公,你在哪儿……我……我喝多了,快,快来接我……”林楚依推开想要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李明威,然后拿出了手机。

以往喝多了,她都会叫苏阳来接她。

可她似乎忘记自己已经和苏

阳离婚了。

这是个下意识的动作。

不过今天的酒有些上头,林楚依还没来得及拨号码,就醉倒在了餐桌上。

李明威嘴角浮现起一抹笑容。

过了今晚,林楚依,林家,都是他的了!

“都下去吧!”看着眼前的美人儿,李明威觉得自己已经等不及带林楚依上客房了,直接喝退了包间里的所有人。

然而,就在李明威准备去脱林楚依衣服的时候。

他的手,突然被人抓住。

接着,咔嚓,一声脆响。

他的手,九十度弯折。

“啊!”

李明威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是你,你这个废物,竟然敢扭断我的手,林楚依,我要让你们整个林家从江都消失……啊!”李明威疼的满头大汗。

对于李明威的威胁,苏阳完全没有理会。

抱起林楚依,大步离去。

其实他早就到了。

本来,他并没有打算出手,毕竟,这是林楚依自己要送上门来的。

就算发生了什么,也是她自找的,或者她自愿的。

可林楚依最后推开了李明威,并下意识的拿出手机要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她,触碰到了他心中的柔软,所以他还是出手了。

打车,将林楚依送到东郡别墅,又给她喂了一些热牛奶,盖好被子,苏阳便是离开了。

毕竟夫妻情分已尽,他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回到别墅,龙雨馨已经睡了,唐宁儿倒是还没睡。

坐在沙发上看着江都市的夜景发呆。

“这么晚了还不睡?”

“当员工的,当然要等老板睡了之后才睡,万一你有什么吩咐呢?”唐宁儿回过神来。

“我去睡了!”

苏阳本来还想和唐宁儿唠几句,结果他还没开口,这妞扭头就走了。

不过一天的相处,他也大概了解了唐宁儿的性格,有点酷酷的,似乎只对钱感兴趣。

唐宁儿24岁就成了上市公司的老板,走上了人生巅峰。

26岁,却被合伙人卷走上亿资金,公司破产,还欠下巨额债务。

现在更是沦落到给人当管家。

这种人生的大起大落,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的很难体会。

摇了摇头,苏阳也去睡了。

凌晨三点多,他的电话响了。

是林楚依的父亲,林国栋打来的。

“苏阳你立刻给我滚到东郡别墅来!”电话里,响起林国栋近乎咆哮的声音。

林国栋会打电话过来,这在苏阳的意料之中。

毕竟,他把李明威的手给折了,这不是什么小事。

“我睡觉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苏阳淡淡道。

以前,林国栋是他岳父,不管林国栋怎么骂他、侮辱他,他都受着。

可现在,林国栋算个鸡毛。

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敢挂我电话!反了他!”林国栋暴跳如雷,继续给苏阳打电话。

苏阳不厌其烦,干脆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还敢关机,等老子找到他,一定扒了他的皮!”林国栋大怒不已。

可苏阳已经关机了,他也没办法,只能将怒火发在林楚依身上。

“谁让你把去见李少的事情告诉那个废物的?这下好了,李家已经放出话来,要让我林家消失,林楚依,你是要气死我吗!”

“我,我也没想到他竟然敢去,还敢打李少……”林楚依银牙紧紧咬着嘴唇。

她也知道,她闯下了弥天大祸。
 

李氏集团,比林氏集团强大太多太多。

要灭了林氏集团,简直不费吹会之力。

本来,李明威看上了林楚依,林国栋准备借此机会,攀上李家高枝。

让林家生意

小说文学

,更进一筹。

可没想到,苏阳那个废物女婿,居然敢闯宴会,还折了李明威的手。

这下,可是捅了天大的篓子。

“我打死你这个逆子!”林国栋抬手就给了林楚依一个巴掌。

林母赶紧拉开了女儿,然后说道:“老林,现在你就是打死小依也无济于事,还不如想想该怎么挽救!”

“对,必须挽救,我不能让林氏集团毁在我手里!”林国栋也反应过来。

“这件事,是苏阳那个废物做的,而我家小依,已经和他离婚了,所以,他的行为,与林我林家没有任何关系!”林母道。

“对他和我们林家没关系!我现在就给李少打电话,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原谅!”林国栋立刻给李明威打电话。

“要我放过林家,也不是不可以,第一,让林楚依自己洗白了到酒店等我!第二,把苏阳那个废物送到我面前来,让我打断手脚,不然,林家就等着灭族吧!”

听到李明威提出的条件。

林国栋反而心中一松。

第一个条件,很容易实现。

第二个条件,也不难。

关键就是不知道那个废物在哪里。

只要知道苏阳在哪里,不用李明威动手,他直接打断苏阳的手脚,然后给李明威送过去。

也别怪他心狠手辣。

怪就怪苏阳不该招惹他惹不起的人。

“林楚依,李少的条件你听得很清楚,现在,你就是不愿意,也得愿意了!”林国栋冷冷的说道。

林楚依心中一片凄然。

当初她将苏阳当成了工具。

现在,轮到她自己了。

果然是因果报应。

不过,今天苏阳会来带她走,她心里竟然有些高兴。

看来,她在苏阳心里,也不是没有一点分量。

“给我继续给那废物打电话,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林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七大姑八大姨,伯伯叔叔,全都在一个劲儿的给林国栋和林楚依打电话。

林楚依都已经怕了。

只能将电话调成静音。

她本来酒就还没醒,现在,更是头昏脑胀。

而苏阳,却在他三米宽的豪华大床,睡的正是香甜。

反正和林楚依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也是分房睡。

最多,也就是在林楚依的房间里打打地铺。

第二天一早,苏阳伸了个懒腰。

出门,就看到别墅里有许多人在忙碌。

王月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这么快就将所有人员搞定了。

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十分融洽。

“老板,需要美女帮挤牙膏服务吗?”唐宁儿将漂亮的脸蛋儿凑到苏阳面前,朝着他眨了眨大眼睛,露出两个好看的小酒窝。

“不收费的话,可以。”

“小气老板!”唐宁儿顿时撅了撅嘴。

“少爷,吃饭了,我们为您准备了豆浆油条,还有面包和牛奶。”一名穿着定制工作服的女佣恭敬的对苏阳说道。

这些女佣年纪都不算大,基本在二十到三十五岁之间,姿色也还不错。

看来是王月特别挑选过的。

“好的,马上来。”苏阳点点头。

被人伺候的感觉,真是他特么爽了。

“哥哥早上好。”佣人将龙雨馨推了过来,有了苏阳内力的注入,明显气色好了很多。

“雨馨早上好,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可以看到整个……”苏阳在阳台前,伸了个懒腰,感叹道。

旋即,发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赶紧闭嘴。

毕竟,天气再好,景物再好,龙雨馨也看不见。

“没事的哥哥,雨馨也感觉到了呢,阳光很暖呢。”龙雨馨却是笑着道。

她望向天空。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但那张洁白无瑕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美轮美奂。

看到这一幕,苏阳在心中发誓。

一定要想办法治好龙雨馨的眼睛和腿。

让她可以看到这个世界。

让她可以奔跑!

吃过早餐,龙雨馨被佣人推出去晒太阳。

苏阳则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以往在林家,每天有做不完的家务。

现在闲下来了,不知道做些什么了。

“糖糖,你今天带驾照了吗?”苏阳看到楼下停机坪里的直升机开口问唐宁儿。

“带了。”

“跟我来!”

几分钟后,唐宁儿带上墨镜耳麦,坐在了直升机的驾驶室里。

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飞行员的味道。

苏阳这一百万花的还是挺值的。

“老板,您要去哪儿?”唐宁儿调试好参数,偏头问苏阳。

“我哪儿也不去,你带我围着别墅飞两圈就行。”苏阳嘿嘿一笑。

唐宁儿:“……”

看着笑的宛如一个智障的苏阳,唐宁儿忍不住感叹。

有钱人的快乐,果然是这么的朴实无华,且枯燥。

最终,苏阳,没能实现自己朴实无华,且枯燥的快乐。

因为,林国栋又打电话过来了。

“废物,你到底在哪里,你知不知道,你已经闯下了弥天大祸,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来,然后去李家负荆请罪,否则,李家的怒火,不是你能够承受的!”苏阳一接通电话,林国栋暴怒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林国栋很聪明,他没有说李明威要打断苏阳的腿的话。

因为他害怕苏阳躲起来。

李明威只给了他两天时间。

两天时间如果苏阳没有被送到李明威面前。

那么,李氏集团就要开始对林氏集团进行经济制裁。

以李氏集团的影响力。

不出一个月,顶天了三个月,林家就要完蛋。

“我打了李明威,那是我的事,和你们林家有什么关系?”苏阳有些烦躁,还没完没了了。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给我们林家招来了灾难,李家扬言要灭了我林家!”

“李家要灭林家?管我屁事!”苏阳冷笑道。

林国栋当场愣住。

是啊,苏阳已经和林楚依离婚了。

林家是死是活,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姓苏的,我们林家好歹养了你两年,你难道就不知道知恩图报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养条狗!”至始至终,林国栋

都只是将苏阳当成是林家养的狗。

苏阳闻言乐了,“林国栋,你少特么说的那么好听,这两年,除了给林家买菜,我没用过林家一分钱,想要我出面,你求我啊!”
 

“嘿,你个废物,长本事了是吧?竟然敢让老子求你,信不信老子捏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林国栋怒极反笑。

在他眼里,苏阳就是货真价实的废物,小白脸。

当然,林家当初会选择苏阳也正是因为苏阳普通,就是为了防止苏阳喧宾夺主。

他亲自给苏阳打电话,已经算是给苏阳天大的面子了。

可这个小废物,竟然让他求他?

开玩笑吧!

“不信!”对于林国栋的威胁,苏阳只回了他两个字。

然后就挂了电话。

想要他死的人多了去了。

什么天堂审判、阿修罗、冥河、刺客联盟等各大组织一直挂着对他的悬赏。

价格高达五亿美金。

他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这小废物太可恶了,等我找到他,一定要废了他!”林国栋怒火冲天。

“老林消消气,一个垃圾而已,犯不着生气,不过你不能再刺激他了,那废物肯定是知道闯下大祸,躲了起来,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他,然后……”林母脸上浮现起一抹狠色。

很显然,苏阳给林家带来这么大的灾难,她不可能让苏阳好过。

唯一有些担心苏阳的就是林楚依了。

毕竟夫妻一场。

可现在事情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现在不管是林家,还是李家,都想要弄死苏阳。

都怪自己,为什么要给他打那个电话?

那混蛋也是,平日里被自己父母、亲戚各种欺负、辱骂,也从不敢反抗。

谁知道这次吃了什么药。

竟然敢对李少出手。

这时候,林家租的别墅,空前热闹。

林楚依的大伯父,二伯父,小姨妈,全都来了。

“林楚依,这祸是你那个废物老公闯下来的,你必须承担全部后果!”

“还有,这件事处理完了,你必须引咎辞职,你不再适合当总裁了!”

“……”

林楚依只觉得头大如斗。

可是,她犯了错误,凭什么就要辞职?

林氏集团,可是她一手经营起来的。

她的大伯父、二伯父、小姨妈,只不过投入了极少一部分钱而已。

“我早就说过,女人根本不适合当总裁,我看,不如让我家小冲当总裁算了!”说话的是大姨娘,她口中的小冲,就是她的儿子,林冲。

“凭什么让林冲当,我觉得我家小智也不错!”二姨妈也开口道。

“……”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现在是谁当总裁的事情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找到那个废物,化解李家怒火,不然,大家都得完蛋!”说话的,是林家老祖宗,也就是林楚依的奶奶,韩秋。

虽然她不插手集团事宜,但林氏集团,是她和林老头一手建立起来的,林老头几年前去世了,她便是成了集团第一话语人,而且,手中掌控着最多的股份。

可以说,只要她一天不咽气,林氏集团到底属于谁,还未可知之。

老太君发话,大家不敢再争吵。

“可是,那废物明显躲了起来,江都市这么大,怎么找?”

“是啊,李家只给了我们两天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了……”

“……”

林家所有人全都愁眉苦脸。

对于李家,林家是发自内心的害怕。

以前,李家对林家,只是小打压,都让林家有些难以承受。

幸好李家气运不错,每每都能逢凶化吉。

现在,李家要对林家火力全开。

林家,根本无法抵挡。

“小依,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因你而起,你负责将苏阳找回来!”老太君沉声道。

林楚依娇躯一颤。

这明显就是个火坑啊。

苏阳要是回来,最起码都得残废。

可要是苏阳不回来,林家就要完蛋……

此时,林楚依有些羡慕起和苏阳离婚之前的生活了。

工作顺利,家庭和睦。

现在,苏阳才走了两天时间,林家,就乱套了。

当然,林家乱套,也都是因为苏阳折了李明威的手。

林楚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如果给苏阳打电话,叫苏阳回来。

苏阳会回来吗?

她又该不该打这个电话。

对比林家炸开了锅。

苏阳的生活就比较惬意了。

他正和自己的漂亮管家,打高尔夫球呢。

“老板,我

小说文学

……其实有个事儿一直想问你。”

“单身!”

“不,不是,我想问……”

“我挺喜欢你的!”

唐宁儿:“……”

“老板,你也太自恋了,我只是想问你,你到底是怎么赚钱的啊,我观察你两天了,你不用上班,而且,也似乎没有公司要管理。”唐宁儿无语道。

“我本来就没有公司啊。”苏阳耸耸肩道。

“没有公司,也不上班……那你钱是抢来的吗?”唐宁儿撇撇嘴。

“还真是……”

见苏阳不愿意讲实话,唐宁儿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又开始看着天空发呆。

她公司破产后,房子,车子,都被收了,还欠了一千多万。

之所以不去找工作,那是因为,一般的工作,就算上一百年,也别想还清债务。

甚至,连利息都不够。

要知道,一千万,每年的利息,都是上百万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最低薪资要求一百万的原因。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