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19 11:08 的文章

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真的假的?!”

“这不可能吧!”

“唐教授的眼力怎么可能会看错!”

“要是真迹,那就是奇迹啊!”

围观的一众古玩爱好者顿时群情鼎沸,纷纷凑进来观赏这副无价之宝。

林羽也没阻止众人,选了个能随时护好字帖的位置,跨过去一站。

只见夹层中的那副字帖虽然纸张粗糙泛黄,但保存完好,字迹遒美健秀而委婉含蓄,整体平和自然,着实担得起“飘若浮云,矫若惊龙”这八个大字。

江敬仁猛地睁大了眼睛,一下凑了过去,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就连不懂书画的江颜也不由的被字帖上飘逸的字所吸引,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虽死无憾,虽死无憾啊!”

唐宗运已是热泪盈眶,那种发自肺腑的激动与兴奋之情令人动容。

恐怕这世上任何一个字画爱好者这辈子最大的梦想,都是能像这样亲眼目睹一下王羲之的真迹吧。

虽然是否为真迹还有待考究,但纵然是仿品,也已然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王羲之的真迹早已绝世,倘若最后验证这真是王羲之的真迹,那必将是一次惊天地动鬼神的重大发现,在场的,也都将是历史的见证者。

林羽说让他们开开眼,这何止是开开眼!

整个古玩店里群情激昂,但唯独一人面色铁青,脸色难看的仿佛吞了一大口苍蝇,正是刚才跟林羽打赌的店老板。

此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相比较这副稀世之宝,那五十万的赌注压根不值一提,要知道,前几年王羲之的一本唐摹本都拍出了数亿的天价,这副倘若是真迹,那价值简直不敢想象。

他的眼睛已经因为愤怒和嫉妒变得赤红,看向林羽的眼神中满是恨意,如果不是这个小子,那这副字还是他的。

现在有这么多人作证,他想反悔也没用了。

“店老板,现在事实已定,那五十万是否可以退给我们了?”林羽笑眯眯的看着店老板问道。

店老板一瞬间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林羽这是要把他往死路上逼啊,退了那五十万,就相当于他拱手把这天价之宝送给了林羽。

“算了家荣,我们就不要得理不饶人了,这五十万就当送给店老板的红包吧。”

回过神来的江敬仁忙不迭道,五十万买到这么珍贵的宝贝,自己赚翻了,跑还来不及呢,哪还顾得上要钱。

他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的把字收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招呼着林羽和江颜走。

“老哥,我有个不情之请。”唐宗运急忙叫住了他。

“请讲。”江敬仁下意识紧了紧怀中的字帖。

“这幅字实在世上罕有,有生之年能够得见,是我莫大的福分,不知道老哥能否赏脸,让我和几个古玩界好友一起去观赏观赏。”

唐宗运身子微躬,言情恳切。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一听唐宗运主动要去自己家作客,江敬仁高兴还来不及呢,不住点头。

“那多谢老哥了,我一会儿就带几个朋友去拜访老哥。”唐宗运满脸感激。

离开古玩店的时候众人皆都恋恋不舍,纷纷问江敬仁要名片,江敬仁笑的脸上堆满了褶子,混了古玩界这么久,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能变成名人。

古玩店老板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开,眼神说不出的阴冷,等众人散去后,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三,替我办件事,这件事要是办成了,咱兄弟三人从今以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二哥,什么吩咐,你说。”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隐约带着一丝兴奋,二哥的本事他是知道的,看来这次又要发财了。

古玩店老板把事情大致跟他一说,随后阴冷的跟了一句,“必要时,可以不留活口。”

“明白!我这就出发。”

江颜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瞥一眼林羽,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你就问吧。”林羽枕在座椅上悠悠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副字里面有夹层的?”

“猜的。”林羽笑眯眯的看向她。

“爱说不说。”江颜翻了个白眼。

“那我说我是凭真才实学看出来的,你信吗?”林羽不由把脸往她跟前凑了凑。

感受到林羽呼吸的温热,江颜的脸竟然不由的有些发烫。

害羞?

自己这是害羞了吗?江颜心里突然跳了起来,自己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废物面前害羞?

但是她神奇的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对于这个废物,好像已经没有那么讨厌了。

“不信!”她急忙用冰冷的语气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林羽笑了下,把头挪回去,看向一边的窗外,说道:“其实我就是比较细心而已,外带一点运气,当时只是感觉那副字帖稍显厚重,猜测可能会有夹层,没想到真猜中了。”

他刚说完,江颜突然一脚踩住了刹车,吱嘎一声,他身子不由往前一窜。

后座抱着字帖自我陶醉的江敬仁也一头撞到了林羽的座椅上。

“哎呦,颜儿,你这是干嘛啊。”江敬仁捂着头说道。

“这个车突然就窜出来了。”江颜也满脸惊慌。

林羽看了眼斜着插在前面的越野车,面色微微一变,“快,往后倒。”

见江颜还在发愣,林羽一把把换挡杆换到倒挡,再次沉声道:“倒车!”

江颜下意识的踩

油门往后倒,但此时后面突然窜出来一辆面包车将他们的退路堵死。

这是一条双车道的小路,被这两辆车前后斜着一插,江颜这辆车便被夹在了中间,进出不得。

此时面包车和越野车上下来了足有七八个人,手中都拿着铁棍或砍刀,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刀疤头走过来照着江颜车头就是一铁棍,接着抬手往车里一指,大喊道,“下车!”

江颜和江敬仁被这一幕吓得脸色瞬间一变,他们父女俩一个是机关干部,一个是乖乖女,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架势。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种只会在电视里出现的情形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所以吓得有些六神无主。

“不用怕,有我在。”林羽神色镇定,“爸,把字给我吧,他们是冲着这幅字来的。”

“不行,就是杀了我,我也不能把字交出去!”江敬仁死死抱住字帖,大有要字不要命的架势。

“爸,都什么时候了,你先把字帖给他们,回头咱报警,一样能追回来。”江颜急忙劝道,她也看出来了,这帮人来势汹汹,今天要不把字交出去,可能凶多吉少,在这种巨大的利益面前,这群人什么都可能干出来。

“没事,爸,你把字给我,我保证它毫发无损。”林羽定声道。

在江颜的劝说下,江敬仁迟疑了一下,这才忍痛将字帖交给了林羽。

随后林羽拿着字帖下了车,江颜和江敬仁也都跟了下去。

在看到江颜的那刻,刀疤脸等一众小混混顿时眼前一亮,眼中瞬间燃起兴奋的光芒,贪婪的在江颜完美的身段上来回扫着。

“美女,你好哇。”刀疤脸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江颜下意识的躲到了林羽身后,此时她才发现,跟这些混混一比,林羽还是挺不错的。

“你们是想要这副字帖吧?”林羽面带笑眯眯的说道,接着把字帖从锦盒中拿出来,跟刀疤脸展示了一下。

刀疤脸一看确实是二哥说的那副字帖,面色瞬间一沉,伸手道:“拿来吧,我们要字不要命,交出来,我这就放你们走。”

“这么轻易的就给你们可不行,这幅字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林羽说道。

“你这是问老子要钱?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知道老子身上背着

几条人命吗?”刀疤脸狠声道。

他这话确实没有夸张的成分,当地痞流氓这十多年,他背过人命,也坐过牢,现在是一家夜总会的老板,在这一带小有名气。

当然,这全靠他在警局当刑警队长的大哥照应,连同古玩店老板在内,他们三个是亲兄弟。

既然二哥告诉他这幅字值天价,那就一定没错,今天他就是弄死林羽他们三个,也一定要把这副字拿到手。

“何家荣,快把字给他吧。”江颜看着围上来的一众混混,手不由的攥紧了。

“这样吧,这幅字给你可以,但是你得先让我爸和我老婆离开。”林羽想了下,说道。

“什么意思?你不走吗?”江颜有些诧异道。

“我留下来,跟他们谈谈条件,说不定他们想通了,就不问我要字了。”林羽笑着说道。

“好,那我就放他们先走,但你要是食言,我就弄死你!”刀疤神色凶狠,虽然他对江颜很感兴趣,但是现在这幅字更重要,所以他便答应了林羽的要求。

接着他一挥手,立马有人上去把越野车开走,让出了路。

“何家荣,你不要命了?”江颜急声道。

“没事,你和爸先走,我一会儿就回去。”林羽冲她咧出一个明亮的笑容,这好像是这么久以来,她头一次关心自己吧。

“不行,把字给他们,你跟我们一起回家。”江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声音不容拒绝。

看着她紧皱的眉毛,林羽竟然觉得她有些可爱,自己的命,在她心里真的比这副无价之宝还要重要吗?

哦,忘了,她是个医生,人命在她眼里重过一切,可能换作任何人,她都会这么做吧。

林羽心里不由闪过一丝失落,把江颜的手拿开,望着她轻声道,“相信我。”

江颜心头一震,记得林羽当时在医院医治小女孩的时候对她说的也是这句话,也是同样坚定的眼神。

一种她无法拒绝的眼神。

只不过不知为什么,她老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个眼神好像不是出自何家荣,而是出自另外一个人。

“你保护好自己,我出去就报警。”江颜小声提醒了他一句,接着叫着父亲上了车。

“家荣,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没想到一直很少正眼瞧林羽的老丈人,临走前竟也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拿来吧。”

江颜他们走后,刀疤脸迫不及待的带人围住了林羽,伸手要去抢他手里的字帖。

林羽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微笑,接着闪电般抓住了刀疤脸的手腕,随后用力一掰,咔嚓一声,刀疤脸手腕应声而碎,紧接着林羽一脚踹向他胸口,刀疤脸还没来得及发出痛呼便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五米外的地方上,翻了两个滚才停下来。

“不好意思,劲儿用大了。”林羽有些歉

意的说道,他已经尽量克制了,没想到力气还是这么大。

刀疤脸痛苦的叫了两声,爬起来噗的吐了口鲜血,嘶声道:“给老子整死他!”

一众小混混刚才被林羽这一招震惊到了,刀疤男这一喊他们才回过神来,立马扬着手里的刀棍冲了上来。

但是他们冲到跟前之后,林羽竟然不见了!

“在这呢。”

林羽拍了拍其中一个小混混的后背,在他回头的刹那,一巴掌扇到他头上,小混混砰的栽倒地上,没了知觉。

一众小混混被林羽恐怕的身手吓慌了,大叫一声,用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再次挥舞着刀棍冲了上来。

林羽懒得跟他们浪费时间,一人一个手刀,不出十秒钟,一帮小混混已经全部栽到了地上。

“你……你是什么人?”

刀疤脸张大了嘴,捂着胸口满脸震惊的望着林羽,自己一抬头的功夫一帮小弟竟然都倒了。

李,李小龙?

不可能!就是李小龙在世也做不到这么快!

刀疤脸内心惊恐万分。

“我是谁不用你管,你只要记住,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林羽走到刀疤脸跟前,面色威严,十分霸气。

“回去告诉那个店老板,以后别再想着打我这幅字的主意,还有,你以后再见到我老婆,礼貌点,眼珠子再敢乱看,我就给你抠出来,听到没?”林羽声音冷峻,带着满满的压迫感。

“听,听到了。”

刀疤脸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林羽的声音竟然让他遍体生寒。

看着林羽远去的背影,刀疤脸咬咬牙,脸上浮起了一丝阴狠的神情,接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羽抱着字帖直接回了家,看到林羽和字画都完好无损,江敬仁和江颜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忙问他是怎么回来的。

“你们刚走,警察就来了,把他们吓跑了。”林羽随口编了个瞎话。

江颜长呼了口气,说道:“幸亏我报了警,他们去的还真及时。”

林羽把字交给江敬仁,江敬仁满面兴奋,连忙给林羽倒了杯茶,慈爱道:“贤婿,辛苦了,快坐,喝口茶。”

江敬仁现在看林羽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个女婿今天真是给他争足了面子,帮他淘回来了一副无价珍品不说,还让唐宗运这种古玩名流主动巴结他,这五十多年来,他从没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江颜忍不住对自己老爹翻了个白眼,刚才在古玩店还要死要活的让她和林羽离婚呢,没想到现在就称呼贤婿了。

“江颜,你在家陪陪爸吧,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老婆这个称呼,林羽面对江颜时实在有些叫不出口,索性直接称呼她名字了。

说完林羽再没耽搁,直接出门,准备赶往卫功勋家里,眼见就要到他们约定的看病时间了。

谁知刚去小区门口没多远,突然有两辆警车跟了上来,车子停下后下来四五个身着警服的人把他拦住了。

“何家荣是吧?你涉嫌恶意伤人,麻烦给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出示了下证件,冷声道。

国字脸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如临大敌般看着他,手全扣在腰间的枪包上,似乎林羽一有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击毙他。

林羽有些无语,看这架势,应该是刀疤脸报的警,作为一个大混子,被人打了竟然报警,也太窝囊了吧。

反正是他们先劫的自己,林羽也不害怕,跟着他们上了车,打算去警局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

林羽不知道的是,这个国字脸正是刀疤头和店老板的大哥,刀疤头被打之后就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把林羽抓了,看看能不能从林羽手中把字帖勒索出来。

一到分局,林羽的手机就被没收了,随后被带进了一个狭小的审讯间,被人锁在了审讯椅上。

没一会儿,刚才的国字脸和一个小年轻就进来了,在他对面坐下。

“你就是何家荣,今天下午在石门路,你打伤了十一个人,是吧?”

“对,但是是他们想要先抢劫我……”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林羽还没说完,国字脸突然冷冷的打断了他。

“是。”林羽只好点点头。

“这十一个人现在都在医院,其中轻伤五个,重伤四个,还有两个人至今昏迷不醒,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不可能,以我下手的力度,他们最多昏迷一会儿就醒了,不可能有生命危险。”林羽皱了下眉头。

“你说没有生命危险就没有生命危险?要不要我给你医院的证明看看?!”国字脸怒气冲冲,语气极具压迫性。

林羽看着国字脸迫切的神情,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小子,我告诉你,现在人家说了,要起诉你,一旦法院定罪,你起码得进去蹲个十几二十年。”国字脸沉着脸,故意给林羽施压。

随后他语气一缓,接着道:“不过对方也说了,只要你把那副字帖交出来,这事就算了了。”

“那你让他们去告我吧。”林羽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现在他看出来了,感情这个国字脸跟刀疤脸是一伙的。

国字脸给身边的小年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给林羽点颜色看看。

这么多年国字脸抓过的人不计其数,有很多人一开始也像林羽这么狂妄,但是在他手底下走一遍,不出半个小时,就都得老老实实求饶。

小年轻起身走到林羽身边,一边晃着手里噼里啪啦发着蓝光的电击器,一边对林羽说道:“小子,有些东西你担不住,留着反倒是祸根。”

他是国字脸的亲信,刚才国字脸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他了,所以他才这么尽心尽力,就是为了自己也能跟着分一杯羹。

林羽压根没搭理他。

“不识好歹!”

小年轻有些被激怒了,将高压脉冲调节到最高,接着狠狠的往林羽身上捅去。

他没注意到的是,此时林羽也一脚踢向了他的脚踝。

小年轻只感觉脚上一疼,身子猛地一偏,快速的往地上坠去,手肘碰地后手中的电击器一下捅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年轻身子猛地一阵抽搐,哼都没来的及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啧啧,这玩意儿够猛的啊。”

林羽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东西,不由有些兴奋。

“你敢袭警!”国字脸啪的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我警告你,我现在就是把你毙了都行!”

国字脸一手指着林羽,一手按到了腰间的枪包上。

“我也警告你,你再不放我,一会儿卫功勋来了,你这身官服就保不住了。”林羽脸上毫无畏惧,冷哼了一声。

听到卫功勋三个字,国字脸面色瞬间一变,整个清海市公安系统的总头,他当然知道。

“你认识卫局?”国字脸紧皱着眉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林羽,极力想从林羽的表情上辨别他话的真伪。

“不错,而且关系还不错。”林羽笑眯眯说道。

“放屁,凭你这

小说文学

个乡巴佬也能认识我们卫局?”

这根本就不可能,他去抓林羽之前特地调查过,这小子除了能打点,根本一无是处,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没钱没背景,虽然他岳父岳母都是机关干部,但都是闲职,压根没什么权力。

“你爱信不信,可能不出五分钟,他就会赶过来。”

林羽瞥了眼地上小年轻的手表,距离他跟卫功勋约定的治病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林羽推断卫功勋等不到他,肯定会打电话,而自己的电话被国字脸的人没收后关机了,以卫功勋作为刑警的敏锐意识,打不通电话,肯定会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危险,必定会吩咐手下查找监控。

二十分钟,对于公安系统的人来说,足够了。

“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是不是?”

对于林羽的话,国字脸自然不信,抄起橡胶棍准备亲自教训林羽。

谁知他手中的橡胶棍刚扬起来,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随后冲进来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武警,没错,是荷枪实弹的武警!

国字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武警撂翻在了地上。

“何老弟,你没事吧。”

紧接着卫功勋小跑了进来,一脸歉意的对着林羽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林羽面色平静,心里却暗暗吃惊。

他猜到卫功勋能来,但没想到他会带这么多武警来,除了屋里的几个,门外也站了不下十数个,大有一种冲进恐怖分子老巢解救人质的架势。

要知道,这可是他下面分管的一个分局啊,对自己的手下,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

对卫功勋而言,确实至于,如果换做旁人,他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分局局长放人,但是被抓来的可是林羽,林羽是谁?

林羽是他妻子的大救星,是他岳父的贵客,他绝不可能让林羽有一点闪失!

小说文学

他不敢有丝毫马虎,毕竟监控上显示的可是四五个刑警持枪把林羽抓走的。

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他不敢冒险,直接调用了总局的武警力量,冲到分局来解救林羽。

而这所分局的局长此时正弓着身子站在门外,脸色煞白,头上汗如雨下,身子因为惊恐而瑟瑟发抖,他知道,自己这下是彻底完蛋了。

他从警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公安总局局长亲自带武警队出任务,没想到这第一次,就落到了自己头上,日后必然会成为整个公安系统的笑柄。

想必里面坐着的,定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这个饭桶蠢货脑残!

他欲哭无泪,内心忍不住痛骂起了国字脸。

“竟敢滥用公职,动用私刑,给我把他铐起来!”卫功勋看着地上的国字脸厉声道。

国字脸也被这一番架势震惊到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在一脸懵逼的状态下被铐走了。

此时宝缘阁古玩店内,店老板正坐在太师椅上捧着一个歪嘴红泥小壶悠闲的喝着茶水,耐心的等待着大哥的好消息。

对于今天下午三弟的失手,他十分意外,不过好在还有大哥在,大哥做事一向稳重,这么多年来,还从未失手过,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副疑似真迹的明且帖飞到了自己手中,仿佛已经看到了满天的钞票纷飞,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慌忙伸手接起,内心激动不已,“喂,老三,事情成了?”

“成个屁,二哥,你知道你这次得罪的是个什么人物?!”刀疤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哭腔。

“怎么了?”店老板发觉不对,猛地坐直。

“公安总局局长亲自带队去解救的他,大哥直接被总局的武警给抓走了,而就在刚刚,清海市公安局对我发布了A级通缉令!哥,我这下彻底完了!”刀疤男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