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1:36 的文章

长腿校花被啪到腿软:三个王爷插一个孕妃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的意思,是要提醒你,不要小看了崂山内家馆。你一个人的力量是难以抗衡他们的。三天之后的决战,刚好天忍请了许多公证人前来,这些公证人都是武术界里有名望的大师。你们可以在决战前把话说清楚,就是不管死活输赢,之后都不再接受崂山内家馆弟子的挑战。崂山内家馆也不能再找你报复。”

罗军眼睛一亮,天忍这些人是崂山弟子。打着崂山内家馆的招牌,所以肯定要重信誉。如此一来,的确可行。

“为什么?”罗军看向沐静,说道:“为什么要帮我?”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我是生意人,生意人左右逢源不是很正常吗?”

罗军说道:“那你这可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我一旦打败了天忍,崂山内家馆的这些弟子都憋的一口气在。大家都恨着我呢,你跟我亲近,那他们还能不记恨你?”

沐静便正色说道:“具体也没为什么,钱财对我来说,身外之物。你让我很感兴趣,就这么简单。”

罗军主动举杯,说道:“干杯!”

酒喝完之后,罗军便与沐静道别。临走时,罗军又干了件让沐静无语的事情。他说道:“是你说要请我喝酒的,所以得你来买单啊!”

沐静苦笑。

罗军出了酒吧,招了辆的士就回家。

第二天早上,罗军觉得自己没车太麻烦了。习惯了有车,突然就没了,空落落的。

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厚脸皮到丽人公司里去开那辆车。不等那场决战完毕,他是不会去丽人公司的。

干脆麻溜的,罗军直接就跑二手市场花了八万块买了辆八成新的夏利。虽然夏利不如宝马牛擦,但开的是自己的车,开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

中午的时候,罗军主动给丁涵打电话。他现在和丁涵之间的关系微妙而暧昧。也是一段感情最美丽的时候。

罗军先是跟丁涵汇报自个买了辆车,并且解释了自己的钱是从哪儿来的。然后,罗军又就说:“涵妹,晚上哥哥来接你下班怎么样?我先去买菜,然后咱两一起回家做饭。”

丁涵听的脸红心跳,觉得这架势,搞的两人像是老夫老妻了一样。但她心里终究是不抗拒的,于是羞涩归羞涩,最后还是应了一声随你吧。

这也算是答应了。

罗军一见丁涵这态度,那就更加欢喜和放心了。他知道自己和丁涵的关系又进了一大步。

下午五点半,罗军准时开车来到了丽人公司前面。

他并不进去,就在车里等着。

丁涵其实是开车来了,但是罗军说要接她,她就干脆不开车了。这也是为了给罗军面子啊!

丁涵上车的时候,刚好被迎面出来的唐青和宋妍儿看到。

唐青不由皱眉道:“丁主管上的那辆车,车里坐的怎么好像是罗军这家伙?”

宋妍儿倒是不太在意,说道:“就算是罗军也没什么,她们本来就认识。”

唐青说道:“罗军这家伙穷得叮当响,突然哪里来的钱买车的?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宋妍儿翻了个白眼,说道:“青青,咱们也别总是怀疑罗军了。我之前不是给了他十万块吗?那辆夏利是二手车你没看出来吗?他怎么就没钱买了?”

唐青闻言恍然大悟,但她心里还是不舒服。具体是那里不舒服,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罗军与丁涵开车回了北湖小区。之后,两人提了食材上楼。

进屋之后,罗军将丁涵按在沙发上,给丁涵打开电视,空调,备上一杯花茶。

“干嘛呀?”丁涵觉得怪怪的。罗军说道:“涵妹,你上班辛苦了,今天晚上就让哥哥来给你做晚餐,你就等着享受吧。”

他说完就提了菜去厨房。

“你会做饭吗?别把我屋子给烧了?”丁涵有些担心。

罗军嘿嘿一笑,说道:“别小看哥,哥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打得了流氓。而且,骑得了小摩托,开得了法拉利,驾驭得了战斗机!”

“好啦,你别吹牛了,我拭目以待!”丁涵觉得罗军这家伙牛皮越吹越大了。

实际上,她却不知道罗军那可是一句牛皮都没吹啊!

罗军心情愉悦,他呵呵一笑,转身就去了厨房。

丁涵在客厅待了半个小时,她一直听着厨房里发出声音。最终她还是忍不住去看了看。

来到厨房,她就看到罗军系了女式围裙,很认真的在切菜。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情景,这一刹,丁涵的眼眶红了。

罗军回头看向丁涵,他一看见丁涵掉泪便是手足无措。

罗军呐呐说道:“哎呀,丁涵,你怎么又哭了?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别生气啊!”

丁涵却是突然迈步向前,扑进了罗军的怀里。

罗军呆了一呆,随后便拥抱住了丁涵柔软的腰肢,感受着她柔软的触感,心头顿时激动起来。

这感觉真是美妙到了极点啊!

丁涵觉得这样的傍晚,这样的场景有一种家的美好。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体验过家的感觉了。

从那一年冲动结婚,那便仿佛是进了地狱。

到现在,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努力的活着,不依靠任何人。她倔强的坚持着那一份尊严。

当初,和父母闹的太不愉快了。可事实的确是自己选错了人,所以她觉得自己没脸见父母。

丁涵好半晌后回过神来,她眼眶红红的,转过身去,不让罗军看见。

“那个丁涵,你去收拾下桌子吧,马上就可以开饭了。”罗军当下便说道。

他觉得丁涵是被自己感动了,所以他很开心。

这顿饭,吃的愉快至极。罗军的手艺是真的不错,吃的丁涵很是开心,并且连连夸赞。

“涵妹啊,你要是喜欢吃我做的菜,我可以天天给你做啊!”

“你想的美啊!”丁涵脸蛋微微一红,嗔了罗军一眼。罗军也就是这么一说,他知道自己不能太心急了,于是也就呵呵一笑,不再多说哦。

吃过晚饭后,罗军想帮着收拾一下碗筷,丁涵却是不让。

哎,真是个贤惠的姑娘。

罗军不由在心里感慨着。

吃完饭后,罗军赖在丁涵的房子里不走。丁涵收拾完后,也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随便闲聊着,气氛温馨而融洽。

罗军能感觉到丁涵在一点一点接受自己,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罗军也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随后就主动提出回去了。

丁涵也不挽留,站起来相送。

早晨,天气晴朗。

独眼先是给罗军打来电话。这小子在电话里阴测测的说道:“上午十点,佳悦击剑俱乐部,我师兄等着你。”

罗军懒洋洋的说道:“好了,你爹我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一下可气死独眼了,偏偏又无可奈何。
 

第二天早上,罗军接到了丁涵的电话。丁涵说道:“今天你的比武,我也要去。”罗军微微一怔,随后说道:“那场面并不算好看,很可能会死人。你确定你要看?”

丁涵心儿颤了一下,她突然说道:“我现在就来找你,你等我。”

罗军呆了一下。而这时丁涵已经挂了电话。

丁涵很快就开车过来了。今天她穿的是米色的小西服,米色套裙,看起来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罗军也已经穿戴整齐,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大褂,就像是电影里,那种武师穿的那种。而且是有着布纽扣的。

“今天怎么穿这衣服?”丁涵觉得怪怪的。

罗军淡淡一笑,说道:“这种衣服穿在身上轻便,而且便于发劲,袖袍一甩就能伤人!”他说着将袖袍猛一甩,顿时啪嗒一声,在空中发出巨响。

跟鞭子猛烈击打在石磨上一般。

丁涵可以想见,这一下打在人身上该有多么的疼。她不由有些目瞪口呆,道:“你这功夫是怎么练的?不比电视小说里的那些高手差了吧?”

罗军微微一笑,说道:“功夫的真意,一旦领悟进了门,是妙用无穷的。首先,练功要明真意,何谓真意,那就是炸汗毛,闭元气!猫儿受到攻击,尾巴一竖,全身炸毛,这就是很好的体现。你看我的汗毛,我要它们竖起来,就可竖起来,这是要心里有毛骨悚然,鸡皮疙瘩的感觉。”

丁涵立刻就看到了罗军的汗毛真的竖了起来。

“这是第一步,汗毛竖了起来,闭住毛孔。这样不管我的动作多么激烈,汗水都不会流出来。汗水一旦流出,那就是泄了元气。”

丁涵顿时感觉到了其中的深奥之处。不过她也不会想要去学功夫。罗军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两人收拾一下一起出门。

刚一出门,外面就来了一辆保时捷。保时捷轰然而停,带起滚滚灰尘。

随后,车门打开。沐静手下的大哥徐青钻了出来。

徐青是个严肃古板,不怒自威的人。

这样一辆豪车突然停下,徐青又是冲罗军而来。丁涵见到了这个架势不由有些害怕和慌乱。

“是朋友。”罗军意识到丁涵的紧张,马上轻轻捏了下丁涵的玉手,以示安慰。

丁涵闻言也就安定了下来。

接着,丁涵又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一幕。

徐青来到罗军面前,语音尊敬无比。“罗先生,静姐让我来接您。”

罗军淡淡一笑,说道:“沐小姐也太客气了吧。”

徐青微微一笑,说道:“罗先生,静姐说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咱们这边也要拿出一些气势来。否则的话,难免被人看轻了。”

罗军便也知道沐静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当下也就不再拒绝,说道:“好吧。”他说完就牵了丁涵的手,道:“走吧。”

丁涵被罗军牵住手,脸蛋顿时红透。想挣扎,却又不舍,心中好生矛盾。

罗军却是直接带着丁涵上了保时捷。

徐青也就跟着坐进驾驶位开车。

车子启动后,罗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丁涵的手。那触感真是柔软啊。

丁涵心中也有异样的感觉,今天的罗军与往日里又有不同,多了一份大气和沉稳。这个男人,不停的在让丁涵改观和心动。

沐静是在茶庄前等待罗军。

那茶庄前停了一共六辆豪车,清一色的捷豹。

捷豹车身的线

条流畅完美,那烤漆更是透着尊贵。

 

这一幕还是有些震撼的。

而捷豹车旁分别都站了一名黑色衬衫的大汉,个个气势凌厉。

丁涵见了这场面,不由自主的有些怯。还好,罗军立刻就牵住了她的手,这让她心中安定了一些。

同时,丁涵也意识到了一种宏大的沉重。

她本来以为这场决斗是小范围的。但当她看到这个架势的时候,就知道只怕是非同小可。她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为罗军担心起来。想到这,丁涵转头看向罗军。

罗军却是轻松写意,他带着丁涵来到了沐静的面前,咧嘴一笑,说道:“沐姐,你这架势搞的像是黑社会啊!”

沐静一身黑色劲装,显得英姿飒爽。配合她强大的气场,这让她有种让人仰视的冲动。

沐静她淡淡一笑,却是看向丁涵,说道:“不介绍一下身边的这位女士吗?”

罗军微微一笑,说道:“我的朋友,丁涵。”

丁涵不好意思的抽开了手,她向沐静点首打招呼,说道:“您好!”

沐静便伸手道:“丁小姐,你好。”

两人握手,随后分开。

沐静又向罗军说道:“这一次,几位大宗师都来了。天忍那边架势十足,你如果寒酸了,他们那里会重视你说的话,不重视你说的话,你想要一劳永逸解决崂山内家馆弟子的纠缠又怎么可能?”

罗军也懂这个道理,人微言轻,大家都不会在意你的。罗军如果真的想着要在打前将一切后续可能给杜绝,那么他这边就一定要有分量。

这一点,沐静要想的周到一些。

罗军脸色肃然,正式抱拳说道:“多谢!”

沐静也就不多说,道:“咱们上车吧。”

一众人陆续上车。

丁涵和罗军坐了一辆,沐静单独坐了一辆。

随后车子启动。

给丁涵和罗军开车的是一名黑衣大汉,他沉着冷静,不苟言语。

丁涵微微紧张,她看向罗军。罗军也看向她。

丁涵说道:“你真的不会有事吗?”

罗军一笑,说道:“当然不会。”

丁涵心里这才安定了一些。

罗军忽然又说道:“不过,丁涵……我听说女人的吻能给男人带来好运哦。我们是朋友,你能不能祝福祝福我,给我点好运?”

丁涵脸蛋立刻红透了,她那里好意思。

那前面开车的大汉闻言顿时脸色古怪,这货,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泡妞啊。

罗军马上就自怨自艾,说道:“哎,算了,我还是自求多福吧。”

丁涵看向另一边,不说话。

罗军立刻就觉得自己玩笑开的有点过火了,忙说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生气啊!”

丁涵娇嗔一句,道:“哪有这样开玩笑的。”

佳悦击剑俱乐部今天呈现于封锁保护状态,不接待任何外客,会员。

天忍一群人提前到达,目前全部在会所里休息。

罗军一群人到达时还是引起了一些小小的轰动。

至于唐青,宋妍儿还有霍雷自然也是来了的。三人一直在外面等待着罗军。

当她们看见这清一色的豪车前来,看见罗军与丁涵下车时,唐青三人脸色有些古怪。

“罗军!”宋妍儿与唐青率先迎了上来。

两女穿着美丽的裙子,露出精致的锁骨,美丽至极。

宋妍儿喊了一声,她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唐青目光复杂的道:“罗军,今天你若赢了,我向你赔礼道歉。”

她这些天也是备受煎熬的。

罗军淡淡一笑,说道:“咱们拭目以待吧。”

丁涵轻声跟宋妍儿和唐青打过招呼。

而这时候,霍雷则是淡淡冷冷的说道:“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佛山霍家绝不会容你!”

罗军不由愣住了。

在他的理解里,霍雷应该对自己感恩戴德的呀?怎么这货好像跟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啊?

面对霍雷的发难,罗军就不爽了,嘿嘿一笑,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三天前好像是你被天忍掐着像条死狗一样。若不是我出手救你,你早不知道哪儿玩泥巴去了。我就算是救条狗,狗也会对我摇摇尾巴,你算个神马玩意儿啊?”

“你……”霍雷被罗军如此侮辱,不由勃然大怒。

罗军呵呵一笑,说道:“怎么,你想跟我动手?”他的笑容中有一缕深不可测的寒意。

霍雷马上捕捉到了,他心儿一颤,却是不敢动手。

“送你一句话,人先自辱后人辱之。”罗军说道:“起码的做人道理你都不懂,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说完之后,他便痛痛快快的进入佳悦击剑俱乐部了。

沐静在一旁微笑着,也跟了进去。

丁涵却是仿佛第一次认识罗军,她一向觉得罗军是个阳光大男孩。却没想到罗军会有如此锋芒毕露的时候。

宋妍儿则没有正眼看霍雷,也跟着走了进去。

就连唐青也没有站在霍雷这边。因为不管如何讲,罗军是救了霍雷的。霍雷如此做,实在让人不齿。

一时之间,霍雷一个人独自站在原地,好不狼狈。

霍雷眼中绽放出强烈的恨意,他咬咬牙,也跟着进了佳悦击剑俱乐部。他要看着罗军被打的像条狗,要揭露罗军的阴谋。

击剑俱乐部里的负责人接待了罗军一行人。

那负责人是名中年男子,叫做李杰。李杰西装革履,气质沉稳。他看见沐静时,微微一惊,随后微笑道:“想不到沐小姐也来了。”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他们都来了?”

李杰说道:“是的,天忍师傅,保安之王独眼,齐总,还有薛连虎薛大师,朱洪智朱大师,刘正义刘大师都已经来了。他们在偏厅里休息闲聊,沐小姐,您要去见见他们吗?”

“不用了。”沐静说道:“待会自然能见面。你也给我们安排个休息的地方。”

“好的,沐小姐。”李杰说道。

李杰给众人安排的是一间贵宾厅,非常的宽敞。安排好后,又让服务人员上来茶水和糕点。

如此之后,李杰才退了下去。

罗军不由有些感激沐静,可想而知,今天如果不是沐静来了。李杰不会这么客气,自己到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虽然罗军不太在乎这些,但是如果是和丁涵,宋妍儿她们一起,他还是在乎一点面子的。
 

众人进来后,霍雷并没有进来,他单独找了个地方休息。

沐静在坐下后,忽然让手下拿进了一套衣服,她对罗军说道:“你换上这身衣服吧。你看你的这练功服也太旧了点。”

罗军看了过去,这是一套白色的练功服。

他没有拒绝,接过了练功服。沐静准备的很周全,连白色的布鞋也给罗军准备好了。

罗军拿了衣服去了更衣室。

不一会后,他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一刹,众人都是呆住。

只因为,此刻的罗军一身雪白的练功服。出尘飘逸的气质,从容镇定的风度。之前他上身白色大褂,下面还是运动鞋,多少有些不搭。

俨然之间,罗军就是一代宗师。又那里是那猥琐,玩世不恭的保安?

丁涵的美目中闪出异样的光芒。

唐青与宋妍儿也是呆了。

至于沐静,沐静淡淡点首。

转眼之间,时间就也到了约点的十点。众人起身就要去击剑俱乐部的大厅里汇合。

“罗军!”这时候,丁涵忽然来到了罗军面前。

就在罗军错愕的一瞬间,丁涵踮起脚,蜻蜓点水的在罗军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吻完之后,丁涵的脸蛋通红如血。

小说文学

罗军醒过神却是狂喜。

这一个吻,是丁涵犹豫了半天,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吻出来的。

她怕罗军万一失败了,她怕会留下遗憾。本来,她的年龄比罗军大,也比宋妍儿这几个女生大。她又离过婚,所以她是要比任何人都矜持的。

但不管如何,她还是鬼使神差的吻了罗军。

宋妍儿与唐青看在眼里,两人心中却是更加复杂了。

这是个愉快的小插曲。至少对于罗军来说是愉快的。

一众人准时来到了俱乐部的击剑大厅。

这大厅的地面铺了金丝线的地毯,柔软至极。

四周的墙壁乃是铜镜,一切都显得金碧辉煌,奢华之至。

罗军一众人进来后便看见了天忍那一群人。

天忍一群人均已在贵宾席上入座,他们见到罗军等人之后,便也就站了起来。

众人汇合,沐静抱拳与天忍这一群人道:“各位师傅,你们好,在下沐静。”

薛连虎,朱洪智,刘正义,天忍等人都看向了沐静。他们是高明之辈,一眼就看出了沐静不简单。如今沐静以武术界的礼节行抱拳礼,他们便也抱拳回礼,喊声沐师傅好。

“这位就是罗军,罗师傅吧?”那薛连虎看向罗军,微微一笑,说道。

薛连虎,朱洪智,刘正义这些人虽然是天忍的朋友,但也都是成精的人物。不管他们心里在想什么,表面上的面子是一定要做好的。

罗军便也就行了个标准的抱拳礼,说道:“在下罗军,不知道诸位师傅怎么称呼?”

薛连虎微微一笑,说道:“我姓薛,薛连虎。”

罗军便道:“薛师傅好。”

随后,薛连虎又介绍其他师傅,罗军  问好。

事实上,薛连虎这些师傅们在国内武术界内是名声斐然的。不过罗军这货一直在国外,所以对国内的武术界一点也不了解,因此也就不认识他们。

不过就算如此,罗军在这一番接触中也了解到了这几位师傅的底细。比如薛连虎是习练八极拳的,也就是巴子拳。八极拳势大力猛,大开大阖,非常的雄浑。

古代大将,八极枪在手,冲锋陷阵,所向披靡。

八极拳就是由八极枪演变而来。

至于朱洪智朱师傅是陈家沟的陈氏太极传人,全身一股圆润的气息,乃是将太极拳的练到了骨髓里的宗师。

而刘正义是习练八卦掌的。

那天忍,却是主要修炼的少林功夫。崂山内家馆和少林那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几乎就是脱自少林,自成一派。

天忍的大力金刚拳,大擒拿手,小擒拿手,还有一指禅,全部都已修炼得炉火纯青。

这些人的底细,罗军全部都看在了眼里。

他自小跟师父一起长大,对各门各派的武术都有很深的理解。

后来在国外厮杀,也从许多的格斗术中取长补短。他也知道,许多的功夫看起来自成一派,但却都有共通之处,比如八极拳,八卦掌,形意拳,这些凶猛的拳术全部都有相同的道理。

所谓万法归一,万法同源就是这个道理。

罗军将众人的底细都看了个明明白白,但却没人看出罗军的底细来。如果罗军是走在大街上,众人肯定要以为他是个不会武功的家伙。但他今天前来与天忍决战,众人那里会这么认为。

倒也不是说罗军的修为就强到了逆天,主要是每一位大师长期习练自己的拳术,因此在身上留下了一种精神印记。比如60年代的人,身上会有属于60年代独有的印记。90后有90后的印记。

滚滚历史洪流在每一代人身上都留下了特殊的印记。

但是罗军不同,这家伙身上仿佛没有任何印记。

“这里是生死状,两位看着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签下吧。”同时,朱洪智师傅拿出了两份合约,最后铺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天忍拿起笔头,也不细看,大笔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生死状说起来是没有法律效应的。但在武术界的人却格外重视这生死状。签下生死状,如果事后谁因此而闹事,那是极为恶劣的,是为武术界所不齿的。

罗军扫了一眼生死状,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大意就是此次决斗,全凭自愿,生死与人无忧。

罗军便也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丁涵虽然早知道要签生死状,但现在这气氛之下,她看见罗军和那天忍真正签下生死状的时候,她不由娇躯颤抖起来。这一场决斗实在是太惨烈了。

就算是宋妍儿与唐青此刻也有些震动,这生死状,这么多大宗师在场,这又岂是能开玩笑的?

“在开打之前,我们话还是要说清楚。”天忍忽然开口了,他一向冷漠,这时候突然开口,马上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罗师傅请说。”薛连虎说道。

天忍说道:“若是今日罗军落败,那丽人公司乃是我们之间的附加赌约。我请几位师父要做个见证。”

薛连虎与刘正义,朱洪智等人相视一眼。最后薛连虎对罗军道:“罗师傅,你怎么说?”

罗军不由有些郁闷。他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一点,觉得就算自己输了,宋妍儿她们也可以抵赖。可此刻,这些大宗师都在,那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了。自己不会输,可宋妍儿她们没有底啊!

所以罗军一时之间并不好开口。

反而这时,沐静开口了。“丽人公司的事情我听说了,丽人公司罗军做不了主。不过如果罗军输了,我可以做主赔偿两亿人民币。

众人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两亿人民币可不说开玩笑的。

独眼与齐娇娇闻言,眼中放出贪婪的光芒来。独眼忙说道:“师兄,我看行。”

天忍便也就点头,说道:“那好。”

罗军微微感激的看了眼沐静,他知道沐静是个聪明人。沐静自己知道一定会赢,这不过是个顺水人情。

但是,胜负之数总有意外。沐静肯搭上这一场豪赌,两亿人民币的人情,罗军势必要永远铭记。

如此一来,宋妍儿与唐青顿时有些汗颜了。

沐静又说道:“不过咱们丑话还是要说在前面,若是罗师傅输了,独眼要从此退出海滨市。”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独眼马上说道。

沐静又说道:“还有,我知道罗师傅,独眼你们都是崂山内家馆的弟子。你们崂山内家馆如今自成规模,派系。一帮师兄弟同气连枝,尤其是你们师尊林文龙,如今修为已经是超凡入圣。又在海外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这样的人,我们也惹不起。今天,我就是要诸位宗师做个见证,如果罗师傅输了,崂山内家馆弟子一律不能再来找罗军的麻烦。否则,这场比斗一点意义都没有。”

“罗师傅,你怎么说?”薛连虎又问天忍。

天忍说道:“若是我输了,乃是我学艺不精。崂山内家馆弟子全部不能来找罗军的麻烦。”

“好!”薛连虎说道:“这些话,我们在场的几位师傅都是见证。两位没有别的问题,那就开始吧。”

在这一瞬,气氛忽然就凝重起来了。

这一瞬,丁涵,唐青,宋妍儿的心儿都提了起来。

霍雷阴冷的看着,沐静与徐家兄弟目光淡淡。

那天忍更是淡漠,仿佛一切都不经于心。他迈步走到了大厅的中间。

罗军也就跟着走了过去。

两人在空场地里隔了三米的距离,各自凝立。

“罗师傅,请!”天忍抱拳。

罗军的目光沉静,同样道:“天忍师傅,请!”

话一落音的瞬间,两人同时动了。

这一刹,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残

小说文学

影掠起,劲雷滚动,那地面的地毯被两人的脚力粉碎,漫天飞尘。

罗军眼中精光爆闪,脚踩中线,提起铁拳猛地砸向天忍的脑门。

铁拳中蕴含了万伏螺旋电流,劲力爆开,让周遭的空气产生了波纹一样的涟漪。

这一拳是罗军的拿手功夫,乃是八极拳的底子,叫做滚雷拳印!

滚雷拳印凶猛无双,那天忍却是眼也不眨,猛然点出一指劲风。

一指禅!

就如一道惊鸿射杀向罗军的手脉。

这一下点中,罗军的手臂立刻就会被废。天忍眼力毒辣,出手就是大杀招。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