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1:36 的文章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宿舍三攻一受肉双

说完,李不凡朝着外面走去。

刘娇娇等人想拦也拦不住,只能跟了上去。而那群小助理,对视一眼后,也都紧随其后。

李不凡这两天在拍摄组的表现,不仅让小助理们崇拜到了极点,更是赢得了模特们的好感。使得她们都不希望李不凡出事,若是一会李不凡动手,她们也能拦着点,避免事情发展到不可

收拾的那一步。

接着,天盛集团出现了一副罕见的画面。

一个男人气势汹汹的在前,身后跟着五六个气场强大美艳动人的模特。再后面,更是跟随二十多个跟班妹子们。

这声势浩大的场面,令得所有人都纷纷给他们让路,并且忍不住为之行起了注目礼。

“企划部在哪?”李不凡冲着一个愣神的男人问道。

“十……十二楼就是。”这男人吓得手中的文件都掉在了地上。

等着众人进了电梯,他们才回过神来。

“这男人是谁啊?怎么让拍摄组这群姑奶奶都跟在后面啊?”

“他应该就是这两天打了男组模特,还在昨天暴揍郑天齐的李不凡了。”

“那他去企划部……我刚才看到,冯娜带着刚晋升为模特的楚楚,去了企划部。难道李不凡这是要揍洪涛么?”

“洪涛他哥在机关单位是实权人物,这要是被揍了……李不凡这次怕是要踢在铁板上了!”

来到十二楼,不用打听,刘娇娇等人,就给李不凡指路了。

此刻,洪涛办公室,楚楚正被一个中年胖男人压在沙发上,衣衫有些凌乱,泪眼婆娑:“洪部长,求求你,不要这样……”

“小贱人,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只能吃罚酒了!”洪涛嘿嘿笑道。

“啊……不要,救命啊……”

“小美人,你叫谁都没用的。不过,你越是求饶,老子玩起来就越开心呢。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极品……”

话声未落,门被大力的踹开,接着一个充满暴怒的声音传来。

“我曹尼玛的老色鬼,老子弄死你!”见到此情此景,李不凡双目迸射出凌厉的杀机,瞬间冲到近前,掐着洪涛的脖子,一把将他那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给扔了出去。

就在刚刚,楚楚已经绝望了,恨不得立刻死掉。却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李不凡如同脚踏祥云的大英雄,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给予她最需要的守护。

一时间,楚楚的心头充满了感动的同时,一股异样的情愫,在心底悄然滋生。

英雄救美的故事,虽然老套,但却能让女人轻而易举的为之沦陷。

楚楚这个年纪,正是感情最充沛的怀春时光,此刻望着李不凡那刚毅俊朗的面孔,让她义无反顾的扑进了李不凡的怀中。

李不凡将自己的汗衫脱掉,给楚楚穿上,柔声安慰道:“别怕,谁敢欺负你,我给你收拾他!”

如果不是他的话,楚楚依旧是那个不起眼的小助理,虽然收入没有模特多,工作性质也不能相提并论,但最起码她不会受到这种伤害。

可昨天他让楚楚撕掉了自我保护的伪装,他就有义务负责楚楚的安全。

更何况,即便此事不是因他而起,遇到这种事,李不凡也不会坐视不理。除非,这个女人甘愿为了往上爬,成为男人的玩物。

但是,楚楚显然不是这种人。

刘娇娇起初还想拦着李不凡,但看到楚楚这让人心疼怜爱的样子后,恨不得上去狠狠扇洪涛几个巴掌。使得这一刻,她们都没有任何要阻拦李不凡的意思。

洪涛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闯进他的办公室,破坏他的好事,使得他也是极为愤怒。

“小子,你叫什么名……”洪涛被摔了个七荤八素,起身后看着李不凡都是双影了。

李不凡将楚楚交给刘娇娇等人,一个助跑飞身而起,将洪涛直接从办公室给踹了出去。

“我叫你大爷!”李不凡走了出去,坐在洪涛肥胖的身上,一顿铁拳。

洪涛刚开始的时候还叫嚣着,可在李不凡愤怒的铁拳之下,几下就昏死过去了,脑袋也青紫交加,肿成了猪头。

李不凡起身,一脚踩在了洪涛的裤裆上。

嗷的一声,洪涛被剧痛唤醒,甚至他都能听到蛋蛋碎裂的声音。

“法治社会救了你,否则,你就不是只能当个太监这么简单了!”李不凡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有点权利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还敢玩潜规则,想要霸王硬上弓是么。这就是你的代价!”

这里的动静,早就惊动了企划部的人,纷纷朝着这里看了过来。

见到李不凡那狠辣的出手,所有人都暗暗心惊,不过想到洪涛的所作所为,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叫好。

企划部有些姿色的女员工,他都没放过。大家心里虽然不满,但人家在公司有权利,在社会上,还有一个在机关单位上班的哥哥罩着。使得众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拍摄组的人‘杀入’企划部的消息,如风一般,在公司传开了。

花含情和盛诗缘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就知道,一定是李不凡干的。使得二人都在第一时间来到了企划部。

来到这里之后,她们看到李不凡正一边抽着烟,一边训斥着洪涛。周围不止是企划部的人,其他部门的人,也都闻讯赶来看热闹。

盛诗缘那冰冷强大如女王一般的气场,立刻让所有人,自动退后。

走到前面,盛诗缘便看到已经被打的没了人样的洪涛,捂着裤裆,痛苦不已,李不凡就站在一旁,顿时让盛诗缘一阵头疼。

“都愣在这里干嘛,不用工作了么?!”

随着盛诗缘的一声冷喝,众人噤若寒蝉,立刻纷纷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盛诗缘是天盛集团总裁,行事作风十分果决,在公司有着女皇的名头,没人敢违抗她的命令。

花含情见保安来了,立刻道:“快将洪部长送去医院。”

“臭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我要你这辈子都在大牢中度过!”被保安抬走的时候,洪涛怨毒的看着李不凡。今天他这脸是丢大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丑事还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可想而知,他对李不凡的恨,已经深入骨髓了。

盛诗缘环顾一圈,见到拍摄组的人都在,眉头皱的更紧,冰冷之意更浓。

“李不凡,给我过来!”说完,盛诗缘转身便离开了。
 

花含情瞪了一眼李不凡,带着一丝幽怨之色:“你……你真是不让人省心,连洪涛你都敢打,你……你气死我了!”

“我打洪涛,关你什么事啊?”李不凡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之前还装着不认识他呢,现在又埋怨起来了。

花含情脸色一沉:“你还笑得出来?没人管你!”

“说的就像我乐意让你管似得。”看着花含情离去的背影,李不凡摇头一笑,就要去找盛诗缘。

却在这时,胳膊被拉住了。

“凡哥,是我连累了你,我……我和你一起去跟总裁说明白,这事不怪你。”楚楚脸上泪痕犹在,目光中带着无奈还有决绝,别提多惹人怜爱了。

“凡哥,我们一起过去,如果盛总怪罪下来,我们也能……”刘娇娇等人也纷纷开口。

李不凡挥手打断,笑道:“你们能怎样?给我求情?”

“知道的,你们是如实相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带着你们跟盛诗缘那小娘们示威呢。”

李不凡摸了摸楚楚的脑袋,笑道:“放心吧,盛诗缘不敢把我怎样的。你们都回去吧,尤其是你,回去换件衣服。”

众女满头黑线,也就只有凡哥,敢在公司叫盛诗缘小娘们吧。

来到盛诗缘办公室,李不凡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便立刻感觉到了一道能将人冰冻住的凛冽目光。

“老婆,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别生气,气大伤身。”

“不生气?”盛诗缘双眼微眯,如同有冰刀从美眸中射出一般:“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不生气?”

“你上班三天,三天都给我打架。今天更是带着一群女人去给我打群架,你再待下去,我这好好的服装公司,怕是要被你带成流氓团伙了!”盛诗缘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将这个粗鲁暴躁的男人,拍进马桶冲进下水道里面去!

李不凡笑容一收,十分不爽道:“你纵容高层潜规则,你还有理了你?”

“你是不是想要等洪涛那孙子,将你的模特,都祸害个遍你才满意?”李不凡才不相信,盛诗缘会不知道洪涛是什么人。

盛诗缘当然知道洪涛的为人,也听说过他的风流史。但是,这个人在工作能力上,还是毋庸置疑的,外加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这不代表,她就打算任由洪涛继续在公司乱搞男女关系。可什么事都要讲究个名正言顺,想要将洪涛赶出公司,就要有十足的证据。

可这家伙做事滴水不漏,没有人检举他,盛诗缘也不好冒然出手。否则,捕风捉影,一定会让其他高层不满。

最主要的是,洪涛的亲哥,可是东方市分局的副局长!

 

“盛诗缘,不是我说你,这种人渣你都留在公司,你这个总裁是怎么当的?你就没有想过,那些女员工的苦楚么?你就不能设身处地为她们着想么?”

“你是总裁,那人渣不敢对你下手,但如果你只是个普通小职员呢,有人在公司对你霸王硬上弓,你什么感受?”李不凡忽然挑眉冷笑:“要不要我现场让你感受一番?”

说话间,李不凡走了过去,一把将盛诗缘粗鲁的推倒在了沙发上,然后翻身压在了上面。

吓得盛诗缘花容失色,一边挣扎,一边本能的大叫起来:“混蛋,你给我起来,不准乱来,我可是你朋友的女人!”

李不凡冷哼一声:“你看看,我还没怎么着你呢,你就吓成这小样了。”

“行了,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压根就不想让我来公司,正好,你可以借着这个理由,将我开除了。”

说完,李不凡起身便离开了这里。

“混蛋!”盛诗缘将沙发垫扔了出去,心里委屈到了极点,我就说了一句,你却劈头盖脸给我一顿说,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拍屁股走人了。

你知不知道,这烂摊子还得是我给你收拾?!

盛诗缘越想越生气,却在这时,花含情走了进来。

“盛总,你怎么了?”花含情狐疑的看了眼盛诗缘,将沙发垫捡了起来。

“没事。”盛诗缘深吸口气,问道:“你来找我什么事?”

“盛总,洪涛肋骨断了几根,鼻骨粉碎,眼角破裂……伤的非常重,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下不来床了。”

盛诗缘冷哼一声:“这个混蛋,为了楚楚还真是下得了狠手。”

语气有些酸溜溜的,花含情听在耳中,反而有些不敢置信。

可同时,她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但还是开口问道:“盛总,洪涛被打,他哥哥很快就会派人过来调查,我们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才能保下李不凡吧!”

盛诗缘沉吟片刻,李不凡认识花姐,还让孟楠臣服,这两个人脉,加上洪涛办公室监控下来的视频,保下李不凡,绝对没问题。

“他惹的乱子,让他自己解决去!”盛诗缘一想到刚才被这混蛋压在身下,被他训斥,就一肚子火。

“盛总,他打的人可是洪达的弟弟,他怎么能解决呢?”

忽然,盛诗缘挑眉问道:“情情,你好像很关心他?”

“有……有么?”花含情紧张之色,一闪而过:“盛总你别误会,我是担心他不假,毕竟他是为了公司员工,打抱不平。如果公司不为他做点什么,难免会寒了员工的心。”

盛诗缘点了点头,道:“紧张什么,我就随口一问。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你先去忙吧。”

花含情走了之后,盛诗缘深吸口气,她是真想将这个混蛋赶走,一了百了。可转念一想,李不凡是打抱不平,如果辞退他的话,的确会让公司的人寒了心。

“这个混蛋,还真是让人头疼!”

从盛诗缘办公室出来,李不凡没有立刻离开公司,他知道一定会有警察来抓他,如果走了,那就等于畏罪潜逃了,甚至还会连累天盛集团。

所以,李不凡回到了拍摄组。

刚一进来,楚楚便来到近前,紧张的问道:“凡哥,你没事吧?盛总有没有为难你?”

李不凡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放心好了,有事的不是我,是欺负你的那家伙!”

“谢谢你,凡哥。”

“楚楚小美人,凡哥不畏强权的救了你,光是一句谢可不够哦。我看,你还是以身相许吧。”刘娇娇笑道。

其余模特助理,也纷纷跟着起哄起来。

惹得楚楚俏脸立刻一红,眼中春波流转,羞答答的样子,配上楚楚动人的气质,别提多迷人了。

饶是游遍芳丛的李不凡,也忍不住想要将她就地正法。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走来了四个警察。

“谁叫李不凡,有人举报你当众行凶杀人,跟我们走一趟!”

呵呵,来的够快,这个罪名扣的也够大!

“胡说八道,凡哥才没有行凶杀人呢,他是见义勇为!”

“对!凡哥是见义勇为,而且这件事我们也都动手了,要带人,也把我们一起带走!”

在模特们回来的时候,她们就商量好了,不说法不责众么,既然李不凡得罪了洪达,那她们也不能坐视不理。

一个李不凡,洪达会利用职权轻易收拾掉,可如此多的人,她们就不相信,洪达也会肆无忌惮的将她们一起给收拾了。

何况,她们可都亲眼看到了洪涛强奸未遂的行为。到时候联名举报,洪涛受到制裁,洪达也会受到连累!

使得一时间,几个模特,还有助理们,纷纷开口帮李不凡说话。

李不凡看了一眼众人,他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些小妞竟然会站出来帮他说话。

四个警察也懵了,这小子女人缘也太好了吧,竟然让一屋子的女人,都帮他说话。使得一时间,四个警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但李不凡却是不打算将众女也牵扯进来,笑道:“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的。都好好工作吧。”

说完,李不凡对四个警察道:“还愣着干什么,前面带路吧!”

花含情刚回到设计部,便看到四个警察,带着李不凡离开了。

使得她担心之下,立刻来到办公室,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她最不想打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动听而又充满威严的女人声音。

“情情,我听说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家看看,你还在东方市……”女人的声音非常激动。

花含情冷声打断了对方的话:“花含烟,我有事找你帮忙,你帮是不帮?”

“看你这话说的,我是你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花含烟的声音,陡然一变,充满了霸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这就废了……”

“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杀人!”花含情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我没事,是我朋友,他得罪了洪达,被警察带走了。我想让你救他出来。”

花含烟一惊:“洪达?分局的副局长么?”

“是。如果为难,就算了。”

“人不会有事,一会就会出去。”花含烟霸道开口,随后声音柔和道:“情情,是不是还在东方市呢,抽空回家和姐吃个饭,我们父母不在了,彼此是最亲近的人,你不能因为我的身份,就不认我这个……”

“我知道了,我在工作,先这样。”花含情眼圈一红,慌乱的将手机挂断了,那遗世独立的小脸,充满了苦涩。
 

一座古典茶楼中,一男一女正在喝茶。

女的二十多岁,小麦肤色,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完美的五官,仿佛只有这种肤色,才愈发能衬托出她野性而又霸道的美感。虽然是在笑,但那强大的气场,却是让她有着不怒自威的威严。

而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五官如刀削斧刻一般棱角分明,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美,可偏偏是个光头。

“花姐还有个妹妹?”男人轻笑道。

花含烟摇头苦笑:“让马哥见笑了,我这个妹妹跟我就跟仇人一样。”

“可她遇到解决不了的事,还是会找你,这就说明,在她心里,你依旧是她的依靠。”

“马哥都听到了?”

马云汉哈哈一笑:“不是我想偷听,而是你不背着我,恰好我又耳聪目明。不过,既然我听到了,那我就回去看看,到底是因为什么,让洪达抓了花姐妹妹的朋友。”

“那就有劳马老您这正的了。”花含烟以茶代酒,笑道:“事成之

小说文学

后,我请马哥好好喝一顿。”

马云汉摸了摸大光头:“喝酒就免了,我只希望,等过几天,你们别给我闹出太大动静,让我难做就行了。”

审讯室里,李不凡一脸风轻云淡的笑容。

在他对面,是穿着制服的两个大汉。

其中一个皮笑肉不笑道:“小子,死到临头了,你还能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出不去了。”

“就因为我打了洪涛这个人渣,你们就想把我终身监禁。”李不凡缓缓道:“那洪涛他强女干未遂,应该枪毙了吧!”

另外一个冷笑一声:“不怕告诉你,即便洪涛他真的强女干,甚至杀人,他也不会有事。”

李不凡故作惊讶道:“为什么?你们难道就如此纵容这个社会败类么?”

“为什么?”大汉冷笑更浓:“因为他是我们副局的亲弟弟!”

李不凡摇头轻笑:“原来你们这是在徇私舞弊,滥用私刑啊。”

“是又如何!上面交代了,先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打了洪涛的代价!”

另一个大汉狞笑起来:“不用和他废话,直接弄他。”

说话间,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朝李不凡走了过去。

“呵呵,我劝你们,如果想保住身上这张皮,就给我从这里滚出去。”李不凡靠在椅背上,完全没将这两人放在眼中。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威胁我们,今天不打的你跪地求饶,老子跟你姓!”话声未落,这大汉一拳打出。

拳风呼啸,力道惊人,可李不凡却是看也没看,一把就将他的拳头抓在了手中。

“想打我,你够格么!”李不凡一脚踢在他的小腹,将之踹飞出去。

那大汉如同虾米一般,倒在地上,疼的浑身直抽搐。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大汉伸手去抓李不凡的脖子。

李不凡抓住对方的手往前一拉,接着,一记铁拳挥出,直接打在了他的胸口。

砰地一声,这个大汉也倒退着摔倒在了地上。

几秒钟的功夫,两个大汉,全部解决。

而李不凡自始至终,都坐在椅子上。

“你敢打我们,你这是袭警!”

“我这是正当防卫。”李不凡随即轻蔑笑道:“老子就算袭警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嚣张!

狂妄!

既然你们想跟老子嚣张,老子就比你们还要嚣张!

这令得两个大汉勃然大怒:“你打了洪lao的弟弟,现在又袭警,你死定了!”

话声刚落,审讯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只见十多个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胖子,和洪涛有着三分相似。

此人正是洪涛的哥哥,洪达。

洪达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威严,身后还有十多个穿着制服的手下,使得刚一进来,立刻让审讯室充满了压抑的气氛。

“你打了我弟弟,现在还敢在这里动我的人,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洪达声音阴沉道。

“糖尿病。”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立刻让所有人一愣,只有洪达脸色一变,昨天,他刚刚检查出得了糖尿病,但没有声张。

他已经四十多了,再过几年,就到了内退的年龄。他本想在这几年好好经营一下,再升一升,可如果他患病的消息传出去,那就真的要退下来了。

使得洪达脸色一沉:“胡说八道!”

“我又没说你,你紧张什么?”

“你……”

“不过就算你得了糖尿病也没关系,我能治。”李不凡微微一笑,笑容透着强大的自信。

洪达心思一动,华夏自古就有医武不分家之说,刚才他通过监控见到了李不凡的出手,有如此利落的身手,绝对是个练家子,说不定真会医术呢。

“你是医生?”洪达忽然笑道:“那就将洪涛的伤治好,如果他能在一个月之内痊愈,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终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洪达这是软硬兼施,如果李不凡真的能治好洪涛的话,那么就说不定真能治好他的糖尿病呢。他相信,如果对方真有这本事,在他的威慑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我最讨厌有人威胁我,你这病,我不给你治了。”李不凡眉头一挑:“还有,那个禽兽我都想打死他,你还让我治好他,你当我脑子有毛病么?”

洪达直接掏出配枪,顶在李不凡的脑袋上,冷笑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李不凡冷笑:“一个芝麻大的官儿,还想滥用私刑,你就不怕被上面知道?”

“上面?”洪达嚣张道:“我告诉你小子,这里,我就是天,我说你该枪毙,你就得被枪毙!”

却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原来你这副的是这里的天,那我这正牌的,是不是多余的了!”

话声刚落,忽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光头大汉,这大汉面容刚毅,充满了阳刚之美。

众人见到他,立刻神色一凛:“马哥,您怎么来了。”

洪达一惊,猛地转过身子,有些忐忑道:“马哥,我这就是在教训一个打架斗殴的流氓,怎么惊动您了呢?”

对于马云汉这个从军队复转过来的正局,让洪达是恨得牙根痒痒,如果没有马云汉的话,他就是正的了。

可他也知道,马云汉的来头很大,根本不是他能撼动得了的。

最主要的是,马云汉还嫉恶如仇,在体制里面,谁的面子也不给,完全就是一黑脸包公。

“打架斗殴?我可是了解了,他是见义勇为,打了一个想要强奸属下的禽兽。而这个禽兽,恰好是你弟弟。而你现在,更是要借用职权之便,枪杀这个见义勇为的青年,我看你这个位子是要做到头……”

说话间,马云汉看到了李

小说文学

不凡,目光中充满了震惊,话都说不下去了。甚至,因为过于激动,那一米八多的身子都颤抖起来。

李不凡见到来人,则是笑了起来。笑容充满了开心,仿佛遇到了多年至交老友一般。

“傻大个,原来你被调到这里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