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1:36 的文章

扒开粉嫩的小缝:亲胸揉胸膜下刺激视频

李不凡虽然离得有些距离,但还是将二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起初他也很好奇,到底是谁动了小烟花的人。但仔细一琢磨,那光头大汉,坐着轮椅,该特么不会是昨天下午半路截杀他的那个人吧?

使得一时间,李不凡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凡哥,这次你可别强出头了,你一定要听劝,这个花姐是道上混的,别看是个女人,心狠手辣的程度,那就是一个枭雄!而且她还是咱们东方市传奇女人之一呢。”刘娇娇似乎担心李不凡再次动手,立刻开口劝道。

李不凡摇头苦笑:“我也不想出头,我也想低调。但是,恐怕我不出去,这件事不会善了了。”

说话间,李不凡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模特们见状,更是着急的跟了上去,继续开口劝道:“凡哥,你听我说。花姐在东方

小说文学

市的人脉,也非常广,即便是北方大少来了,也要敬她三分呢。”

“甚至,我还听说,花姐在津市也有靠山。”

李不凡头也不回,淡淡道:“没事,她不会难为我的。”

那些围在公司门口的人,也听到了李不凡的话,纷纷对此嗤之以鼻。

李不凡这几天在天盛集团出尽了风头,女员工们闲暇时间,张口闭口就是李不凡。惹得男员工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多希望李不凡能当众出丑一次,让他这个完美男神的形象,在女人们的心里彻底崩塌。

此刻听到李不凡的话,有些人抓住了机会,忍不住阴阳怪气道:“我说小李兄弟,我们都知道你有背景,有身手,还会让花姐手下刺青臣服。”

“但是,这个花姐,在东方市那就是一个传奇,谁挑衅谁死。我劝你啊,还是省省吧,别为了出风头,到时候跪在一个女人脚下,那就成了出洋相喽!”

刘娇娇一瞪眼:“刘经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经理皮笑肉不笑道:“我当然是好心了,担心李老弟为了讨女人欢心,最后被女人踩在脚下!”

这个刘经理心机也是够深的,虽说是劝李不凡不要过去,但言下之意明显就是在激将。

楚楚拉着李不凡的胳膊,低声道:“凡哥,你别上当,不要过去。”

李不凡摸了摸楚楚的脑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随即,李不凡轻笑道:“刘经理,可能在你看来,女人的欢心,是要讨的,但在我李不凡这,向来都是女人讨我欢心。”

“李老弟,话不要说的太满。大家都是看到你的身手了,难免会畏惧你,从而让你对她们产生不该有的误会。”刘经理轻咳一声道:“如果你真有那个本事,你出去,别动手,将这件事摆平,以后在公司,我刘浩然对你马首是瞻!”

另外一个部门经理冷笑道:“李不凡,你刚才说都是女人讨你欢心,你如果能让花姐也讨你欢心,我跟刘经理一样,在公司对你唯命是从!”

李不凡有些无语:“我又不要什么跟班,我犯得着跟你们打赌么?再说了,当着所有同事的面,打你们脸,是好受怎么的?”

“哈哈,李老弟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就算了。年轻人嘛,喜欢当着女孩子的面吹吹牛,我们也能理解。只不过以后可要注意,说话不能太满,不然打脸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李不凡冷笑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刘经理:“恐怕你要失望了,这个世界上,想要打我脸的人,还没出现呢!”

说完,李不凡大踏步朝外走去。

这里的对话,早就被众人听到了,使得所有人都给李不凡让出了一条路来。同时,大部分的男同事,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在他们看来,李不凡这完全就是在自取其辱!

楚楚还有刘娇娇等人,心里那个气啊,一个个都凶巴巴的瞪着刘经理二人。

盛诗缘和花含情二人也下了楼,见到此情此景,便询问起楚楚来,等她们得知事情始末的时候,李不凡已经出去了。

听过之后,盛诗缘倒是一脸平静,毕竟她是知道李不凡和花姐认识的。

而花含情则是一脸担心,她对花含烟还是非常了解的,这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如果李不凡激怒了她,绝对不会有好果子的!

这个混蛋,还真是个惹祸精啊!

花含情虽然恨的牙痒痒,但也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花含烟真的来找李不凡兴师问罪,大不了她出面就是了。

以花含烟对她的感情,绝对不会为难李不凡的。

李不凡来到外面,果真见到了昨天下午被他踢断腿的光头大汉,正坐在轮椅上。在他身后,是二十多人,气势汹汹的样子。

“小子,你还真敢出来!”大炮见到李不凡,双眼喷火,嘴角还带着冷笑。

李不凡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道:“我懒得跟你废话,小烟花……花姐不是来了么,叫她出来见我!”

大炮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花姐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花姐不来,你敢过来么?”李不凡目光登时变得凌厉起来,浑身散发出凶残之意,令得大炮还有他身后的众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有种被死神盯住的恐怖之感。

大炮胆战心惊的道:“小子,我……我告诉你,这里可是闹市区,你别乱来,否则的话,花姐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不饶我?还是你自求多福吧!”李不凡不再废话,悠然的抽着烟,他相信,只要小烟花在附近,看到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冲过来。

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里,正有一个短发,小麦肤色的女人,喝着咖啡。可当她看到李不凡的时候,浑身如遭电击。

“玛德大炮,你竟然敢得罪我男人,老娘要把你另外一条腿也废了!”花含烟拍案而起,出了咖啡店,怒气冲冲的朝着天盛集团走去。

花含烟穿着黑色夏季风衣,九分裤,黑色凉靴,一身黑色,宛若劲装一般,将她那霸道而又野性的美感,展露的淋漓尽致。

同时,还带着十足的气势,仿佛一个人,就有一种千军万马的感觉。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花含烟那狭长的丹凤眼,雾气朦胧,健康的肤色,也爬上了一层迷人的红晕。

大炮见到花姐强势霸道的出现,立刻露出喜色,看着李不凡如同看着一个即将对他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小子,你是能打,但在花姐面前,你只有被打的份儿!”

李不凡扔掉烟头,看着越来越近的花含烟,露出一抹唏嘘之色:“那你就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她到底会打谁!”

公司里面的众人,也都看到了花含烟,使得楚楚,还有刘娇娇等人,更是急得不行。

花含情双眸立刻睁大,充满了不可置信。这个混蛋,还真是把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招来了!

回过神来,花含情就要冲出去。刘经理等人见状,立刻拦住了她。

“花总,你这是干嘛,人家李老弟说了,能解决这件事,我们就不要出去给他添乱了,免得再溅一身血,吓到你,那就不好了。”刘经理冷嘲热讽的道。

盛诗缘听了,嘴角带着一抹冷笑,想看李不凡笑话,呵呵,指不定谁才是笑话呢!

虽然她讨厌李不凡,但不管怎么说,李不凡是她的老公。有人想叫她老公出丑,她心里当然不好受了。
 

穿过马路,花含烟如同一阵风一般,冲向李不凡。

这一幕在大炮和刘经理等人看来,那就是急不可待的想要教训李不凡。使得他们眼中充满了兴奋,仿佛已经见到了李不凡被踩在脚下的一幕。

可在李不凡的眼中,花含烟就如同一个和恋人分别许久的少女,今朝相见,她要立刻投入对方的怀抱,将数年积累的相思之苦,和深沉的爱恋,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

到了近前,花含烟直接搂着李不凡的脖子,踮起脚尖,深深的吻在了李不凡的嘴唇。

李不凡一阵无奈,这个小烟花啊,还真是的,少女时代那天真的承诺,时隔五年,她用行动完美的诠释出来了。

无数双眼睛,被这一幕险些惊爆了眼球。!

本来他们以为,花姐会教训李不凡,却没想到,人家上来就是亲。看那样子,就跟失散多年的恋人一般。

大炮、刘经理这些想看李不凡出丑的人,郁闷的要吐血!

而刘娇娇这些姑娘们,则是目瞪口呆。

凡哥也太牛了吧,竟然让花姐主动送上热吻。一些对李不凡还抱有幻想的姑娘,心碎了一地。

楚楚脸色苍白,黯然的低下了头。

花含情瞠目结舌,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曾经你睡了我,没想到摇身一变,你竟然成了我姐夫?!

盛诗缘脸色变幻,粉拳紧紧握在一起,恨不得打死这个风流成性的混蛋。

竟然在公司门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别的女人热吻,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直至感觉到缺氧,花含烟才停止热吻,看着日思夜念的俊朗脸庞,笑道:“我想你,想了你一千九百六十八天。还好,你终于回来了。”

说完,花含烟霸道的搂着李不凡的腰,俏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

李不凡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奈道:“小烟花,这么多人看着呢,咱注意点……”

“看就看到,我就要所有人都看到,我有男人了!”

李不凡轻叹口气,她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敢爱敢恨,霸道热烈。

可是,五年的时间,也有可能让沧海变成桑田。

他结婚了,注定和对方不会有结果。哪怕对方的爱,如此热烈纯粹。

“小烟花,我结婚了。”李不凡知道这样残忍,但隐瞒的话,对所有人都残忍。

花含烟娇躯一颤,但很快,她扬起笑脸,洒脱一笑:“没关系,你是人中之龙,我没奢望过霸占你,也没想过会和你结婚,但只要能在你身边,甚至远远的看着你,我就满足了。”

李不凡不介意和女人做点什么。但那种关系,不过是一夜风流,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罢了。而感情债,是李不凡最不愿欠下的。

所谓最难消受美人恩,大抵如此吧!

“你这是何苦?”

花含烟没有回答,转过身,目光冰冷的看着大炮。

“花花花……花姐,我错了,我不知道他是姐夫,不然……”大炮脸色立刻苍白无比,目中充满了惊恐不安的神色,仿佛走来的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个魔女!

花含烟走到近前,直接打断道:“不用解释。”

李不凡对花含烟还是比较了解的,忍不住开口劝道:“小烟花,算了吧,昨天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凡哥,触犯了你的威严,就要付出代价。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说话间,花含烟素手探出,宛若鹰爪一般,抓在了大炮完好的腿上,五指使力,咔嚓一声,膝盖骨错位,这条腿也废了。

分筋错骨手。

李不凡一眼看出,因为这是他曾经教给花含烟的一套武学。

“大炮,虽然你这两条腿废了,但你还是我兄弟,你的下半生,还有你的家人,我养!”花含烟声音不大,但却充满了不容反驳的霸道。

随即,她对着那群小弟道:“送大炮去医院,小心伺候着。”

这群小弟,早就吓得懵逼了,还好他们刚才没对李不凡出言不逊。可即便如此,也是脸色惨白,连忙推着大炮上了车,惊慌的离开了。

忽然,李不凡眉头一挑,道:“小烟花,你受伤了,还是枪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凡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说罢,花含烟搂着李不凡的腰,坐上她的座驾。

那火红色的悍马H3,宽大的车身,张扬的线条,犹如她本人一般,透着狂野不羁的霸道。轰鸣间,呼啸远去。

直到这时,天盛集团里面的人,才蜂拥而出。

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震惊还有后怕和恐惧的神色。

之前经常听说花姐手黑,今天算是见着了,自己的兄弟,说废就废。一只手就能掐碎膝盖骨,这力量,这手腕,真特么的不愧是东方市传奇女人之一花含烟!

在东方市,有四大传奇女人,每一个都正值妙龄,风华绝代,且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有着非凡的成就。

花含烟是其一,盛诗缘也是其一。

刘经理还有另外一个经理,脸上火辣辣的疼,花含烟之所以废了自己的兄弟,可不就是为了讨李不凡欢心么!

盛诗缘浑身散发的冰冷之气,如能将人冰冻住。

“情情,有事么?一起喝一杯?”从称呼上看,盛诗缘和花含情的私交,颇为不错。

花含情心里也无比郁闷,正想一醉解千愁,当即便答应了。

两个各怀心事而又同病相怜的女人,驾车去了夜魅酒吧。

大炮坐在心腹小弟的车上,也不知道是身体的剧痛,还是其他原因,让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大炮看也不看的接通了,就听里面传来一个暴躁而气愤的声音:“大炮哥,你怎么搞的,不是说能解决李不凡么?怎么……他怎么和花姐关系这么好?”

昨天给大炮打了电话之后,郑天齐便一直都在等着李不凡身死的消息,可就在刚才,他从天盛集团内部人那里,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李不凡和花姐搞到了一起,且关系非常暧昧,为此,花姐还废了大炮的腿,这让郑天齐顿时暴躁难言。

此刻的大炮,心里也不痛快,立刻骂道:“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去。要不是你郑天齐,老子的双腿也不会被废!”

郑天齐深吸口气,口吻一转,道:“大炮哥,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你这可是收钱办事的。钱你收了,可这事儿……”

“放心,半个月后,就是李不凡的死期。”大炮挂了电话,目中露出狠毒之色。

开车小弟王小明怨声道:“大炮哥,花姐太过分了,你跟着她这么多年,出生入死,今天她竟然为了一个野男人对你出手,她真是寒了兄弟们的心啊!”

大炮目光怨毒,沉声道:“她……也蹦跶不了几天了。再有半个多月,就是一年一度的地下拳赛了,到时候,这娘们不仅会一无所有,还会沦为老子的玩物!”

“最好把那个李不凡也叫上,一起收拾了。他不是拳头厉害么,我们就特么的再次放个冷枪。”王小明冷笑道。

大炮立刻皱眉道:“不行,花含烟中枪,已经怀疑是内部人干的了,现在再对付李不凡,一定会让花含烟怀疑到我们的头上。另外,我有办法对付他。”

小弟一脸不屑:“怀疑就怀疑,我们可以祸水东引啊。然后让花姐对付刺青,或者是大红……”

“花含烟不是傻子!”大炮冷哼一声:“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别特么给我擅自行动!”

“炮哥你别生气,我听你的。”小弟话虽如此说,但目光深处却是带着一抹不屑,还有狡诈!
 

李不凡和花含烟坐在车上。

路上,花含烟不停的询问着李不凡什么时候回来的,还会不会走等等。

李不凡则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则巧妙的回避。

花含烟这个女人也聪明,见李不凡对过去的事,不愿多说,也就没有多问。

渐渐的,车子驶出了市区,朝着东方市附近的铁头山开去。

李不凡问道:“小烟花,我们这是去……铁头山?”

“先不告诉你,一会给你一个惊喜。”花含烟神秘一笑。

经过一段盘山路,车子来到了铁头山山顶。

看着被开发成度假山庄的铁头山,李不凡莞尔一笑:“这的确是个惊喜。”

“你开发的?”李不凡问道。

“嗯。你走之后,我便把这里开发了,仿造古典园林建造的,在铁头的位置,我还弄了一个人工温泉,泡着温泉俯瞰山下,能欣赏整个东方市的景色。”花含烟将车停下,便迫不及待的拉着李不凡朝着里面走去。

五年前,李不凡偶然来到这里,便见到一个浑身鲜血,但目光却是带着永不屈服的倔强少女,站在铁头山顶,面对围追而来的人们,神色决绝。

在她父母意外身死之后,留下偌大家业,却惹来无数人惦记。这些人便将罪恶之手,伸向了这个孤苦无依的少女,若不将家业转让交出,就抓住她、折磨她。

可她宁愿从这里跳下去,也没有露出半点妥协之态。

而这个少女,正是如今叱咤东方市的地下大佬花含烟!

李不凡想到自己的身世,对花含烟的遭遇,感同身受,便出手救下了花含烟,给她遍体鳞伤的身体,精心治疗,同时还教了她一些保命的功夫。

二人便在这铁头山顶,朝夕相处了几个月。使得花含烟对李不凡渐渐产生了爱慕,且一发不可收拾。

但不久之后,安玲珑便找来,将李不凡带走了。这一走,就是五年。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景色,李不凡唏嘘不已。想起当日和花含烟依偎山顶时的一幕,心里柔肠百转。

令得李不凡

的耳畔,再度响起当年那稚嫩而纯真的声音:

“凡哥,你的家在哪?”

“我的家……曾经也是在一座山峰之巅,云霭缥缈,与世隔绝。上面,都是古典建筑,小桥流水,假山奇石,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天然温泉。不过,那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凡哥,你别伤心,以后我会在这里给你建造一个属于你的家,是我们的家!”

忽然,李不凡从回忆中惊醒,看着假山园林处,目中充满凌厉之色,爆喝道:“是谁,给我滚出来!”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白净青年,从假山群中走了出来。这个青年长得颇为清秀,不过在他的眉骨上,贯穿着一道手指长的伤疤,使得看起来有些狰狞。

“虎子,将所有暗桩都撤掉,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花含烟道。

“是,花姐。”虎子点了点头,看了眼李不凡,神态恭敬道:“这位就是姐夫了吧。姐夫好。”

“虎子是我四个虎将之首,身手是最好的,也替我挡了不少刀。”花姐介绍道:“这个山庄我平时不常来,都是虎子帮我打理,只有节假日开放。但后院是我特意为我们准备的家,没有人会去那里。”

李不凡对虎子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便和花含烟朝着后院走去。

“小烟花,谢谢你。”

“凡哥,我的命都你是的,用和我这么客气么。”花含烟带着李不凡穿过小院回廊,来到了山庄的最里面。

那是一座二层的精致阁楼,下面栽种着各种花草,在山顶边缘的一个凸起的位置,则是雾气氤氲的温泉。

“凡哥,你先去泡个温泉,我去去就来。”说话间,花含烟冲着李不凡嫣然一笑,便去了阁楼里。

看着那如风摆动的柳腰,李不凡觉得,此情此景,要是不发生点什么羞羞的事,他都对不起这良辰美景了。

李不凡脱了衣服,只剩下一个大裤衩便泡进了温泉。瞬间,浑身上下汗毛孔全部舒展开来,说不出的舒服通透。

吹着微风,看着夕阳西下,彩霞满天,俯瞰整个东方市的美景……如果再有杯好茶,有个美女按摩,那特么真是美爆了!

“凡哥,我听说你最喜欢喝黄山松萝,你尝尝,我泡的如何。”花含烟将茶杯递给李不凡,随即伸手在李不凡宽厚的肩膀上,揉捏起来。

李不凡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顿时知道,这是雨前采摘的一等精品。

“小烟花,你想的可真周到啊。”李不凡忍不住转头看去,却是立刻瞳孔一缩。

此时的花含烟,慢慢走到跟前,手已经不自主地揽了过来。

自从来到东方市,他便再没碰过女人,整天还和一个美女共处一室,若非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他早就忍不住了。

只是这时候,却再也忍不住了。

……

云雨初歇,已是月上柳梢头。

花含烟如同慵懒的小猫咪,蜷缩在主人的怀中,脸上带着红晕,可目光却是充满了震惊和心疼。

只见李不凡裸露的上身,布满了各种骇人的伤疤,宛若一幅古朴苍凉的图腾,蕴含了不为人知的神秘故事。

“凡哥,你这些伤……”花含烟清楚的记得,五年前李不凡身上是没有任何伤疤的,那这五年来,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李不凡吐出一口烟圈,笑道:“没事,你忘了我自己就是个医生么。对了,你肩膀上的枪伤,是谁干的?”

“我没事,我自己能解决。”花含烟轻蔑一笑:“想要我命的人多了,但他们现在都在地狱里呢。”

“我的小烟花长大了,对我都有秘密了。”

“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

“可你是我的女人!”

听到李不凡这霸道的话,花含情露出了满足而又幸福的笑容。她虽然霸道,但她更喜欢霸道的男人,尤其是她的男人,对她霸道。

也只有李不凡,才能让她五年如一日的守候了!

“是我身边出现了内鬼,不想在一年一度上的地下拳赛让我赢,所以放的冷枪。”

“地下拳赛?”李不凡一怔:“那是什么?”

花含烟解释道:“在东洲省有五个大佬,虽然我们都是偏门起家,但发展到现在,也都成了正经的生意人,各自都有不同的生意。而这地下拳赛比的虽然是输赢,但实际上,也是有赌注的。”

“输的一方,将自己的产业,转让给赢的一方。而在比赛上,每个人有三次挑战的机会,可以任意选择对手,对手不能拒绝,否则的话,直接将产业转让。”

李不凡皱眉道:“如果几个人暗中勾结,专门对付实力最差的一方,那他岂不是早就被吞并了?”

“其余四人本身实力虽然不如我,但身边也都有古武高手,使得我们彼此的实力,也是不分上下。当然,我还是稳压他们一头的。”花含情随即冷哼一声:“不过,几日前我被偷袭受伤,之后便打探出,今年的这几人,似乎想要将我一举吞并。”

“你怀疑偷袭你的人,是你身边的手下?”

花含烟点了点头:“我在其余四人身边,也有暗桩,听到了一些风声,但不确定内鬼是谁。”

李不凡紧紧搂着花含烟,道:&ld

小说文学

quo;有我在,他们不会得逞的!”

随后,李不凡将花含烟扳过身子,看着后背肩膀的枪伤,虽然处理过,弹头被取出,伤口也已经结痂,但那泛着紫黑色的伤口,依旧有些触目惊心。

“谁给你上的药?”李不凡眉头紧皱,目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怒意。

听到李不凡语气的凝重,花含烟思索片刻,道:“是我的私人医生。怎么了?”

“有慢性毒素,会逐渐蚕食你的神经,不出十天,你这胳膊,就会失去知觉。一个月后,整个身体的知觉,都会消失。”

花含烟无比震惊,同时还有后怕,如果今天不和李不凡重逢的话,待地下拳赛开始,她就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了!

“该死,竟然敢背叛老娘!”

“你先不要轻举妄动,暗中

调查就好。说不定你私人医生的药被动过手脚,他本人不知道呢。”说话间,李不凡将结痂揭掉,流出的血都是黑红色的。

花含烟黛眉微皱,却是连哼一声都没有。她知道,李不凡这是要给她逼出毒素。

李不凡的手,在伤口附近,来回揉搓。看似随意,没有章法的按摩,但伤口的血,却是瞬间如泉涌一般。

待鲜血变成红色的时候,李不凡突然手法一变,鲜血顿时止住,犹如变魔术一般,非常神奇。

但李不凡的额头,却是布满了汗珠,满脸疲态。

“毒素我已经逼出来了,至于你回去怎么做,怎么调查,你看着办就好。”李不凡相信,花含烟这个大姐大,一定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否则的话,她就不可能是东方市传奇女人之一了。

“如果需要我出面,你告诉我。”末了,李不凡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无论是谁,敢背叛我,我都要他生不如死!”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