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1:36 的文章

公车上诗晴被猛烈的进出:你们给老公含吗

“说真的,雨欣,我平生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这么感兴趣,他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包裹了无数层的礼品盒一样,越是包裹的紧我就越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许晓晴悠悠然地说着。

“你不会真爱上他了吧?”李雨欣惊讶地看着许晓晴。

“去你的,我哪有那么容易就爱上了一个人。只是,他与我接触过的男人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所以我才特别好奇。听清楚了,是好奇,而不是爱,明白吗?这与你对你们家那个小俊俊是完全不一样的。另外,我也特别同情他,当然,他肯定是不需要我的同情的”许晓晴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我看啊,你这不是什么好迹象。不是说吗,这爱啊都是从好奇开始的,你要小心啊”李雨欣哈哈大笑着。

“你再笑我,再笑我我就把你和你家小俊俊的事情告诉你爸,我看你怎么收场”许晓晴恼羞成怒了。

“别别,算我求你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李雨欣立即求饶。

第二天一大早,叶凌天依旧早起,然后开着车带着两个女人去上班,叶凌天先开车把许晓晴送去了东海大学,然后再与李雨欣一起回到了公司。

叶凌天一天依旧无事可做,看了一天的新闻,等到下班时间到了之后才与李雨欣一起下楼。车子停在地下车库里,电梯直接来到了地下二楼的停车场里面。

由于下班人多,李雨欣听从了叶凌天的话,下班过后都是推迟半个小时才出来的,此时的停车场里面只有昏暗的灯光和几辆稀疏的车子,基本上没什么人。

叶凌天与李雨欣一起走到了车边,刚靠近,便见到忽然从车子后面走出来五六个手拿铁棍砍刀的人,带头的是一个光头,脸上还有着一条刀疤,样子非常的凶神恶煞。

一见这情形,李雨欣吓的立即站到了叶凌天的身后,这是女人的本能反应。

“小子,挺不错啊,昨天跟着你竟然给跟跑了,你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怎么不跑了?”光头笑的很狰狞,看着叶凌天和李雨欣的样子就像是狼看见了羊一样。

光头带着几个人慢慢地往叶凌天和李雨欣身边靠近,叶凌天伸开手,把李雨欣保护在身后,慢慢地往后退。

“你们干什么?我··我·报警了”李雨欣非常紧张和恐惧地说着。

“报警?你报啊,你要敢报警我马上砍断你的手”光头等着李雨欣说着,吓的李雨欣立即把头给缩回了叶凌天的身后。

“你们今天是来找我的,与她无关,所以,让她先走,我留在这”叶凌天护着李雨欣退到了墙角处,看着光头说道。

“放她走?然后让她报警?小子,你自己乖乖的,有人交代了,要你一只手,这个妞我们带走,没时间跟你废话了,你说吧,是你自己砍手还是我们动手?”光头扬了扬手里的砍刀说道。

“让她走,我保证她不会报警,她走了之后我自己把手给你”叶凌天想了想接着说着。

“你疯了啊你”李雨欣听过叶凌天的话后瞪大了眼睛骂着叶凌天。

“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抓紧时间,赶紧解决了,等下来人了。砍掉他一只手,把这个女人带走,然后咱们几个出去躲一段时间再回来,人家给的钱足够我们潇洒好一阵子了,赶紧干活”光头瞪了叶凌天一眼,然后招呼着另外几个人说道。

见到四五个人拿着铁棍和刀就往自己所在墙角处逼来,叶凌天转过脸对李雨欣说道:“记住了,蹲在墙角,千万不要动,最好也不要看,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我··我··报警”李雨欣拉着叶凌天的衣服说道。

“来不及了,蹲下”见到几个人越来越近,叶凌天对李雨欣吼道。

被叶凌天这么一吼,看着叶凌天那杀人般的眼神,李雨欣吓的一下子就蹲在了墙角。

“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就蹲在这里千万不要动”叶凌天再次吩咐了李雨欣一句,然后转过脸,不仅没有逃,而是迎着这群手里拿着刀的人就冲了上去。

“不要啊”见到叶凌天不要命地冲过去,李雨欣吓的大喊着,连报警也给忘了。

只是,事情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叶凌天一个人赤手空拳朝着四五个手里拿刀的人就冲了过去,那速度,就像是一只朝着角马群发起攻击的豹子一样。叶凌天冲了几步之后凌空挑起一个非常漂亮的三百六十度螺旋踢踢在跑在最前面一个黄毛的脸上,这个黄毛当即整个人飞了出去,飞出去有三四米远,倒在地上爬也跑不起来了。

做完这个之后,叶凌天整个身子往左横移了几十公分,一个砍刀刚好从他身边砍了下来,只差一点点叶凌天脑袋就得开花。叶凌天抓住握刀人的手,另一只手抓住这个人的头往自己身边压着,然后提起膝盖重重的一下顶在了肚子上,再放手扭了一下这个人的手,伸出手抢过了这把砍刀,而这个人在叶凌天放开了他之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腹部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一直走在最后的光头见到叶凌天这几下当即吓住了,很明显的,他可以看出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自己这四五个人可能真的不是他的对手,想了想,光头把目光对准了叶凌天身后墙角处的李雨欣,于是偷偷地往李雨欣身边靠近,准备制服李雨欣,只要抓住了李雨欣就不愁抓不住这个男人。

面前这几个混混别说是拿刀,就是拿着枪叶凌天也根本不怕,他唯一怕的就是身后还带着一个李雨欣。所以,他才故意推到墙角处,让李雨欣蹲在墙角,然后自己往前冲,把打斗的地方尽量往前移,离李雨欣远一点。只有这样李雨欣才安全,他也才能更好的放开手脚。

叶凌天一下子就放倒了两个,拿着刚抢过来的刀格挡了一下另外一把砍下自己的刀,伸出脚一脚把这个人踢飞,这时,剩下的两个人有些害怕地看着叶凌天,站在叶凌天面前就是不敢动手。

就在这时,叶凌天听到了啊的一声,是李雨欣发出的声音,回过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光头已经从墙角处偷偷的逼近李雨欣了,李雨欣看到光头到自己身边来了,下的蹲在墙角处大喊着。
 

叶凌天顾不了那么许多,立即冲过去,就在光头伸出手去抓李雨欣的时候,叶凌天跑过去抬起脚,狠狠的把脚往下一砍,直接砍在光头伸出来的手上,只听到光头啊的一声大呼,整个手臂就吊在肩膀上晃悠着,很明显的,手臂的骨头肯定是断了,叶凌天一抬脚把光头给踢飞了。

叶凌天转过脸,还剩下的两个人见到这种情况两人对望了一眼,立即撒腿就跑,可是叶凌天哪会肯啊,拔腿就追了过去。两人哪里是叶凌天的对手,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叶凌天给追上,然后轻轻松松地被打翻在地,根本就动不了。

其实这场打斗加起来也就一两分钟,形势完全逆转,前面还是这群混混来势汹汹,现在,这群人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大部分都在地上翻滚着,也有一动不动的,嘴角流着血。

刚刚发生的这一切,李雨欣全程都看在眼里,她从一开始的恐惧害怕,以为叶凌天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到最后见到叶凌天出手之后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看着慢慢地想自己走过来的叶凌天以及地上躺了一地的人,李雨欣不自然地开始对叶凌天产生着恐惧。此刻的叶凌天在她心里就像个魔鬼一样。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叶凌天走到李雨欣身边问道。

“没··没有·,你呢?”李雨欣有些结巴地问着叶凌天。

“我没事,你没事就好”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这些人怎么样了?会·死吗?”李雨欣非常害怕地看在这些在地上躺着的人。

“没什么大问题,不会死,不过可能都要在医院住上一两个月吧”叶凌天看了看地上的人后说道。他对自己出手的力度很有把握,他也是手下留情了,他知道法律,所以他只是用的拳脚,拿着刀也只是用来格挡而已,而且出手已经留了几分力气。如果是以前在部队对付敌人的时候,这些人现在就不是在地上翻滚了,而是全部成了尸体。

“赶紧叫救护车吧,要是死了人那就麻烦了”李雨欣回过神来之后连忙说着,然后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说道:“还是先报警”。

叶凌天点了点头,随后李雨欣开始报警。

“这些都是什么人?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李雨欣问着叶凌天。

“不知道”叶凌天摇了摇头,李雨欣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其实叶凌天自己心里大概有了点眉目,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刘公子叫人做的。如果真是李先元的对手叫人来做的话那么很显然,要么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即使要也不会说要砍掉自己的一只手,要砍自己一只手明显的就是要报复自己,而与叶凌天有仇恨的,在这个城市里除了昨天那个刘公子他还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不过,这些都是叶凌天的猜测,根本没有事实根据,所以叶凌天不会对李雨欣说。

没多久,警车来了,这次来的不是派出所,很明显的是更高一级的。因为李雨欣在报警的时候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了。

与警车一起来的还有两辆救护车。救护车一到就立即开始把伤员往救护车上面搬。

几辆警车里下来了好些真枪实弹的警察,看样子警察对于李雨欣说的情况很有怀疑。

警察下来了之后立即拿着枪对着李雨欣和叶凌天,把两人给包围了起来。

“你··你·你们·干什么?”李雨欣被警察这个举动给吓了一大跳,连忙说道。

“这时,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年纪不大,估计不到三十岁,让叶凌天很惊讶的是这个女人很漂亮,将近一米七的个子。女人过来时,旁边拿着枪的警察都主动地让开了位置。

“谁报的案?”女警察盯着李雨欣和叶凌天看着,不过眼神更多的时候是看着叶凌天的。

“我,是我报的案。”李雨欣连忙说道。

“人是谁打伤的?”女警继续问着,这次是盯着叶凌天问着的。

“我”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还有谁?”女警继续问着。

“就我一个人”叶凌天皱了皱眉头说着。

“你一个人?不说实话是吧?把两个人带走,带回去再审”女警直接吩咐着。

“等一下,你们干什么?我们是受害人,是我报的警,你们为什么还要抓我们?”李雨欣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问道。

“你们是受害人?你们受害人为什么你们站在这里,而其它人全部倒下了?我怀疑你们是黑帮火拼。带回去”女警说完之后直接说道。

“我要告你们,我···”李雨欣气的差点吐血了,这时叶凌天对李雨欣说道:“先去再说吧”。

随后,两人便上了警车,最后在公安局下来了。

叶凌天与李雨欣被分开进了两间房子审问。

叶凌天昨天被带去审问了一次,今天又再次被带来审问了,只不过昨天是在派出所,而今天是来了刑警队。

叶凌天刚坐好不久,本来两个警察已经准备就绪开始问话了,但是门突然被打开,前面的那个女警走了进来。两个警察连忙起身恭敬地喊道:“李队”。

“你出去忙别的,这个我亲自来审”这个叫李队的女警走了进来对其中一个说着,然后直接坐在了别人的位置上,看着叶凌天,然后问道:“姓名”。

“叶凌天”叶凌天慢慢地说着。

“性别”女警接着问道。

叶凌天愣了愣,随后还是说道:“男”。

“年龄”

“二十八”叶凌天耐着性子回答着。

“说吧,你还有几个同伙,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住在哪,还有,你们今天为什么要火拼,都说清楚”女警抬起头来看着叶凌天冷冷地问着。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人是我打伤的,现场也只有我和那个被你们一起来带来的女孩子两个人。为什么打架是因为对方要伤害我们”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到了这里还不说实话?这么多人是你一个人打伤的?你这么厉害可以一个人赤手空拳打六七个手拿武器的人?而且自己还毫发无损别人全部躺下了?最好老实交代,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逼我们对你用点手段”姓李的女队长一下子拍在桌子上瞪着叶凌天问道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看样子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知道自己来了什么地方了”女警非常的愤怒。正站起

小说文学

来的时候,旁边的警察叫过了她把一叠资料递给这个女队长说道:“李队,档案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女人问道。

“他的档案从十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完全是一片空白”另外一个警察指着资料说着。

女警皱着眉头连忙拿过来看着,仔细地看着,最后问着叶凌天:“这是怎么回事?你的档案这十年来为什么会是一片空白?老实交代,你这十年都干了什么?”。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档案不是我登记的,为什么会这样你问我也没有用,你可以去找负责给我登记档案的人问”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你还嘴硬是吧?”女警说着站了起来,直接把外套给脱掉,帽子摘了,露出了一头乌黑的齐耳短发,说实话,女人很漂亮,留着短发看起来非常干练。

“李队,别,千万别,你上次才刚因为殴打犯人受过处分的,现在处分都还没撤销”旁边的警察见到女人的架势连忙劝

说着。

“不管你的事,现在你出去,没有我命令不准进来,听到了没有?出去”女警直接吩咐着,然

后说道:“不用点手段怎么审问

小说文学

?规定,这都是狗屁规定,赶紧出去,把门关上,我今天倒要看看他到底招不招”。

另外一个警察最后只能是摇摇头,然后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对女警说了声:“李队,我把这里的监控去关了,你记住下手可别太狠了,最好别留下什么明显的外伤”。

“我知道了,哪那么多废话,关门”女警不耐烦地说着。

那个警察再次摇头,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是自己主动说还是要我来逼你说?”女警再次问着叶凌天。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是三元集团的员工,被你们一同带来的另外一个女孩子是我的老板,我们下班后去车库开车,然后就遇到了这群人。他们拿着刀要伤害我们,所以我才进行了必要的自卫。打斗结束之后女孩就报了警,我们一直等到你们过来,现场也没有动过,你们可以去查。另外,停车场里面不可能没有摄像头的,你们可以去调去录像,从录像上就能够判断出来我有没有说谎了”叶凌天耐着性子再次重复了一遍。

“那个位置要是有摄像头我还要你说?小子,你主动交代到时候在审判的时候我们可以给你一个主动认罪的态度,如果你要抗拒,后果可要你自己承担。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实交代你的同伙,一共是几个人,他们现在在哪,叫什么名字”女警脸都气绿了,再次问着。

“既然你不相信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叶凌天淡淡地说着,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来点燃,抽了一口。

“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把烟给我掐了,听到没有?”女警看到叶凌天悠闲抽烟的样子,当即暴怒,指着叶凌天说道。

“警察同志,我是不是说实话你可以去拿我交代的与那个女孩的口供对比一下,看看是不是一样,如果这你还不相信的话可以仔细调取停车场里面的视频,虽然我们在的这个角落可能漏了监控,但是其它地方总有吧?要是真有其它人的话即使现场没见到,他们也总要在其它地方出现吧?”叶凌天见到女警的样子非常无奈地说着,而且抽了几口之后还是把烟丢在地上给踩灭。

“这么说你确实是一个人打了他们六个带武器的人?”女警冷笑着问道。

“是的”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那好,你起来”女警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一边对叶凌天招了招手。

“你不是说你可以一个人打倒六个带武器的人,而且自己赤手空拳还毫发无损吗?我在警校的时候就是学校搏击冠军,在警队里我是全国警队搏击女子组的亚军,我自认我做不到一个人赤手空拳打倒六个带武器的人,来啊,我们俩比一比,要是你把我给打倒了我就相信你的话。不过我可要先说好,我们这是比试,是切磋,生死各安天命。”女警冷冷地说着。

叶凌天觉得挺有意思地看了看女警,随后说道:“我不打女人”。

“你”听到叶凌天这么蔑视的话,女人再也忍不住了,说着就抬腿一个侧踢朝叶凌天头上来。

女人的速度确实挺快的,叶凌天也吓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用手臂挡住了女警的这一脚。

“够了,警察同志”放下手之后叶凌天有些愤怒地说着。

“哟呵,还真有两下子,是练过的。好,再来”女人看叶凌天的架势有点样子顿时更加来了兴趣,随即朝着叶凌天就是一拳。

叶凌天想说话,但是女警的拳头就来了,而且女警是专业的,速度非常快,叶凌天不得不连忙退后躲过这一拳,但是躲过了这一拳女警另外一拳又来了,叶凌天避无可避的伸出手紧紧地握住女人打过来的拳头,拳头在离叶凌天面部只有几厘米的时候被叶凌天紧紧地握住。

女警非常惊讶,要知道,她对自己出拳的速度和力量都是非常有自信的,可是,自己打出去的拳头却活生生的被人在半路上给接住了并且还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对方出手的这份速度和力量绝对在自己之上,而且远远超过了自己,达到了恐怖的地步。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