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2:04 的文章

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

“看来章子玩的很兴奋啊。”陈总楚楚欲动。

等章子后,应该轮到他了吧。

白雅是绝色美女,冷艳,高傲,不容易让人亲近。

他早就对她有想法,这次是个机会,可以一亲香泽。

他那种能持久的药都带了,这次要尽兴,以后两天都不想动都无所谓。

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和白雅……估计难了。

苏桀然睨了一眼陈总。

陈总虽然在大力的动着,眼睛一直盯着白雅在的那个房间。

他心里烦躁,自己的老婆被人觊觎,还真是不爽。

他推开小奴,朝着白雅的房间走去。

白雅还挂在窗户上。

她想踩二楼的空调架子,差一点距离。

二楼的人打开了窗户。

“美女,需要帮忙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白雅怕又碰到章子那样的渣渣,不敢随便应。

她看到有人在敲门,害怕了,说道:“要,谢谢。”

苏畅浩端了一张椅子到窗口,踩在椅子上,把白雅抱了进来,诧异道:“是你?”

“你认识我?”白雅狐疑。

顾凌擎听到白雅的声音,抬头,看向白雅。

“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雅听到顾凌擎的声音,也很震惊。

不过,看到是他,她的心里安定了不少。

“一言难尽。”白雅羞于启齿,不想告诉别人,她的丈夫在H妻。

经过这件事,她和苏桀然真的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苏畅浩看看顾凌擎,又看看白雅。

顾凌擎进来,就喝酒,问他,又什么都不说。

他很少有这么心情抑郁的时候。

估计,跟白雅有关。

“你喝酒了吗?”苏畅浩问白雅道。

白雅不明白,苏畅浩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坦诚的说道:“没有,怎么了?”

“你来的正好,我们都喝了酒,凌擎喝的最多,他今天没有带人过来,还麻烦你送他回去了。”苏畅浩笑着说道。

白雅看先顾凌擎,脑子里有些懵。

她拒绝吧,显得刻薄。

毕竟刚才他们救她一回。

她不拒绝吧,心里又变扭。

她不想跟顾凌擎有过多的交集的。

“走吧,我刚好回去有点事情。”顾凌擎站了起来,把车钥匙递给白雅。

白雅接过了他手中的钥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样的蠢事情。

车上

谁都没有说话,非常的安静。

顾凌擎坐在后车位上,目光灼灼的锁着后车镜中的白雅。

路灯的灯光忽明忽暗的印染进他漆黑的眼睛。

那里面,仿佛折叠着凶猛的野兽。

“白雅。”顾凌擎喊道。

他突然出声,白雅吓了一跳,“在。”

“我记得你欠我一顿饭,对吧?”顾凌擎沉声道。

“哦,是。”

“前面有超市,去买点菜吧,我还没有吃晚饭。”顾凌擎用的是命令口气,容不得人拒绝。

白雅想着,欠下的总归要还的,也就没有拒绝。

“你想吃什么?”白雅柔声问道。

“是不是我想吃什么,你就给我吃什么?”顾凌擎反问道。

他的口气很怪异,容易让人想歪。

白雅的脸微微泛红,“那也要看超市里有没有卖的?”

顾凌擎几分烦躁。

他刚才酒喝多了,所以,胡言乱语了。

“做你擅长的吧。”顾凌擎硬生生的降自己的情绪压了下来。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超市。

白雅推着车子去食品区。

顾凌擎手轻轻搭在推车上,不说话。

看起来,他们很像是小夫妻。

白雅在推车上放了胡萝卜,洋葱,肉片,冬瓜,排骨,鸡蛋。

她推车到了海鲜区。

“现在是吃龙虾的季节,龙虾是我最擅长做的,要点吗?”白雅问道。

“嗯。”他从喉咙口发出这个音,讳莫如深的眼里闪过一丝的不安。

白雅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是苏桀然的,拧起了眉头。

她也有事要跟他说。

“我接个电话。”她走到一边,接听。

“在哪?”苏桀然开着车子,不耐烦的问道。

“我过够了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离婚?”白雅更不耐烦。

“当初是你一定要嫁给我,现在想要离婚了,不好意思,我还没有玩够你。”苏桀然暴躁的挂了电话。

白雅有摔手机的冲动,握着手机的手指甲都泛白。

“你想要离婚?”顾凌擎不知道怎么时候站在了她的旁边。

白雅顿了顿。

被人看到自己不堪的家事,总归是不好意思的。

“嗯。”她应了一声,不愿意多说,去海鲜区选龙虾。

顾凌擎看着她柔弱的背影,阴郁了一个傍晚的心情好转了一些。

走去排队的时候,人特别多。

现在又是做晚饭买菜的黄金时间。

她们排到了二十几个了。

白雅看着洋葱,想轮到他们一定要很久,对着顾凌擎说道:“你在这里排队,我

小说文学

去拿盒口香糖。”

“嗯。”顾凌擎点头。

白雅转身去找口香糖。

顾凌擎看人太多,打电话出去,“我现在在水月国际下面的超市里排队结账,人太多,叫人来处理。”

白雅拿着口香糖过来。

顾凌擎站在收银处。

他的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白雅诧异的走过去,看其他结账处全是个人,“他们怎么不过来这里结账?”

顾凌擎把她手中的口香糖放入塑料袋中,“这里不用结账。”

他拎着袋子出去。

白雅跟上,狐疑道:“你滥用军权了?”

“没有,这家超市我家开的。”

白雅:“……”

顾凌擎打开后备箱,把塑料袋放进去。

白雅看到了刘爽买给她的用品,也被安置在后车厢里,红了脸。

快步的去开车。

这次,顾凌擎坐的不是后车座,而是副驾驶座的位置。

“帮我,系上安全带。”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觉得他这个要求,太让人局促了。

可能他被勤务兵伺候习惯了吧。

她靠近他,顺手拉了安全带过来。

顾凌擎睨着她粉红的脸蛋,吐气都落在她的脸上。

那是没有散去的酒味,带着旖旎的味道。

白雅抬头看他。

他伸手,压住了她的后脑勺,嘴唇落在了她的嘴唇上面。

白雅撑大了眼眸,往后退开。

但是,他的手劲太大了,她压根退缩不了。

他的红舌,进入了她的口中……

狂野的,霸道的,肆虐的,带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直扑她的脑际。

如果之前,她觉得顾凌擎对她有什么是自作多情的话,现在这算什么?

他对她……有想法,

白雅的心跳快的不得了,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

她推着顾凌擎的肩膀。

氧气都快没有了,脑子里哄哄作响,越来越热。

很久后,他才放开她。

深幽的眼中倒映出两个小小的她。

白雅随手一巴掌朝着他的脸上挥去。

他本来就是战士出生,速度无人能及,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手腕。

白雅气恼,口气说的很重,“首长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所以可以随便让男人亲,还不觉得羞耻。”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心里一颤,摸不准顾凌擎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这句话太过爱昧,带着强烈的侵略感。

“你喝醉了,我是有夫之妇。”白雅声线都颤抖着,立马划清了和他的界限。

顾凌擎的眼神深沉了下来,松开她的手。

他闭上了眼睛,靠在椅子上,几分黯淡,“开车吧。”

开车,他这样,她怎么敢去。

“我不去了。”白雅害怕跟他接触,推开门。

“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听话,我不敢跟你保证,忤逆我的结果是什么。”顾凌擎看向她。

深邃的眸,凌厉的眉峰,冷酷的表情,张扬着他的魄力和压迫感。

他不是跟她开玩笑的。

白雅在他的压力下,有些崩溃。

他是大领导,她是小医生,根本不敢招惹的。

“你这是干嘛。”白雅憋屈的关上车门。

“我也想知道,我想干嘛。”顾凌擎烦躁的说道,别过脸,重新闭上了眼睛休息。

胸口起伏着,彰显着不平稳的心,却被他的成熟和阅历强压了下来。

白雅睨了一眼顾凌擎。

他们都是成熟的男人和女人,对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都懂。

有时候,相互依偎的,只是两个孤独的灵魂。

她不想成为苏桀然那种人。

所以一直严以律己,坚持着底线。

不会玩弄感情,更不会玩弄身体。

白雅开着他的车,进了他的军区。

顾凌擎睁开了眼睛。

深沉的眸中,无边无际。

“一直往前开,第三个路口转弯,再一直往前开一公里就到。”

白雅按照他的指示,不一会,就听到了他公寓的门口。

其实她认识的,她上次来过一次,是尚中校送她回去的。

尚中校看到顾凌擎的车子过来,立马跑过去,恭敬的打开了车门。

顾凌擎先踏出车子。

白雅自己下来了。

他正眼都不看一眼白雅,走进了房间,命令道:“给我解酒药。”

白雅觉得他心情很不好,弄的她心里也有些压抑。

这个男人,很奇怪。

她把后备箱打开,刚把塑料袋拿出来。

尚中校就接了过去。

白雅忘了一眼刘爽送给她的礼物,没有拿,把后备箱的车门合上了。

她直接走进了厨房。

顾凌擎喝完了醒酒汤,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眼神幽邃几分。

他拿起他的书,看了起来,但是心思压根不在书上。

亲吻她的感觉,很好。

如果不是她不愿意,他应该会在车上就把她办了的。

他一项禁谷欠。

他也想不通,为什么对她,会有那么强烈的冲动。

心烦意乱的过了一小时。

厨房中浓郁的菜香飘出来。

顾凌擎放下书,走进厨房。

“还要一会才能吃饭。”白雅解释道。

他瞟了一眼桌上,菜都洗好,切好,有的炖上了。

特别是小龙虾的味道,特别的浓郁。

“你经常做饭?”顾凌擎问道。

“以前和妈妈住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做。”

他眸色渐渐的收紧,隐隐的不悦,“你不做给你老公吃吗?”

“他不吃我做的。”她淡淡的说道。

想起苏桀然说的不吃他做的,她的心里闪过一丝伤痛。

不是还爱着,只是觉得自己,挺不值得。

“他没吃过?”顾凌擎的眸色渐渐有舒展开来。

“嗯。”白雅应了一声,把小龙虾盛了出来。

“其他菜还要等会的,你可以先吃小龙虾的。”白雅端着小龙虾,从他身边经过,放在了餐桌上。

“你好像说吃小龙虾的,对吧?”顾凌擎平和的问道。

“应该很多人都喜欢吃吧。”白雅再次经过他,回去了厨房。

等到她端着菜出来,看到顾凌擎已经剥了很多龙虾。

但是他没吃,把龙虾肉整齐的放在盘子里,盘子里放了汤料。

看到她出来。

他把盘子递到了她的面前,沉声道:“我对龙虾过敏,你吃。”

白雅:“……”

说感动,有的。

他是第一个愿意为她剥龙虾的男人。

可是,她也是一个理智的人。

她一个有夫之妇,跟一个出类拔萃,前途一片光明的将军,没有未来。

她把菜都端了上来,帮顾凌擎盛了饭。

他低着头吃饭,没有再说话。

她也吃饭,没有动他剥的虾。

顾凌擎睨了她一眼,愠色在眼眸中染开,“你吃还是不吃?”

“我……”白雅顿了顿,找了一个理由,“我喜欢自己剥了吃。”

他夹了一块龙虾放在口中。

白雅有些诧异,他不是龙虾过敏吗?

他压住了她的后脑勺,把龙虾喂到了她的嘴里。

白雅心跳砰砰砰的乱跳着。

她含着龙虾肉,不知道该吃下去呢,还是吐出来呢。

顾凌擎松开了她,睨着她红红的嘴唇,“想我这样喂你,你尽管不吃。”

白雅局促的坐着。

发号施令的他,倒是沉稳的吃饭。

她只能把龙虾吃尽了肚子里,看向他。

他看她一眼。

她赶紧的夹了一个龙虾放入口中。

顾凌擎扬了扬嘴角。

好像是在笑。

“我有这么可怕吗?”顾凌擎问道。

“呵呵。”白雅笑了两声。

首长,您说呢?

“慢点吃,我再给你剥,都是给你吃的。”顾凌擎的语气放柔了一点。

白雅:“……”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白雅不喜欢玩暧昧,直接问道。

顾凌擎看向她,深邃的目光好像要滴出墨汁来……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