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2:04 的文章

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高H多人道具调教np

她的唇很好吻。

柔柔的,绵绵的,温温的,带着她身上独有的馥香。

不禁让他想要更加的深入。

他舔舐着她的双唇,浓烈的阳光味道让她有些眩晕。

白雅觉得无法呼吸,氧气似乎在一点一点的抽离。

不自觉的,她张开了嘴巴。

他顺着她的呼吸深入,红舌舔过她的贝齿,与她的小舌纠缠。

白雅觉得心慌意乱,不能思考,想要推开他,又觉得四肢无力。

他翻身,把她压倒了床上,手撩起她白色的褂子。

白雅握住他的手臂,“不行。”

“小雅,我会负责的。”顾凌擎沉声道,真诚的望着她的眼眸。

白雅从他的身下钻了出去,不敢看他,低着头说道:“我中午再来看你。”

白雅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她都感觉到自己快要答应他了。

可她没有离婚,就是不对。

她恍惚的回到了办公室。

刘爽已经在她的办公室中等她了,“怎么来这么晚。”

“朋友出了车祸,去看了一下。”白雅在办公桌前坐下。

刘爽宛然一笑,坐到

白雅的桌上,得意的说道:“妞,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白雅睨着刘爽卖关子的模样,脑中闪过一个灵光,“你找到苏桀然出轨证据了?”

“算是吧,不过还有等几天,呵呵。”刘爽模棱两可道。

“为什么要等几天?”白雅不解。

刘爽打马虎的笑着。

那个女孩,据说是苏桀然之前的助理,手上有苏桀然出轨的手机录音,开口要二十万。

她如果告诉白雅,白雅一定不会同意她花这个价钱去买的。

反正二十万,她家老头有,不过,她要妥协一些事情。比如相亲。

“你要帮我一件事。”刘爽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事?”

“周六我有一个相亲,你陪我去,陪我去了,你的事情也就搞定了。”

“好,你要我陪,没有条件我也会陪的。”她就刘爽一个朋友,格外珍惜。

“那我回办公室了。”刘爽起身。

白雅想起一件事,“空了帮我找下房子吧,我要搬出来住。”

“你早该搬了。”刘爽拍着胸脯,“找房子的事情交给我。”

“谢谢。”白雅感激的看着刘爽离开。

她的生活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至少还有友情。

中午的时候,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去看顾凌擎。

她能感觉出顾凌擎对她有些想法,如果她去,是不是就是默许了这种想法。

但是如果不去,又显得不近人情。

毕竟,他是因为救她受伤的。

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白雅在矛盾中。

手机响起来,她看是顾凌擎的,心跳飞快的跳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接听。

“什么时候过来?”顾凌擎沉声问道。

“那个,我……中午……还有一些事情。”白雅心虚的说道。

“你工作证在我这里,你不过来我这,我过去你那。”顾凌擎霸道的说道。

“那,我打了饭,过来。”白雅轻声说道。

“嗯。”顾凌擎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看向尚中校说道:“你们不用开守在这里了。”

“这怎么行呢?要是您有事,我们担当不起。”尚中校担心的说道。

“你们在这里太显眼了,而且,我本来就没什么事,我让你们走就走,废话那么多干嘛。”顾凌擎不耐烦的说道。

尚中校拿首长没有办法,只能听令。

白雅站在顾凌擎病房门口,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了。

她很诧异居然是顾凌擎亲自来开她的。

他的身体好点了吗?

还没有开口,他拉着她进来,关上了门,热烈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

白雅脑子空白,撑大了眼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吻的越来越深,红舌进入了她的口中,搅乱了她的气息。

她知道这是不对的,缓过神来,死命的把他推开。

顾凌擎松开了她的唇,胸脯紧贴着她的,强势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围。

“跟我偷情,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这是命令。”他沉声说道,幽邃的眼中深不见底。

“我们不可以这样。”白雅理智的说道。

“为什么不可以,苏桀然不喜欢你,你和他的婚姻名存实亡,在相处下去,只是炼狱。”顾凌擎确定的说道。

“但现在我还是和他结婚了的,什么样的理由都不能为自己开脱。”白雅眼睛红了几分。

“我只问你,喜欢我吗?”顾凌擎直接问道。

白雅心非常乱。

她的一句话,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劫数。

“就不能做朋友吗?”白雅烦躁道。

“在我看来,男女之间不可能有纯真的友谊的,如果你喜欢我,不管面对什么,我都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如果你不喜欢我……”顾凌擎停顿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小说文学

白雅紧握着拳头,“如果不喜欢,怎样?”

他没有回答,眼底掠过一道暗涌,紧接着问道:“你会喜欢我吗?”

“像首长这样英俊挺拔的男人谁不喜欢,你的长相你的背景你的身份地位足够让女人痴迷,但是这种喜欢如果只是一时的冲动我并不觉得会长久。”白雅理智的说道。

顾凌擎眯起了眼睛,迸射出一道锋锐。

她就不能妥协,不能让步吗?

跟他顾凌擎偷情有什么不好?

他喜欢的女人,一定会往死里宠的。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长久。”顾凌擎霸道的说道。

“开始就是一

个错误,又怎么会长久。”白雅悲观的说道。

他非常厌恶她像是一个乌龟一样,缩在自己的龟壳里。

他抬起她的下巴,惩罚性的吻住了她的嘴唇。

非常的凶猛,狂风暴雨一般的,吸着,舔着。

她呼吸之间,吸进去的,全是他强烈的雄性气息,快撑满了她的肺部,四肢发软。

推都推不动他。

他吻的气喘吁吁,终于放开了她,看着她红肿的嘴唇,勾起了嘴角。

“你不是问,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会怎么办吗?”

白雅望着他狂卷的眼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我就强。”顾凌擎霸道的说道。

白雅被他吓到了。

强字,是她人生的噩梦。

她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个男人,不断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着,击碎了她。

她的幸福,她的爱情,随着噩梦结束。

白雅害怕的瑟瑟发抖,“那我会恨你。”

顾凌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真真切切的害怕。

心,像是被一只手用力的拧着,疼痛不期而遇。

她,居然这么怕他。

他好像,强求也没有意思了。

他颓废的转过身,把抽屉拉开来,拿起她的工作证,放在了床头柜上,沉声道:“你走吧,再也不要来这里了,我是一头狼,下一次,我不保证还会像昨天那样放过你。”

白雅的心里很酸。

她怎么会和顾凌擎的关系越来越差了呢?

她脑子一片空白,把饭菜放到了床头柜上,

拿了自己的工作证,挂在了脖子上。

“把你的饭带走,我不吃。”顾凌擎冷冽的说道。

“这饭是我从食堂里打来的,不是我自己做的,你要是去食堂打饭,也是这些。”白雅红着眼睛解释道。

“你带来的。我不吃。拿走吧,还是你希望我亲自去丢掉。”顾凌擎冷漠的说道。

白雅没有办法,上前,收了饭盒,疏离的说道:“你注意休息。”

她转过身,朝着门口走去。

顾凌擎嗤笑一声,目中腥红如血。

她还真是一点没有留念,走的如此爽快。

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

白雅开门,看到苏筱灵走到了门口,下意识的,她心虚的关上了门。

“那个,苏筱灵过来了,我先躲下。”白雅说着,进了洗手间。

进去,她就懊恼了。

她为什么想要躲起来,她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

苏筱灵手里拿着百合花,以及水果篮从门口进来。

今天的她依旧打扮的光鲜亮丽,精致的妆容,明晃晃的耳坠,以及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超短裙,胸口拉的很低,时不时的露出半抹雪白,不是很大,却也异常性感。

她把花插进花瓶中,水果篮放在桌上,扬起一抹笑容,“若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以为你是为了躲避晚上的宴会。”

顾凌擎没有说话,看向洗手间,微微拧起了眉头。

苏筱灵习惯他的疏离。

因为他对每个女人都是,所以她并不介意。

她在他身侧的椅子上坐下来,“奶奶说,这次宴会公布不了,就改天去她那里吃顿饭,把婚期定下来。”

顾凌擎一脸冷漠,漆黑的眸中浩瀚不着边际。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同意了。”苏筱灵自言自语道。

白雅靠着墙,心里隐隐的不舒服。

他也快要结婚了,他们之间就像是匆匆而去的过客,就算再不甘愿,这一章曲目还是会过去的。

所以,她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她和顾凌擎错过,才是最明智的。

她打开一条门缝,朝着他们看过去,对上顾凌擎看过来的目光,她心里一颤,又关上看门。

顾凌擎心里不爽,他是毒蛇猛兽吗?她唯恐避之不及。

他咬牙,看向苏筱灵,压制的怒气正在蔓延,“好啊,结婚就结婚吧。”

苏筱灵喜露于色,热情的扑向顾凌擎,浓烈的香水味充盈在整个房间,香气宜人。

她想去吻顾凌擎的唇。

顾凌擎犹豫了一下,避开了,站了起来。

苏筱灵抱住了顾凌擎,怕他会后悔,“凌擎,你要了我吧?”

顾凌擎看向洗手间的门,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感情,那个女人当自己不存在。

他在那个女人心里什么都不是,心里闷闷的,难受之极。

当他恍惚之际,苏筱灵已经脱掉了衣服。

“反正,我们都要结婚了,今天,你就要了我,我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苏筱灵着急的说道。

他无法掩饰厌恶。

他刚才是被白雅气的没有了理智,现在想来,他确实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女子,“苏筱灵,刚才是开玩笑的。”

苏筱灵一愣,嘴角的笑容有些尴尬,“凌擎,我保证你会很爽的,如果,你今天还不想要我,我可以帮你T,你会喜欢的。”

顾凌擎眉头紧锁起,很是烦躁,刚想拒绝……

他看白雅从洗手间里出来,蹑手蹑脚的朝着门口走去。

她还真是知趣啊。

“怎么T?”他生气的发问,不知道是故意说给白雅听得,还是帮她转移苏筱灵的视线。

苏筱灵没想到酷酷的顾凌擎会问出这样的话。

她以为他动心了,妩媚的娇笑着,“就是用舌头,也能够吸得很紧,不用手也能弄出来。”

白雅听得脖子都红了,心里不舒服却在蔓延。

她想要快点离开这里,这里的空气让她觉得窒息。

她扭开门,发出咔的一声。

苏筱灵听到声音,正欲回头。

顾凌擎捏住她的下巴,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的嘴巴,墨莲般的黑眸之中暗沉着汹涌澎湃。

苏筱灵觉得自己深深地陷在了里面,无法自拔。

她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他,可以看清他脸上每一个毛细孔。

他是全方位无可挑剔的完美男人。

白雅开门,尚中校和一个老妇人在门口了。

她郁闷,出不去,又回去了洗手间。

顾凌擎拧眉,余光无奈的看着白雅的背影。

“凌擎。”苏筱灵娇滴滴的喊着。

“如果是T,我喜欢嘴巴小一点的女人。你的好像不合适。”他冷冷的出声,朝着洗手间走去。

奶奶在尚中校的陪同下进来,看到苏筱灵脱光了衣服。“哦,不好意思啊。你们继续。”

奶奶拉着尚中校出去。

苏筱灵也是一脸的尴尬,把脱掉的衣服穿了起来。

顾凌擎进了洗手间,关上了门,锁上。

“为什么不出去?”他压低了声音问道。

“有人走到门口了,我出不去。”白雅解释道。

“白雅,你在心虚什么?”顾凌擎质问道,审视着她,好像是X光一样,让她无处遁形。

“我没有心虚。”白雅低下了头。

他的质问,让她透不过气。

“是吗?”顾凌擎眼中闪现出一道狂狞之色。

他搂住了她的腰,拉到自己的怀里,吻住了她的嘴唇。

白雅往后仰,靠到了墙壁上。

他顺着她的嘴角,到她香甜的颈窝,大掌,撩起了她的裙里……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