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2:04 的文章

伴娘不要…不要了:英语老师你的奶好软

罗天堑忽然抬起手,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张灰色的面具。

这面具没有五官,即便是眼睛的位置,也是平滑无比。

不过带上之后,视线却不会有任何阻挡。

面具是西蜀特殊的金属制成,同样也有玻璃契合在眼眶的位置,外部使用了隐匿的贴膜。

看起来,这就是一张无脸面具。

诡异之中,带着一股森然。

罗天堑将面具戴在了脸上,气场陡然一变。

冰冷和杀机,肆意的在房间之中肆虐!

暗影面色微微惊变,惊颤之余露出更为恭敬的神色。

这面具,是暗卫常用的影面。

用于遮挡容貌,常在暗杀之时佩戴。

王座在边关则是有特殊的金面,五官威严,同样能遮挡面貌。

可在这里,他选择了影面!

忽而,雅都市的天,像是阴暗了几分。

空气也幽冷了几分。

罗家之中,罗老爷子坐在院子里面的葡萄架下。

他面前的石桌之上,摆放着三十多枚勋章。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那些勋章。

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可以回归宗族,却没有用上你们。”

话音落下,他闭上了眼睛,葡萄架簌簌落叶。

倾盆大雨,骤然而下!

与此同时,顾家的大厅之中,顾老太手持银杆的毛笔,划去了顾伊人的名字。

一道惊雷忽然响起。

顾老太手一抖,险些将顾怜儿的名字也同时划去。

顾怜儿在吓得不轻:“奶奶,您没事吧?”

顾老太眉头微皱,望了一眼窗外。

“大晴天的,莫名其妙的打雷下雨。”

顾怜儿轻声说道:“天寒,今天您也别出门了。”

顾老太忽而捂着心口咳嗽了起来。

半晌之后,她脸色都煞白了不少,喉咙传出来的声音就像是破掉的风箱一样。

大厅之中还有不少顾家子辈,请族谱,划人名是大事,自然很多人到场。

顾常在站在下方,他眉头始终都是紧皱的,看着那图成了黑团的名字,一言不发。

”奶奶,后天药回春就来了,您的病就会被根治,这两天就在家里歇息吧。”

“杨武都,来了么?”顾老太咳嗽之后,声音略有疲惫。

顾怜儿摇了摇头,她茫然的说道:“武都叔叔,闭门谢客……他不见我,也不来顾家。”

顾老太眉头紧皱:“我亲自去请他。后天那钟奎会再设宴,工程总监一直神秘的不露面。我们只有今天和明天的时间能够说服杨武都帮忙,否则顾家就没有机会了。”

“常在,你去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启程去见杨武都。”

顾老太的目光看向了顾常在。

顾常在恭敬的低头:“我明白了,母亲。”

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杨武都是雅都市第一个知道罗天堑身份的人!

借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来顾家!更不敢帮顾家!

武装部,军属大院,独属于杨武都的一个院落内。

深秋的天气,杨武都竟然赤着膀子站在院子中。

哗啦!一桶凉水从头浇下,淋了满身!即便是杨武都这样的汉子,也是牙关打了个颤。

“武都……你这是做什么……这么冷的天,还在下雨……你不要命了吗?!”

杨武都的妻子顾安然。雅都市农业大学的教授,三十多岁的年纪,斯文柔和,她微皱眉头,眼中都是心疼。

“你不知道,今早上顾怜儿来了,她请我去顾家。我哪儿不明白她的意思?”“老太太想要我表态,去找钟奎给顾家开个后门。”杨武都抹了一把脸。

“她不是走了么?”

“你信不信……不等天黑,也不等雨停,老太太就会来这里,我不见顾怜儿,还是要见一下老太太。”

“毕竟你还是顾家的人。”

“毕竟,她还

小说文学

是伊人的奶奶啊。”

“见与不见她,我都很难做啊。”

杨武都一脸苦笑,哗啦水响,又是一桶水浇了满身。

四五桶水后,杨武都终于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他眼前一亮:“我重病在身,老太太就没理由让我出去了。”

“你这又是何苦?”顾安然赶紧拿着伞,跑向了杨武都身边。“你妇道人家,自然不知道我有多难。”

“我太难了。”

杨武都又阿嚏了一声,打了个喷嚏。

……

雅都市有六个主城区,六个县市城区,比不上蜀都的内三外六,经济也有所差距,可雅都市依旧不小。

明面上各行各业竞争的风生水起,上百个家族蚕食各个商业板块。在暗地里的雅都市灰色产业,却是一家独大!暹罗会涵盖了地下赌场,会所,地下酒吧,拳击,特殊洗浴。

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暹罗会的庞大。雅都市一半一流家族的势力联合,等同于暹罗会。

地下产业不一定只开在地下。

雅都市富人区,青萝酒吧外。

清一色的百万级豪车,将整条塑胶跑道停满。

绚丽的霓虹灯将整栋五层别墅楼包裹的灿烂辉煌,酒吧的招牌,更是透露着一股暧昧无比的气息。青萝两字,又带着一丝稚嫩。

今天青萝酒吧开业,老板青萝,是雅都市嫩模圈儿出了名的可人儿,自她出道以

来,没有任何绯闻,只有一个干爹!

罗功名,暹罗会的龙头老大。

罗功名的小老婆开酒吧,自然雅都市有头有脸的人都要到。地下产业开的大了,甚至各个家族都要卖上面子。

这些家族来的不是家主继承人一流,那样不合适,他们也会吩咐家族之中的二子,或者三子。

看似纨绔之余,却和地下产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此时此刻,一辆世界限量的定制跑车,停在了塑胶跑道的正中间,这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车门推开,却下来了两个人。这两

人的装束,却让人惊愕甚至有些惊诧。

灰色的面具没有五官,看上去带着一丝诡异和森然。

一人却身穿普通西装,另一人则是黑色风衣。

两人走入酒吧大门,保镖赶紧鞠躬

,迎宾小姐也声音甜美的齐声欢迎。

酒吧开业自然不需要请柬,保镖也不敢去问这来人是谁,路上停着的定制跑车起码数千万的价格,他们可问不起,也不敢问。

罗天堑的步伐很平稳,影龙微微落后他半步,显露出来了尊卑。

一条暧昧的走廊之后,便是一个数千平米的场地!

射灯转换着各种色彩,时而炫目,时而暧昧,又有一瞬间的清冷。

最中间的舞池里,则是让人血脉喷张的摇曳美女,舞姿优美,那一晃一摇头露出来的白皙,更能触碰人原始的兽性。

最高处的位置则是有一个看台,悬空的看台,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人,摇晃着红酒杯。他连带微笑,一副平静无比的表情。

“他就是罗功名,对么?”罗天堑一眼就锁定了那个男人。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