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2:04 的文章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嗯。摄像头全部断了,沙特现在已经在机场了。”苏桀然的手下说道。

白雅诧异。

苏桀然口中说的安排是什么意思?

她有一种阴谋接近的感觉。

只是,她还没有想明白,苏桀然霸道的拉着她下车。

朝着接机口走过去。

迎面,几个女孩走过来。

其中有一个,穿着一身蓝花的淡雅长裙,长发飘飘,如同从古代出来的绝美女子,气质高雅,清丽脱俗,微微一笑,便有倾城之色,倾国之貌。

细看,跟白雅有几分的相似。

白雅看到她,微微一惊。

常阿姨的女儿,邢瑾年,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这个妹妹仅仅比她晚出生三个小时。

两个女人同时生产,邢瑾年的妈妈躺在医院,十几个医生护士照看着。

而她的妈妈,滚倒在地上,对着空无一人的家里嘶吼。

人群中冲出来三个蒙面的人。

白雅缓过神来。

他们手里各自拿着枪,刀,以及手绢,步伐很快冲着邢瑾年走去。

邢瑾年惶恐的看向蒙面人,害怕的待在了原地。

苏桀然邪魅的笑着走过去。

她搂住白雅的肩膀,目中闪过一丝嗜血的残忍,对着白雅说道:“邢瑾年,好久不见。”

白雅诧异的睁大眼睛。

苏桀然为什么要这么喊她。

三个蒙面人也微微诧异,有三秒的停顿。

“州长怎么没有来接你。”苏桀然又对着白雅说道。

蒙面人以为白雅是邢瑾年,调转了方向,朝着白雅走过来。

他们其中一人用枪顶着苏桀然的头。

苏桀然举起双手,不动。

另外一个人用手绢捂住了白雅的鼻子。

一股浓重的乙醚味道穿过她的鼻间。

三个蒙面人挟持着她一步一步的后退。

她昏昏欲睡的看向苏桀然。

他保护性的站在了邢瑾年的前面,勾起一丝妖冶的笑容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带走。

那样的残忍和绝情!

突然间,她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苏桀然喜欢邢瑾年。

这就是他突然追究她的原因。

她没想到,他为了亲爱的女人,会陷她于这般危险的境地。

她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闭上了眼睛,她昏睡进浓浓的黑暗之中……

苏桀然向恐慌中的邢瑾年伸出手,微微勾起嘴角,魅力四射,“跟我来。”

邢瑾年毫不犹豫的牵着他的手,跟着他奔跑。

像是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一般,充满了浪漫。

到了他的车上。

苏桀然落下车窗。

“桀然,他们是来抓我的吗?我好可怕。”邢瑾年惊慌未定,拍着心口说道。

“不觉得我更可怕吗?”苏桀然勾起邪魅一笑。

邢瑾年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俯身压着她的身体,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在她柔软的唇中寻觅当初的味道。

吻越来越深,越来越浓。

手肆虐的伸进了她的裙摆之中。

“不要这样。”邢瑾年喘着推着。

“那样怎样?”苏桀然魅瞳里毫不掩饰想要她的情绪。

在她腿上狠狠地捏了一下,似乎在惩罚她。

“不要在这里。”邢瑾年脸色绯红的请求。

“你没的选择。”他再次吻住她的红唇,大手伸进,忽亲忽重,虚无缥缈。

流连花丛的他知道怎样才能让女人屈服。

不一会,邢瑾年就双眸迷醉了。

他放开她的唇,眸色更深,更加的邪恶,微微的勾起嘴角,“想不想要?”

“别,别这样。”邢瑾年脸色潮红,微微的颤抖,分明就是欲拒还迎。

“别那样?”他邪恶的问道,轻咬着她的耳朵,“三年来,我可是每天晚上都在想你。”

邢瑾年眼中微微带着泪花,似乎在感动,“,我也想你。”

“是吗?三年来没有一通电.话,那算是想?”苏桀然讽刺道。

邢瑾年轻喘着,目光流转,“我被关在基地的医院里,根本就没有电.话。我也想联系你的。”

他嘴巴到她的耳边,爱昧的问道:“那你还知道我喜欢什么吗?”

邢瑾年的手放在了他的腹部上面。

苏桀然经过这几年的历练,更加的危险,更加蛊惑着女人的心。

她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拉开他裤子的拉链,娇

滴滴的问道:“你还在生气我的不告而别吗?”

他手指穿过她的头发,到达她的颈脖,妖冶道:“我不会轻易原谅抛弃我的女人。”

“我没有……”她反驳。

他压下她的脖子,“用嘴巴。”

邢瑾年跪在了地上,开始忙碌、

苏桀然眼中闪过一丝畅快。

他等待了三年,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候,可以痛痛快快的惩罚这个跪着的女人。

让她知道,谁都惹不起他!

“小年。”苏桀然温柔的喊道。

邢瑾年看向他。

“我已经结婚了。”苏桀然笑着说道,笑容格外妖冶,瞬间点燃了他绝世的容颜。

邢瑾年很吃惊,很震撼。

他就是喜欢看他这副表情,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自尊感。

他还以为得到她的爱会很艰难,特意安排了一场好戏,结果……

太容易了,就没有意思了。

他勾起一笑,把邢瑾年提了起来,在车上要了她。

邢瑾年红着脸,双手搂住他的颈脖,眸色迷离,委屈的柔声道:“不要辜负我。”

他讳莫如深的微笑。

她用他教出来的技术取悦着他。

她颤抖着,哭着抽咽,却又舒服的趴在了他的怀里,“桀然,我爱你。”

苏桀然觉得有些无聊,相比之下,他更想念白雅。

他可是帮白雅回归千金小姐的位置。

她应该感谢他,毕竟是夫妻,不是吗?

*

特种军区

顾凌擎接听着电.话,眉宇紧紧拧着,下巴紧绷着,彰显着他的不悦,“普通的挟持案件请找武警特警那边,我这里是对敌人的,不是对普通歹徒的。”

“你邢伯伯的千金,也算你的妹妹,武警那边已经准备好,但是歹徒那边只允许两人上岛,你派一个精锐的特种兵过去,才能对付的了。不看生面看佛面,去还是不去?”顾天航发怒道。

顾凌擎直接挂了电话。

“首长,要派人去吗?武警那边已经整装待命了。”尚中校忧心问道。

“去。我去。”顾凌擎凛冽的说道。

“首长,不行啊,这个任务太危险,”尚中校担忧的汗都流出来了。

顾凌擎闷头收拾东西,非常决绝,“是我家的私事,你觉得除了我去,还有谁更合适。”

“不行啊。我相信其他特种兵肯定会很光荣的出这场任务的。”

“尚中校,负重十公斤跑二十圈,你废话太多了。”他冷冷的说道,整理好东西,转身出发去案发地点。

*

海边,一群武装特警整齐的战列,手上拿着步枪。

邢霸川坐在车上,车窗是黑色的。

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个跟他穿着相同衣服,有八分神似的男人。

顾凌擎被警察拎着上车。

邢霸川挂了和绑匪的电话,对着顾凌擎说道:“他们答应有二人陪同我上岛。你们务必保证我女儿的安全。”

顾凌擎淡漠的眼神瞟过邢霸川的脸。

他连替身都找好了,还真是怕死。

顾凌擎没有说话,接过邢霸川的手机,拎着假州长上了游艇。

“首长

,我陪你一起去。”尚中校赶了过来。

要是首长出事,他肯定也活不长了,还不如过来保护着首长。

“原地待命。”顾凌擎命令道,开船,去荒岛。

上岛后,他打电话给沙特,发现那边已经关机。

他狐疑的穿梭在荒林中。

越走越诧异。

四周太安静了,安静的甚至是平和。

终于在前面一点星光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木屋。

他谨慎的环视四周后迅猛的靠在木屋边上。

打开窗户一条缝隙,朝里面看去。

白雅被掉在房子中央,一根绳子悬着。

她的嘴巴上用布条塞着。

手上已经淤青。

面色清冷。

目光空洞的看着空气。

不知道是坚强还是吓傻了。

她太平静了。

顾凌擎心里一紧,扫过房间,发现里面没有其他人。

他快速的推门进去。

白雅看向他。

大大的眼睛紧锁着他刚毅的脸孔,有些恍惚。

一直看着,一直看着……直到眼圈红润,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有人说,上帝在关掉你的窗户的时候一定会开启另一个。

顾凌擎快速跑过去,解开她手上的绳索,把她救下来。

拉掉她嘴边的布条。

他看到她脸上红色的勒痕,眉头微锁,闪过心疼,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白雅摇头。

他怜惜的对着她红肿的手吹气,难得柔声说道:“一定很疼吧?”

白雅定定的看着他。

被小三找上门,她没哭。

被苏桀然推向鬼门关她没哭。

被他关心了,反而让她的心里有种很酸很酸的感觉。

伤害太多,已经麻木。

阳光却很少,她更加珍贵。

眼泪流了出来。嗅了嗅鼻子,她又微微笑着。“我很好。

小说文学

是的,她的心里没有了苏桀然,她会很好的。

她看到她的包,走过去,捡起来。

顾凌擎牵了她手,承诺道:“跟紧我,我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白雅看了一眼他的手。

他的手掌温度热热的。

因为长期的训练有些粗糙,却很有力的感觉,让她很安心。

她没有再拒绝他的牵扯。

或者是因为现在的她,太累了。

心里太苦了,她需要这份坚定的温暖驱赶身体的阴寒。

*

邢霸川看到白雅上岸,脸色刷的一下很不好。

他眉头紧锁,声音变得尖锐,“怎么会是你?是你跟歹徒说是我女儿的?”

白雅淡漠的看着邢霸川。

她没说是他女儿,就算真的死,也不会说。

“荒谬。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邢霸川暴怒的上车,重重的摔门,离开。

留下莫名其妙的一群人。

只有白雅知道原因。

她静静的站着,望着邢霸川离去的车影。

他以为被绑架的是邢瑾年,所以来了。

在他心里,邢瑾年是女儿,而她不是!

心里有一处被微微拉扯的疼。

“我送你回去。”顾凌擎察觉到她的异样。

她扭头对着顾凌擎微微一笑,收了眼中的黯淡,“好。”

她上了他的车子,靠在窗户上,闭上眼睛。

她很累,从早晨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

身体累,心累,一会就睡着了。

她的手机电话响起。

顾凌擎担心吵醒她,接听了电话。

“在哪里?一小时内到我的别墅来。”苏桀然命令道。

顾凌擎讨厌他的语气,黑瞳越发的幽邃,沉声道:“她睡着了。”

“你是谁?顾凌擎!你们在哪里?”苏桀然心里产生一阵莫名的恐慌。

“有事明天早晨再说吧,挂了。”他直接挂掉手机,帮白雅关机了。

看向白雅。

白雅歪着脖子,头耷拉着。

这里离市中心还有四十分钟的路程。

她这么睡肯定会落枕。

顾凌擎看到不远处有家酒店。

他把车子靠近了酒店的

停车场。

酒店的规定非常的严格,没有身份证不得入住。

他利用自己的军官证要到一间房间。

白雅还在沉睡之中。

他抱起她,朝着电梯走去。

她的身子软绵绵,小脸红扑扑的,好像是红苹果一样。

他把她轻柔的放到床上。

她的头发从他的手臂上划过,丝丝痒痒。

他的眼眸紧了一下,迷上了幻彩,腹部,某种热气上涌。

毕竟是热血男人。

她的滋味在三年前就深刻的印在了他的脑中。

他叹了一口气,帮她盖上被褥后闪进浴室。

凉凉的水冲下来。

冰冷了肌肤,却冷不去他内心的狂热以及……隐藏在身体里面的躁动。

这是考验他意志的最佳时候。

清晨。

白雅被浴室中洗澡的水声吵醒。

坐起来,撩过头发,头还是晕乎乎的,看到沙发上顾凌擎的衣服。

嘴唇往上扬了扬。

跟他住在一个房间里,还只是让人放心。

她踏下床。

顾凌擎从浴室走出来。

他的头发湿湿的,脸紧绷着,刚毅的线条显得脸越发的立体,像是压抑着什么。

强健有力的肌理线条一直往下延伸至腹部。

白色的浴巾围着肚脐以下,非常的性感。

白雅脸红了一些,尽量视线放在他的脸上,柔声道:“早。”

顾凌擎没有搭理她,朝着沙发走去,捡起自己的衣服。

她觉得,他好像不开心。

“那个,谢谢你啊,我昨天睡得太死,都不记得住进了酒店。”白雅道谢道。

他斜睨着她,帅气英俊的脸上有丝阴郁,眼中跳跃着异样的火焰,“谢我什么。跟你在一个房间里没有碰你?”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