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2:32 的文章

你太…大了,感觉要被撑爆了: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等等!珂儿,你刚刚说什么?你爱南宫绝

?”浅汐道。

这个女人又耍什么把戏?蓝眸疑惑的看着她。

王珂儿则是挺胸抬头:“对,我爱他,我是真心爱他的。风浅汐,你不要在玩这种手段了,我和南宫先生的感情是不会被你破坏的。”

“呵呵,珂儿啊,南宫绝可是我的老公,破坏别人感情的是你……你现在口口声声的和说这些,不觉得有些反客为主了吗?”

“那又怎么样?我们的感情是……经、得、住……”王珂儿嚣张的话突然停住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门口进来的人。

就在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又有一个年过中年的男人走了进来。

“爸……”王珂儿颤抖的喊了出来,原本靠在南宫绝身上的身板一下打直

小说文学

……

“伯父,您也都听到了,证明我不是在说谎。这件事,我相信您知道该怎么处理。”风浅汐礼貌的对身旁的中年男人说道。

王父气的脸红脖子粗,眼睛瞪得老大,箭步就朝王珂儿冲了过去:“你这个不孝女,什么不学,竟然在外面做这种勾当!你才多大?就学会作践自己了?!”

“爸,爸,不是的,你听我解释。”王珂儿害怕大喊着。

“解释?我都听到了!!我的老脸全都被你丢尽了!浅汐对我们家那么好,你竟然干出勾引她老公的事情,你简直是不知廉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王父一把抓起了王珂儿的手臂,几乎是连拉带扯的抓着王珂儿往外面拖。

“呜呜呜,爸……我错了,我错了。”王珂儿

王父愤怒的揪着女儿走,脚步在风浅汐身边稍微停顿了一下:“浅汐,是我们家丫头对不住你。她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教育她!!非让她好好记住这个教训,以后再也不敢乱来了!死丫头,给人道歉!”

“不要!”

王父狠狠瞪了王珂儿一眼。

“对,对不起,我错了,浅汐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如果我再这么做,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王珂儿显然怕极了爸爸,带着哭腔说道。

王父哼了一声:“哼!回去再收拾你!”顿了顿看向浅汐:“浅汐,这件事情,还请你不要外传,她以后日子还长,还要上大学。”

“伯父,我知道该怎么做,请放心。您也少喝点酒。”

“好,好。谢谢,谢谢。”王父,狠狠的揪着大哭的女儿,拖着就往外面走去。

随着父女的离去,闹腾的屋子,终于安静下来了……

风浅汐这才走向了南宫绝:“南宫绝,你这么聪明,相信我不需要再多替那个照片做解释了吧?那天的事情,我没有!”

南宫绝还是冷着脸:“就这么轻易放过王珂儿,真是心慈手软的女人。”

“你以为这是轻易放过吗?对于她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惩罚。”浅汐平淡的说着,王珂儿,平常最害怕的便是她爸爸,这一次后果,对于珂儿而言,是惨重的。不过,让她觉得可笑的是南宫绝,这个男人始终那么的淡定冰冷,好像早已经将一切都尽收眼底了似的,他或许很早就看穿王珂儿了吧,只是想要看到她和姐妹窝里斗,你好无情的啊,南宫绝。

南宫绝站了起身,大手抚摸上了她的脸颊,手指一点点的往上摸,停在了她的眼睛周围。

浅汐立马闭上双眼,不害怕是假的,她看多了南宫绝的冰冷无情,真的很害怕这个男人会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来。

“你害怕?”

她微微睁开一点眼睛:“你说过,不会对我眼睛怎么样的。我已经证明了,那件事情,和我无关。”

他的大手慢慢从她的脸上放了下来。

风浅汐刚送一口气的时候,那放下来的手顺着她的脸蛋,一点点滑到了她的脖颈,然后是锁骨……

“你在干吗?”浅汐一下按住了他的大手。

“不懂吗?”冷冷说着。

“你不要这样!”

南宫绝猛地凑了过来,唇

齿贴到了她的耳边哈出热气:“女人,不管这件事,你是不是被陷害的。你也给我记住,你的身体现在是谁的。不要妄想逃离。记住,你现在属于谁!你这幅空虚的身体,没有允许,最好收敛一点!”说完,他狠狠在她耳朵上咬

小说文学

了一下。

“啊……”她疼的叫了出来,一把推开南宫绝,摸了摸耳朵,手指上沾染了鲜红的血液。

南宫绝轻舔了一下唇瓣上沾上的血,冷笑一声。

“南宫绝,你怎么可以这样?”她疼的搓着耳朵,都被迫破了,可想而知他刚刚有多么的不留情。

真的不懂,为什么误会解开了,他还是这么冷酷。他就这么恨她吗?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因为那个不是处女的原因吗?

可这个她真的无法弥补啊,委屈的抿了抿唇:“我累了,一晚上没睡,我去睡觉了。”失去第一次,她无能为力,嫁给南宫绝,她无能为力,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控之中,她又能够做什么?只能够像一只小强一样,或者就已经很累了。

昨天晚上,多亏了小言的帮忙,才找到了那个调戏他的男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搞定这一切。或许此时唯一的安慰,便是身边还有小言,唯一的寄托,就是爸爸。她还得努力的去找回爸爸。

从来没有一觉睡过这么长的时间,一倒下一天就过去了。

“小言,对不起对不起,说好请你请你吃饭的,结果我昨天睡20多个小时,我现在就来找你。”她便拿着电话就往外面跑,王珂儿的事情能够处理好,也真的是靠通宵陪着她忙里忙外的。

风浅汐正匆忙的走在马路边,刚想要伸手拦的士的时候。

‘兹……’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

在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车门打开,突然窜下来几个人,一把将她拽上了车:“啊……你们是谁,你们是谁。”

几乎是被强拉硬拽上车,感觉到车子向前行驶,慌张的朝车上的人瞄了一眼,一个个凶神恶煞。绑架??

“臭娘们,给老子安静点!”突然一拳挥在了她的脑袋上,

唔……好痛。紧接着眼前一暗,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在一个黑黑的屋子里,脑袋好疼,她抬起手揉了揉被打的地方,都鼓起来好大的一个包。

这里是哪里??

‘咔’突然房间的灯亮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捂了捂眼睛,灯光一下刺的人眼睛好难受。

“哼呵呵呵呵……南宫太太,别来无恙啊!”浑厚的男性的声音传来。

习惯的了灯光,她慢慢放下手,望向那个说话的人,是一个胖嘟嘟的男人:“是你!!”这不是那天拿着汽油在南宫家示威的那个人吗?怎么会是他?

胖子走了过来:“没想到吧,那天一别,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哼……!”

“你想要干嘛?”

“干嘛?!南宫绝毁了我的公司,你以为就这样可以善罢甘休了吗?如果他不还我公司的话,我就搞得他家破人亡!从你开始,南宫太太!”

浅汐咽了一口唾沫,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尽量让保持冷静:“你想要抓我来威胁南宫绝把公司还给你?你这是绑架!”

“哼,那又怎么样?你还是好好求求你老公,让他来救你吧!”胖子直接把一个电话丢到了浅汐的面前,示意让她打电话给南宫绝。

看着电话,她脑袋往旁边一撇:“我不打。”

“你找死!!!”

“先生,您在抓我之前,也不好好确定一下行情,我虽然是南宫绝的老婆,但也只是一个挂名的,他根本就不会来救我,所以我就算打电话也没有任何用,那不过是自取其辱。所以您又何必折磨我这一个无辜的人呢?”倔强的说着:“啊……”

胖子一下把她的头发揪了起来:“臭娘们,你到底打不打!!!信不信我打死你!”

“我的命就在这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总之这个电话,我不会打。”她平淡的说道,眼里丝毫没有一点胆怯之意。

“还想给我耍花样,好,你不打,我打!”

另一边,南宫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

“啊哈哈哈哈哈,绝,你最近日子过得多姿多彩啊。家有娇妻不说,还把人家好姐妹给一起带回家住了,啧啧啧,兄弟我好羡慕啊。”慕千臣笑的前扑后仰。

南宫绝正整理着文件,冷冷的抬起蓝眸看了一眼自家兄弟:“臣,你每天就这样偷窥我的私生活,有乐趣吗?”

“说什么偷窥,多猥琐。我只是闲下来的时候,多关心关心你的个人生活而已。不过风家那丫头到挺大方的啊,直接把好姐妹送到你嘴边来。”

南宫绝眸光一闪,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的时候。

‘铃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他拿起电话:“喂。”

“南宫绝,是我!我告诉你,你老婆现在在我手里,你最好现在签份合约拿过来,把公司还给我。要不然,我弄死你老婆。”

南宫绝面无表情:“是吗?那你请便。”

“你……南宫绝!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老婆怎么样?我告诉你,给你半天时间,如果你不把公司还给我的话,我就把你老婆先奸后杀,我这里可以十几个兄弟呢,保证让你老婆……呵呵呵呵。”电话里传来胖子的冷笑。

‘嘟、嘟、嘟、’南宫绝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而此时,慕千臣贴在电话旁边,仔仔细细的把刚刚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哇靠,哪个王八蛋连你的人也敢抓!”

“林天。”

“啊?那个前段之间被你搞垮公司的胖子?胆子够大啊,竟然敢这样威胁你。”

“呵……”南宫绝冷笑了一下。

慕千臣眯了眯眼睛,想到南宫绝对风家那丫头恨之入骨,便道:“绝,你是不打算去救风家那丫头了吧?我看林胖子那话说的是真的,那丫头可真的会被轮奸。”

“那她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哼,比起天天想着法出去找男人,现在免费送来十几个男人要玩弄她,正好随了她那空虚寂寞的身体!”

慕千臣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知道的并不多,只粗略知道一点,似乎这个清纯校花,并不清纯,都是装的假的。

“绝,风家那丫头可真的会死哦!”

黑屋子里,昏黄的灯光闪烁。

林胖子愤怒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他妈的,南宫绝这个混蛋,竟然敢挂我电话!”

一旁坐在地上的浅汐,早已经面无表情,不用想也猜得到南宫绝会拒绝这场交易,她在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南宫太太?呵……说白了只是一个称谓而已。虽然不想承认,可在那个男人眼里,只是把她当做暖床的女人。

林胖子转过身,气愤的看着浅汐“我他妈的就不信南宫绝真的就不来救你!”

“他不会来的,你真的抓错对象了。别再继续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你公司是怎么被南宫绝搞垮的我不知道,但是你可以再用其它正当的途经把公司重新建立起来,并不是这种手段。”

‘啪!’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

“呸!老子就不信邪了,从现在开始,没过一个小时,我就扒你一件衣服,等衣服扒光了,如果南宫绝还不来的话,我外面还有十几个兄弟!”

“无耻!!”她捂着脸蛋。

“嘴硬!老子现在就扒你一件衣服!”

“啊……不,不要,不可以!”

任凭她怎么尖叫,怎么挣扎,处于被动下,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力。

衣服如同纸片一样,刺啦刺啦的他扯了下来。

胖子站了起来,色迷迷的看着她:“南宫绝的眼光真好啊,哎呀,不仅是个美人,连身体都这么的诱人,皮肤这么的滑溜。”

风浅汐缩卷在地上,双手紧紧环抱在胸前:“卑鄙!”

胖子只是色笑着……

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啊?眼看着这个胖子不会放了她,南宫绝也不会来救她,那她该怎么逃跑?

时间一点点过去,没有穿上衣,她只觉得好冷。

“一个小时过去了,该脱哪件了呢?”胖子敲着手腕上的表。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一点点往缩,却始终没有躲得过胖子的一个泰山压顶。

一种有心而发的作呕感在胃里翻疼。

以前南宫绝用强的时候,最多也是厌恶和愤怒,而此时已经变成了单纯的恶心,被触碰到了每一寸皮肤都恶心到让人作呕。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