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2:32 的文章

公主在寝宫被轮流:不准穿内裤来我这里h

和雷军打了一个招呼后,林若风离开办公室,径自前往厕所。

走到厕所门前,林若风正好遇上了从厕所中走出的地震局局长乾坤。

“你是——”

乾坤很疑惑,他是地震局的局长,局中的每一个人他都认识,所以看到林若风,他觉得很是面生。

只是话未说完后,突然发现林若风双眼中竟然闪烁着紫色的光芒,脑袋顿时一声轰鸣,失去了思考能力。

“去科长的办公室。”

利用特殊能力控制住乾坤后,林若风下达了命令。

乾坤双眼有些茫然,径自来到科长办公室门前。

看到乾坤来到了科长办公室,林若风这才撤掉控制,此时他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利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去控制别人,而乾坤又是属于那种性格坚韧的人,精神力量很强,所以林若风压力很大。

“嗯?我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手掌握在了门把上,乾坤很是疑惑,他的脑中怎么会出现一个来科长办公室的念头?

摇了摇头,乾坤没有多想,既然来了那就看看科长每天都在做什么吧。

“咔嚓”一声,乾坤拧开了办公室的门,随后走了进去。

在走进科长办公室时那一瞬间,乾坤一愣,随后脸上猛然间露出了无比愤怒的神情。

“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滚!”

乾坤愤怒的咆哮声传遍整栋办公楼。

“我去!什么情况?”

听到咆哮的声音,雷军赶忙从办公室跑出,来到二楼局长声音传来的地方。

结果刚从二楼楼梯口拐上来,就看到科长和那名女办事员,两人衣衫不整,狼狈的从办公室冲出。

“滚,你们两个给我滚,我不想在这里再看到你们。”

乾坤咆哮的声音依然在继续,当即就停了两人的职务。

很快,局里的人都被局长乾坤的声音吸引来了,目光在这些人脸上扫视一圈,乾坤突然说道:“我记得打扫厕所的阿姨最近不在,但厕所好像每天都有人在打扫,而且比阿姨打扫的还干净,是谁在打扫的?”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雷军,雷军身体一颤,他想抵赖也抵赖不了啊,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

“局长,是我。”

雷军咬牙说道。

“你?雷军?我记得你,做事很是勤奋。”

乾坤点了点头,说道,“科长因为严重违纪,已经被辞职了,科里的工作就由你暂时主持吧?”

“啊?”

雷军顿时愣住了,他本以为乾坤愤怒之下,会找发泄对象呢,没想到竟然是让他来暂代科长的位置。

“怎么?雷军,你不愿意?如果不愿意的话,那我只能指派别人了。”

乾坤阴沉着脸说道。

“啊?不是,我愿意,我愿意啊,局长,你放心,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将工作做好,不辜负局长的期望。”

雷军顿时一个机灵,随后赶忙信誓旦旦的保证。

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被科长打压,雷军都快怀疑人生了,没想到现在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折。

科长自己作死被停职了,局长竟然让他占代科长的职位,这可是在提拔他啊。

虽然只是占代科长的职位,还不是正式的科长,但只要自己表现的好,那转正也只是时间问题啊。

“好!”

局长乾坤拍了拍雷军的肩膀,当看到雷军身后的林若风时,面色一僵,随后陡然间响起,自己就是在厕所门口看到林若风,然后看到林若风眼中的紫光,随后就迷迷糊糊的来到了科长办公室门前。

之前他没有多想,此时仔细想来,陡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位,这位先生是?”

乾坤仔细的打量着林若风,特别是林若风那双眼睛,黑白分明。

但他相信第一次遇到林若风时,自己没有看错,林若风双眼中的确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哦,这是,这是我的朋友,林若风,今天来看我的。”

雷军赶忙介绍道。

“哦。”

乾坤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他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因为他觉得林若风很是邪乎。

“哈哈,雷军,恭喜啊,恭喜。”

“哦,不是,现在应该叫雷科长了。”

局长乾坤刚走,雷军就被其他的办事员给包围了。

对于雷军,他们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同样是办事员,谁不想更进一步?

但现在这个机会落到了雷

小说文学

军的头上,而且雷军只要正常表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必然会转正成为真正的科长。

毕竟,他可是局长亲自点名提拔的。

许久,恭喜的人群才散去。

回到办公室中,雷军突然间在大腿捏了一下,剧痛之下,这才相信之前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而不是自己的幻觉。

“怎么?是不是觉得如同活在梦中一样?”

林若风笑呵呵的说道。

“是啊,简直不可思议。”

虽然已经确定发生了,但是雷军依然不敢相信幸运女神竟然光顾自己了。

“在你觉得不可思议,但在我看来确是理所当然。”

林若风神秘的笑了笑,“我都说了,我会望气之术,看到你即将否极泰来,怎么样?神不?”

“神!神乎其技!”

雷军向着林若风竖起了大拇指,随后盯着林若风说道,“你确定你去的是部队,而不是什么超能力学习基地?”

“呵呵,我去的哪里你还不清楚?”

林若风淡淡的笑了笑,随后从身上掏出一万五千块钱递给雷军:“给,这些钱没用到。”

“啊?没用到?那哪来的手术钱啊?”

“没怎么花钱,我自己动的手术。”

林若风笑呵呵的解释。

“你自己动的手术?”

雷军陡然间睁大双眼,“你还会做手术?”

“是啊,和部落里的一个老中医学了一些皮毛。”

“都能自己动手术了,你还说是皮毛?你也太谦虚了吧?”

雷军摇了摇头,看着林若风说道,“这次你从部队里回来,好像变了一个人,我再也看不透你了。”

“我又不是你女人,你干嘛要看透我?”

林若风笑骂道,“好了,我也该走了,就不打扰你工作了,雷科长,哈哈——”\

刚从地震局出来后,林若风接到了父亲林大牛打来的电话。

接通电话后,林若风面色顿时就变了。

“什么?好,我马上就回去。”

比较巧的是,这时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林若风赶忙拦住出租车,随后坐了进去。

十五分钟后,出租车还未停稳,林若风便从出租车中跳了出来,并且随后甩了一张五十元的纸币给出租车司机。

火急火燎的赶回病房,林若风急切的问道:“爸,怎么回事?”

“输错药了。”

林大牛说道,“不过好在发现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输错药了?怎么可能?”

林若风皱了皱眉头,一般医院在输液前都会核对病人的姓名和所用的药,很少会出现输错的情形。

“是啊,我也觉得不对劲,平时都是下午才会输液,今天上午怎么就来了?”

林大牛有些疑惑的说道,“而且这名护士面生的紧,进来只是问了一下姓名,也没告诉我们药的名称,就给输上了,好在护士走后,我看了一眼,才发现药不对劲。”

闻言,林若风心中一沉,这件事透着诡异。

当下,林若风蹲下身子将两根手指搭在母亲韩梅的手腕上,片刻功夫后,林若风心中腾起滔天的怒火。

他的母亲脉象紊乱,这是中毒的症状。

有人要害他的母亲。

心中怒火滔天,但是林若风表面却是不动神色。

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担心。

“没什么事情,我去给妈煮碗药去。”

韩梅中的是一种慢性毒药,就算是用现代最先进的仪器,也很难查出症状,但会造成心脏的慢慢枯竭。

林若风实在想不到,是什么人心肠如此歹毒,竟然会对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下如此毒手。

林若风心中杀机隐现,对他的亲人出手,这触怒了他的底线。

不过好在发现的及时,只有极少一部分的毒素进入体内,段时间内不会有大碍。

离开医院,林若风直接打车去了城郊,因为普通的草药不足以克制毒性,他需要去找一种叫做天心草的草药。

天心草,这是林若风脑中传承中的一种草药,杂生在野草之中,和野草的相似度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找寻起来极为困难。

用了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林若风才找到一株天心草。

不过一株,这就足够了。

以这株天心草为主,辅以其他的草药,林若风熬制了一碗药汤,给韩梅服下。

半个时辰后,林若风再次给母亲韩梅把脉,发现她的脉象已经恢复正常,体内的毒素也消失殆尽。

解决了这一切后,林若风走出病房。

有人竟然要害他的母亲,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而想要将事情调查的水落石出,只有从那名给他母亲输水的护士入手。

“你好,我找护士长。”

来到护士站,林若风笑着说道。

“啊?你找护士长啊?她不在,好像被院长叫去了。

护士站的一名小护士甜甜的说道。

“哦,谢谢啊。”

林若风点了点头,径自走向院长办公室。

来到院长办公室外,林若风刚想敲门,但就在这时,从院长办公室中传来了一声咆哮:“真是胡闹,你这个护士长是怎么当的?竟然有人混进医院中冒充护士你都不知道,要是伤者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向伤者家属交代?你让我怎么向全县人民交代?以后谁还敢来我们医院就医?”

“院,院长,是,是我失职了,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那,那这件事需要报警吗?”

护士长唯唯诺诺。

“报警?你还嫌事情不够大是吗?”

院长继续咆哮,“好在事情没有闹大,伤者也没有出现什么不良反应,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做好你的工作,再有任何疏忽,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医院。”

“知,知道了。”

护士长低着头打开院长办公室的门,结果看到的却是林若风那一张无比冰冷的脸庞。

“你,你是谁?”

护士长面色一变,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是伤者家属!”

林若风将护士长推进办公室,随后关上房门。

“你,你想干什么?”

院长五十多岁,身材魁梧,不过此时脸上却满是不安的神色。

“我想干什么?你们刚才的对话我在外面都听到了,我想为我妈讨一个公道。”

林若风冷冷的开口。

院长的面色为之一变,脸上带着赔笑:“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林若风!”

“哦,林先生,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事情已经发生了,是我们医院的疏忽,这是不可否认的,我们医院愿意赔偿,只要林先生不要将这件事传出去,毕竟现在医患关系紧张,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再次加深这种紧张的关系。”

院长陪着笑,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是在命令我吗?”

林若风冷冷的开口。

“不是,绝对不是,我只是,只是一个小提议。”

 

院长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现在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林若风手中,无论林若风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只能尽量的去满足。

“哼!”

林若风冷哼一声,淡淡的开口,“我不需要你们的赔偿,你们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你问吧。&rdq

uo;

院长擦了擦汗,心里很没底。

如果林若风同意用钱解决问题那还好,毕竟医院有钱,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但林若风不要钱

小说文学

,这就不好办了。

“那个给我妈输液的护士不是你们医院的?”林若风问道。

“不是,这是我们医院的疏忽,我们后面一定会加强安全方面的管理。”

院长信誓旦旦。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现在只想知道,医院的监控视频在哪里?我需要看一看那名护士长什么样。”

在林若风的一再要求下,院长只能带林若风前往监控室,然后调取监控视频。

监控视频中,能够明显的看出来,那名护士一直低着头,显然在躲闪医院的摄像头,不过好在医院的摄像头多角度,还是清晰的拍摄出了女人的脸庞。
 

将视频中女人的脸庞截图后,林若风直接离开了医院。

他要找到这个女人。

说到找人,林若风想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张强。

张强在县警局上班,以警方的警力,想要找人应该不是很困难。

当下林若风坐车前往警局。

“污污——污污——”

当出租车来到县中心时,林若风发现前方堵车了,而且外面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

“怎么回事?”

林若风眉头皱了皱,打开车门,发现警车都围在一家银行前,而且在那里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抢劫了?有人抢银行?哇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时,出租车司机接到了电话,挂断后对林若风说道,“听说前面银行发生了抢劫案,所以道路被封上了,估计一时半会走不了了。”

“谢了,那就到这里吧。”

林若风将车费付了以后,向着银行所在的方向跑去。

来到事发之地,以林若风的身体素质,很简单的就挤到最里面。

挤到最里面后,林若风发现,有三名带着头套的劫匪劫持了一名人质,正在和警方对峙。

另林若风双眼收缩的是,人质竟然是个挺着大肚子的劫匪孕妇。

而且因为受到惊吓,孕妇下身已经湿了一片,那是——

羊水破了!

如果孕妇不能尽快得到救治,那么很可能会一尸两命。

情况十分危急。

在警局的人员中,林若风发现了他的好兄弟张强。

此时,三名劫匪中的一人走向前,面对着警局的人,大声说道:“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了,人质的羊水已经破了,不想人质死的话,立刻派遣一辆直升机停在大厦顶楼,否则的话,人质死了,那就是你们警方见死不救,哈哈——”

“该死!”

警察局长狠狠的握着拳头,面色阴沉,低声说道:“怎么样,能锁定三名歹徒吗?”

“一号报告,锁定目标!”

“二号报告,锁定目标!”

“三号报告,锁定目标!”

“四号报告,锁定目标!”

“五号报告,无法锁定目标!”

“六号报告,无法锁定目标!”

警察局长耳机里传来狙击手的声音,而五号、六号无法锁定的目标正是劫持人质的那名歹徒。

显然,这名歹徒是个惯犯,他将匕首横在孕妇的脖子上,身体一直在轻微移动,利用孕妇挡着自己的身体,让狙击手无法锁定。

“通知军方,派遣一辆军用直升机过来!”

警察局长咬了咬牙,下达命令。

既然无法锁定狙击手,那么就必须满足劫匪的要求,因为一切以人质的安全为主。

不过,从军方调遣直升机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孕妇因为羊水破了加上因为受到了惊吓,情况非常不乐观,甚至开始出现了昏厥的症状。

情况很危险。

“医生,人质现在还能坚持多久?”

警察局长面色凝重对着身边的一名医生说道。

“以人质现在的情况来看,很危险,特别是小孩,拖不了多久的,越快越好。”

此时,救护车已经赶来,时刻做好了救援准备。

“该死!如果人质换了一人,我们还可以和他们周旋,也不会如此被动了。”

警察局长狠狠的咬着牙,不管这次行动能不能成功的逮捕三名劫匪,只要人质出现一点问题,那么警方这次的行动无疑是失败的。

“如果人质换了一人?”

局长身边,一名英姿飒爽、姿色出众的女警囔囔自语,随后突然开口,“爸,让我去和人质交换一下吧,这样的话,才能成功的救出人质。”

“胡闹!”

警察局长低喝一声,“这件事情太过危险,而且劫匪非常狡猾,万一你落入他们手中,他们不放了人质怎么办?”

“爸!”

女警陡然间提高声音,“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人民警察,现在看到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你说危险,就因为有危险,所以才需要我们警察啊。”

警察局长身体一震,看着自己的女儿,随后重重的点头:“颖儿,你是我的骄傲,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算是知法犯法,也要杀了这三人。”

看着自己父亲那严肃的神色,杨颖点了点头,沉声道:“爸,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在所有人钦佩的目光中,杨颖从警方的人群中走出,走到离三名劫匪两米远的地方站定,沉声说道:“你们手中的人质生命很危险,如果她死了,那么对你们来说,人质也失去了作用,你们必死无疑,现在我和人质交换,我愿意做你们的人质。”

“你做我们的人质?”

最前方的劫匪眼中闪烁着淫秽的光芒,看着杨颖那绝美的容颜和玲珑的身躯舔了舔嘴唇说道,“可以啊,那你赶快过来吧。”

“我做你们的人质可以,但是你们必须放了这名孕妇。”

杨颖咬着牙,冷冷的说道。

“没问题,其实我们也不想挟持这名孕妇啊,他要是死了,那我们也会被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打成筛子,但是我们被逼无奈啊。”

劫匪耸了耸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只要你做我们的人质,那我们自然就将孕妇给放了。”

“好,希望你们能够遵守诺言。”

杨颖冷冷的开口,随后慢慢的走向劫匪。

“嘿嘿——”

等到杨颖走近时,其中一名劫匪突然间出手将杨颖拿住,然后反扭双手,将她制伏在自己面前。

“你们可以放了人质了吧?”

杨颖冷冷的开口说道。

“放了人质?我们为什么要放了人质?”

那名控制着孕妇的劫匪嘴角一咧,笑眯眯的开口。

“你们,你们刚才答应放了人质的。”

杨颖的脸色一变,怒喝道。

“哈哈,我们是什么人,难道你忘了吗?”

杨颖身后的劫匪哈哈大笑,“我们是劫匪啊,你竟然相信我们的话,我该说你是傻呢?还是傻呢?还是傻呢?再说了,一名人质哪有两名人质来的安全啊。”

“哎呀呀,你送上来可真是时候啊。”

劫匪咧咧嘴,说道,“我们正紧张着浑身冒汗呢,结果你却自动送上门来,这是送来给我们降火的吗?”

说罢,劫匪嘴角一咧,“刺啦”一声,直接拽开了女警身前的衬衫,纽扣崩飞。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