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6-30 12:32 的文章

吃女朋友胸正确方法: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嗯?真是一个三好学生呢!”南宫绝转身,走了回来,停在了她的跟前。

风浅汐垂下了头:“我真是想读书而已。”

看着她,他缓缓的握起了左手,动作十分的轻柔,不像刚刚那般暴戾:“浅汐,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只是去读书而已?

小说文学

“你要我做什么,才肯借钱给我。”

“呵,你是南宫家的太太,钱,多少都可以给你。”南宫绝说着,修长的手指抚摸到她无名指上的婚戒。

他缓缓的把她手指上的婚戒拿了下来。

不理解他要做什么,风浅汐皱起了眉头,只见钻戒已经完全被取了下来,他拿着戒指抬起手,轻轻的往外一挥。

一道长长的抛物线,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咚’的一声,东西掉入了偌大的游泳池里。

“你把戒指丢进游泳池里干嘛?”

“半个小时内,把东西捡回来,我就让你去读书。”他冷冷的说道。

风浅汐再度看向这大游泳池,刚刚戒指被丢向的是哪里来着?忘了……!而且这个游泳池好像是活水,也就是流动性的水,有一个出口流水出去,有一个入口流水进来,一旦这个活水开关被打开,戒指收不定就会被冲走。看着游泳池波动的水面,很显然,现在活水开关就被打开了。也就是水是流动的。

哪里还顾得撩三七二十一,她二话不说,一头跳到游泳池里,这水很深,能把她完全的淹没,还好的是她会游泳。

在水里几乎快分不清东南西北,努力的睁开眼睛,虽然很难受,也在寻找着。出气,闭气,反反复复,体力在慢慢减消。

南宫绝坐在池边的躺椅上,平淡的看着她。

许久后,海蓝的池水里,她看到了一个闪闪的东西,找到了,这应该是钻戒!太好了,没有被冲走!一时心急如焚,她加大马力朝戒指那儿游了过去。

当小手触碰到戒指,她心安的把戒指握到了手心里,她不禁的笑了,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我找到了!”从水里冒出来头,她手里捏着戒指,兴高采烈的看向南宫绝。

就在她准备游回岸边的时候,呃……疼……脚好疼,抽筋了,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会抽筋了!!

“呜!!”疼痛中,她身子一下水池里沉了下去。

脚在不停的打颤,她扑哧扑哧的挣扎,却一点都游不动,身子不断的往下沉,要冒出来:“南、南宫绝……呜哇……救……救……我!!”

不停的喝水,她双手挣扎着,朝岸边的南宫绝呼救。

“呜……!抽、唔,抽筋了,救,救……”一边喊,一边喝水,本来力气就消磨的差不多了,她挣扎了一会,身体几乎完全失去了力气。

岸边,蓝眸看着她在水里挣扎,却一点都不为所动,冷冷的坐着,冷漠的盯着她。

‘扑哧扑哧……

’水花声不断的溅起,当然也随着她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声了……为什么他不来救她?难道要看着她去死吗?南宫绝,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讨厌到,要见死不见?那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

手里依旧紧紧的拽着钻戒,几乎十多分钟的挣扎,她失去了力气,水花声也停止了。她等不来他的援手,难道真的就要这样死掉了吗?

思绪在慢慢消失,她也一点点失去了知觉,沉入了游泳池的池底,身体如同漂浮物一样浮了上来,和溺死的状态差不多。

蓝眸冷眼扫过这一切,一抹冷笑。

*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她感觉身子好凉,像是冰块一样,是死了吗?她努力的动了动手指,咦?为什么还能够动。

强迫的撑开眼睛,原来她还活着,坐了起身,她环望了一眼周围,竟然是躺在游泳池的岸边?身上还有些半湿,看来她已经在这儿躺了很久了,是南宫绝把她捞上来的吗?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对了,戒指!

张开双手,咦,她记得一直把戒指握在手里的啊,戒指去哪里了?难道是晕倒的时候,又掉进池子里面了吗?

想着,她再一次跳进池子里。

寻找,寻找……没有看到戒指的踪影,不知道几点了,也不知道找了多久,累了就爬上岸休息一下,休息够了又再度跳下去。可也始终找不到戒指的影子。

南宫家餐厅里。

“主人,需要去游泳池叫夫人来吃晚饭吗?”

“她还没有醒过来?”

“夫人中午就醒了,不过一直在游泳池那边,没有出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女佣恭敬的说道。

南宫绝眸子一冷,没有在餐椅坐下,朝后院走去。

游泳池里,风浅汐在水里游着,一下冒出头来,喘了几口气,又钻进去,反反复复的做着同样的动作。

而他轻靠在游泳池室的门框旁,蓝眸望着水面,这个女人中午就醒过来了,难道她在这儿又找了整整一个下午?到底哪里来的这种毅力。

南宫绝皱起了眉头。

这时,游累了爬上岸休息的浅汐,无意间撇到了门口靠着的男人,视线定格在他的身上。

两个人四目在空中交汇,她坐在岸边,双脚垂在水里,黑色的长发,滴着水搭在身上,单薄的衣服紧紧的贴着身体,看起来无比的诱人。

此时,她的脸蛋有些显得苍白,水珠不断的从她身上滑落,在蓝色睡眠的映射下,她更加的晶莹剔透了。

“你还在这里干嘛?”

“找戒指。”

南宫绝缓步走入游泳池:“半个小时的时限已经过去了,就算你找到又如何呢?”

“我要去学校。”

这个女人的坚决和毅力,真是人欣赏到恼火,南宫绝已经很走到了她的身边,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金灿灿的卡片丢到了她的身边。什么话都没有再说,他冷冷的转身离开。

风浅汐看着一旁的金卡,和他的背影,他怎么突然又大发善心了?真是一个性格阴晴不定的人。

走出游泳室后,南宫绝的眸子显得异常幽沉,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枚钻戒,这正是风浅汐的的婚戒。

这个女人,明明都已经溺水晕了还紧紧握着这个戒指!如果他现在不过来,她是打算在那儿找一辈子吗?

贵爵学府。

“风浅汐小姐,您的学费已经交了。”

一睡醒她就匆匆跑了学校,深怕过了交学费的时间,可却听到这样的回答:“交了?我没有交啊,什么时候交的,是谁替我交的?”

“昨天吧,是一位先生替您付的学费。”

“先生?谁啊??”

“是替你交的学费,你来问我?我来知道啊,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记得,下周一,准时到学校.”

“哦,知道了,谢谢。”

到底谁替她交的学费?先生?难道是爸爸吗?不可能啊,爸爸在林文雅手里。如果真的回来了也会来找她的。那到底是谁呢?总不可能是南宫绝吧,他既然都把卡给她,也没有必要再提前来付费。

若有所思的回了家。

“还给你。”她把金卡拿了出来。

“交好了?”

“别人已经替我交了。

小说文学

”她只好这么说,虽然真的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做的,可应该也是认识她的人吧。

“别人?”他平淡的说着。

浅汐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出声,只是垂着头没有说话,她自己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又能够说什么呢:“拿去!”手里拿着金卡,几乎把卡递到了他的面前,他也没有伸手接住。

“不需要还给我。”

“为什么?”

“这是你应该拥有的的。”南宫绝平淡的说道。

“我应该拥有的?我没有要这张卡的理由。会拿走这张卡,完全也是因为学校的费用而已,现在既然已经解决了,我也不需要了。”

“你是我的妻子,南宫家的太太,所以是你应该拥有的东西。”他风轻云淡的说道,丝毫不带任何感情。

浅汐笑了笑,把卡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也不想做你南宫绝的妻子,做这南宫家的太太。”

如果可以选择

的话……可惜,她从始至终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够像蝼蚁一样在命运中挣扎,去努力的寻找能够被自己裁决的人生!

南宫绝看了一眼被放在桌子上的卡:“你当然不会愿意被婚姻所禁锢,因为你的身体,一直都无比的寂寞!”

“我知道我说再多的,没有,你也不会相信我一个字。不过我一直很想问,南宫绝,你既然这么的讨厌我,为什么又要娶我?”

“为了让你活在地狱里。”他眼里露出一抹阴森,带着幽暗之气,可是他的嘴角却勾着微笑,让人看不出,他这句话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

“你!你真无聊,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难道,没有意思吗?”他以折磨这个女人为了乐。

“呵,南宫绝,你真的不可理喻!!如果你娶我,只是为了折磨我的话,你不觉得都不合理吗?你……”她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眼前的男人,怎么会就是她老公了?一切都像是一场梦,梦见掉入了地狱,如果有一天,她能够梦醒,从这地狱里爬出来,那么是否能够到达天堂?

“手给我。”南宫绝冷冷的对她伸出了大掌。

浅汐下意识的侧过身子,斜眸去看他伸过来的手:“为什么要给你?”

“你不需要问太多,只需要乖乖的听话。”他的话,几乎要把周围的气氛压到冰点。

“你是把我当老婆,还是当你家养的一条狗啊?”她眉头深深的皱起,看着他伸过来的大手,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逗狗狗,让狗狗抬起小爪子的动作。、

闻言,南宫绝笑了,他站了起来,只是两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冰冷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侧边,长指捻起她的缕缕黑发。

浅汐十分不自然的把头扭得远远的,尽量去躲避他手掌的触碰。

他高大修长的身体紧贴着她娇小的身子,南宫绝一边玩弄着她的秀发,一边俯下身子,冰唇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道:“你想知道我当你是什么吗?当然是床上的一只狗。”

冷漠的话,刺痛着她的耳膜,她猛地扭头想要说话。

“唔……”桃色小唇,却主动贴到了他的嘴巴上!话被堵在了喉咙口,她下意识的想要躲开这吻。

脑袋刚要动,就被他的大手按住了脑袋。

“唔唔唔!!!”晃动着身体试图挣脱他的掌控,却被粗鲁的撬开唇齿。

好痛……

他几乎是在啃咬,故意把她弄到疼痛。

她的手疯狂的捶着他的胸膛,可脑袋被固定住了,即使她努力的去闭上唇,还是会被他强势的占据。

吻到她嘴唇都快麻木,他才松开了对她的控制,冷唇,离开了她的唇瓣……

赶紧捂住疼痛的唇瓣:“你……你干什么呀!”

他冷冷的看着她,不为所动,手指抬起,拇指轻轻擦了擦唇角:“浅汐,可是你先主动把唇凑过来的!”

“我,我根本就不是故意的!你应该心知肚明才对,说那种过分的话!”

“不是故意的?心知肚明?对,我确实该心知肚明你有多么的贱,天天虚假的做出清高的样子,反倒是令人恶心!或许你诚实一点,跪下来,祈求男人填满你的身体。”他说着,大手搂住了她的腰身。

侮辱的话响在耳际,刺在心里:“放开我。”

“哼!放开你?你觉得可能吗?”大手就要滑进了她的衣服里,让她一阵战栗。

“南宫绝!!”她大声的喊着。

就在他强势的要太戏弄她的身体时……

‘啪!’卧房的门突然被推开!

南宫绝的动作停住了,剑眉深深拧起,很显然,这个时候被打扰,令他十分的生气,眸子一斜,带着冰冷的怒气看向门口。

浅汐也望了过去,谁这么好心来解救她了?简直太好了!不过这南宫家里谁敢什么话都不说就推门而进啊?

疑惑的目光落在门口。

一条及膝的短裙、白色与红色为主打、透露出神秘与可爱的意味。公主装的泡泡袖.白色的底色,由红色蕾丝镶边,上身的布料紧贴、将少女玲珑有致的身段衬托出来,典型萝莉风的设计露出精致小巧的锁骨,再看那宽宽的腰带,把腰身束的十分紧。裙摆以荷叶的形式往下,一层又一层的膨胀绽开、旋出神秘的美感。

七分袜子到大腿的地方,蕾丝的部分,让人不禁对那双美腿产生遐想,袜子上有着可爱的花纹,一双可爱风的高跟鞋,眼前的人,如同从芭比娃娃一样!!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