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6-10 10:13 的文章

嗯快插吸我奶头我还要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第3章
宋小兵没有实战经验,王真真就是闭住眼睛,半推半就,坐享其成,这一切都靠宋小兵的摸索了。
 
总算是上了王真真的身子。在进入她体内的那一瞬间,宋小兵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陷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里。空间十分狭窄,窄小而深邃,正好紧紧包裹着他,似乎整个灵魂都被束缚住了。
 
摸索到了窍门,宋小兵像一只下山猛虎一样在王真真的身体里一阵乱捣,次次直入花心。让王真真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硕大和充实。但那充实带来的快乐她只能默默承受着,不敢流露出来。生怕宋小兵看出来,再度挥舞起菜刀。
 
宋小兵虽然是在报复宋大拿,强女干宋大拿的老婆。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宋小兵头脑中时而浮现出小婶儿丁美兰,时而浮现出二姨丁玉兰。感觉被压在身下的女人就是她们两个一样。
 
楼下突然传来宋大拿粗犷的声音,“真真,干啥呢我回来了!”随后就是一阵咚咚的上楼声。
 
王真真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宋小兵察觉情形有异,急忙伸出一只手把不远处的菜刀拿在手里。
 
宋小兵一手握着菜刀,身体在王真真的身上龙腾虎跃着。嘴里还不停的吼着,“老子日死你!马巴子的,老子就是要报仇!”
 
宋大拿到了楼梯口看到地板上正纠缠在一起一黑一白两具躯体。登时差点儿晕倒。他摇晃了一下身子,猛扑过来。
 
“我草你祖宗的,敢草我老婆,你他吗的真活腻歪了!”挥舞双拳就要朝宋小兵的身上一顿乱捶。
 
宋大拿这时手里没枪,派出所里有严格规定,只有执行公务的时候可以带枪。估计要是有枪的话,他铁准拿出枪来一枪打碎了宋小兵的脑袋。
 
宋小兵怒吼道,“别动,再动老子就砍死你老婆。老子就是上了,你敢把俺咋的”
 
菜刀横在了王真真白皙的脖颈上。
 
王真真这才真正感到了恐惧,她的身子似乎痉挛了。颤巍巍的说,“大拿,别动,别过来!”
 
宋大拿似乎很听王真真的话,就站在那里不动弹了,眼巴巴的瞅着宋小兵狠狠的冲刺。王真真终于不堪重负,昏死过去。
 
宋小兵浑身一抖,火热的岩浆喷洒而出,洒在潮湿的黑暗之处。这才依依不舍的拔出湿林林的黑萝卜,留下一个空洞洞的茅草坑。
 
宋小兵一直在提防着宋大拿,很快穿上大裤衩子,又故意弯腰在王真真的大乃上摸了一把,坏坏的笑道,“哼!好玩儿,过瘾!真他吗的过瘾!”
 
宋小兵感觉满足了,举着菜刀在惊魂落魄的宋大拿眼前晃晃,轻轻的在他那张驴脸上划开一道口子,道,“宋大拿,俺告诉你,再敢欺负俺小婶儿,下一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宋大拿还真是大气儿也不敢出了。他是派出所所长,平时飞扬跋扈,耀武扬威的,此时却又是天底下最怂的蛋了。
 
宋小兵摇晃着身体下楼,猛然回头喊了一声,“宋大拿,俺告诉你,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是桃花村的宋小兵是也!”说完扬长而去。
 
好半天,宋大拿才回过神来。
 
他顾不得脸上的鲜血,急忙弯腰在王真真的人中上掐起来。王真真悠悠醒转,顿时火冒三丈,“宋大拿,你个狗日的,又在外面祸害人了是不老娘迟早一天会死在你手里,这日子没法过了。”
 
宋大拿一声不吭,扶起来王真真。王真真像是逮住了理儿,喋喋不休的仍然在痛骂。
 
宋大拿低声恶毒的说,“真真,你放心,我不会放过那小子的,敢欺负你!哼!我一定要了他的命!”
 
“啥你胡说啥我看你敢!这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想再摊上更大的祸事,你懂吗”王真真怒吼道,不亚于河东之狮。
 
宋大拿吓得浑身一哆嗦。
 
王真真意犹未尽道,“你要是再敢在外面惹事儿,哼!我看你这个所长就甭干了,我叫我哥哥赶紧换了你!”
 
宋大拿急忙诺诺连声。
 
其实宋大拿倒不是真的怕他老婆王真真,他怕的是王真真的哥哥王三怀。
 
王三怀是马家镇的乡长,手里有实权,宋大拿一个小小的乡镇派出所所长的小命儿就捏在人家手里。
 
宋大拿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把王真真安顿下来。宋大拿肚子里的火大了去了,憋的他几乎要发疯了。他哪曾受到过这样的屈辱,眼巴巴看着叫人强女干了自己的老婆,自己还闷不吭声的。这还算是个男人吗
 
第二天一上班,宋大拿就派人找来了马家镇的第一匪光头石勇。宋大拿和石勇是最要好的哥们,石勇无恶不作,出了啥事儿都是宋大拿给他兜着。他们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宋大拿在石勇的耳边低声说,“兄弟,哥现在有一件很棘手的事儿,不便亲自出面,你就帮哥把这事儿办了,想法子把桃花村的宋小兵给我……”
 
宋大拿挥手做了一个切菜的手势。
第4章
宋小兵走在马家镇通往桃花村的路上,感觉浑身轻松,可他的心情却十分沮丧。一想起来水灵的小婶儿竟然被宋大拿个狗日的给蹂躏了,肚子里的火就忽上忽下的。再有,刚才把一肚子邪火发泄在了王真真的身体里,宋小兵竟然后悔了。
 
童子之身就这样给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女人。虽然说她风韵犹存,但也配不上俺呀说来说去,宋小兵还是感觉自己吃亏了。
 
马巴子的,老子和宋大拿没完,还得想法子收拾宋大拿。
 
一想宋大拿,想想刚才他那个怂蛋逼样,宋小兵的嘴角不禁鄙夷的笑笑。
 
“小兵!”
 
听到欣喜的声音,宋小兵急忙抬头,这才发现二姨骑着自行车从对面赶过来。宋小兵急忙说,“二姨,这黑灯瞎火的,你咋来了”
 
“哼!还不是担心你,你这一出去上药就到了这时候,俺能不着急吗”二姨没好气的焦急说。
 
宋小兵闷哼不语。
 
“还傻愣着干啥赶紧上车,俺姐姐也正担心哩。”
 
宋小兵刚要上车,突然轻声说,“二姨,还是俺驮你吧!俺有的是力气。”
 
“叫你上车就上车,咋那么多废话呢就你那胳膊能行”丁玉兰扶着车把愠怒道。
 
平时很听二姨的话,宋小兵就抬屁古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丁玉兰一边费力的蹬着自行车,一边问,“小兵,你到底干啥去了,俺找宋天来问了,说你早就从他家出来了”
 
“俺俺没干啥,就是心里憋屈,俺出来散散心!”宋小兵不敢说去了宋大拿家,更不敢说还强暴了宋大拿的老婆。
 
“唉!没啥法子,人家是所长,咱们没钱没势的咋惹得起人家啊!憋屈归憋屈,咱可不能做出啥不要命的事儿来!”丁玉兰哀叹一声,叮嘱道。
 
“恩,俺小婶儿现在咋样”
 
“还能咋样啊,死的心都有了,俺好说歹说才劝住了她,这会儿正让桂花看着她,俺才敢出来寻你!”
 
丁玉兰的身子一扭一扭的,看起来十分费力,宋小兵突然感觉自行车摇晃起来。前面是一段崎岖不平的泥泞路,又是黑天,丁玉兰的自行车骑很不稳当了。
 
随着车子的剧烈摇晃,宋小兵的手忍不住揽住了丁玉兰的腰。宋小兵的一手正好放在丁玉兰凶的下面。宋小兵就感觉软软的,二姨的小腹很有弹性。宋小兵的手忍不住一哆嗦。
 
二姨雪白的脊背和两个股蛋间那条若隐若现的沟沟马上清晰浮现在宋小兵脑海中,宋小兵不禁一阵子的心神不宁,想入非非。要说宋大拿的老婆和二姨比起来,那可就是天上地下了。二姨天生丽质,很惹人怜爱。
 
丁玉兰今年二十四岁,正是鲜花盛开的年龄。平时和宋小兵接触的多了,始终把宋小兵当成一个孩子。可她突然感觉出宋小兵的手莫名发抖,丁玉兰恍惚发觉了情形有些不对头。
 
丁玉兰一分心,不幸的事情马上发生了。
 
自行车突然向一旁迅速歪倒,丁玉兰立即被甩了出去。侧身坐着的宋小兵来不及反应,也来了个大马趴。
 
说来真是巧了,不偏不倚,宋小兵的胸膛正好压在丁玉兰的胸脯上。一股软绵绵让宋小兵不但没有任何损伤,相反还感觉十分舒适。
 
丁玉兰的胸不是那种大凶,却十分柔软。宋小兵正在为这种感觉暗自神摇之际,丁玉兰突然“哎呦!”一声。
 
丁玉兰被甩出来,吓得惊魂失措,突然感觉宋小兵正在她胸上重重的压着。她几乎和宋小兵脸贴着脸了,一股男人的气息直冲丁玉兰的鼻孔,丁玉兰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不禁大呼了一声,“小兵,你你赶紧起来!”
 
宋小兵从沉醉中马上苏醒过来,急忙爬起来,伸手搀扶丁玉兰。宋小兵的手触及到丁玉兰滑嫩的手臂,感觉很顺滑。却再不敢再有什么杂念,轻声问,“二姨,你没事儿吧”
 
在宋小兵的帮助下,丁玉兰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丁玉兰那张粉嫩的脸疏忽间红了,心也开始碰碰的狂跳起来。这是和宋小兵在一起几年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丁玉兰坐在车后座上,宋小兵蹬着自行车缓缓进了桃花村。
 
经过这一路,丁玉兰这才发现宋小兵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脏的和泥猴儿一样,纯真无邪的小孩子了。而是一个健壮的男子汉了,很有让女人魂醉神迷的男人味儿了。
 
宋小兵和丁玉兰刚进了村子,就见一个老汉正紧紧追赶一个人。汉子不住口的喊,“抓贼呀,抓贼!”
 
前面那人猫着腰,跑的飞快,像是不要命似的胡乱逃窜。
 
宋小兵来不及多想,急忙下了自行车,快速追赶起来。宋小兵身高体大,行动迅速,很快撵上了那人,并牢牢从身后抱住了他。骂道,“马巴子的,还想跑你个臭贼!”
 
“放开俺,你小子找死咋的”
 
宋小兵马上听出来那人竟然是小叔宋得胜。

>>>>本文《荒唐日记》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