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7-06 17:40 的文章

好深啊老师,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暴露,【小说TXT】修真之重登巅峰小说在线全文完整版

 林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精神病科。

病床上的姜天,突然身躯一阵剧烈地抽搐,猛然睁开了双眸。

这一瞬间,他的双眸明灭不定,似乎有亿万个星辰在沉浮闪烁,似乎生生开辟出一片宇宙。

“水——!”

他脑袋一阵阵剧痛,浑身也是火辣辣地发烫,嗓子眼似乎要冒烟一般,不由轻轻呻吟了一声。

“姜天,你醒了?”耳边,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声,糯软好听。

紧接着,冰凉的器皿贴在自己唇上,清凉的开水沿着喉咙流下,姜天意识也清醒了一些。

当看清喂水的女孩的一瞬间,姜天不由惊呼了一声:“雪晴,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眼前的女孩,乌发齐肩,一双美眸明亮得如宝石一般,长长的睫毛,丰润嫣红的小嘴,五官精致,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犹如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他不敢置信,似乎要印证自己的猜测,大手伸出,去抚摸女孩的秀发。

“姜天,你干什么?”

赵雪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躲过姜天的抚摸,清澈的美眸闪过一丝畏惧。

“难道,我回来了?”

赵雪晴那娇美的脸庞如此清晰,近在眼前,姜天脸色猛然一震,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记忆,如同幻灯片一般,在脑海中飞速闪过。

身为金陵姜家子弟的姜天,原本和燕京一个豪门女孩有个婚约,但是,女方忽然悔婚,让姜天成为了金陵天大的笑柄。

姜天一怒之下,将那家前来退婚的大少暴打一顿,引起轩然大波。

【小说TXT】修真之重登巅峰小说在线全文完整版

在爷爷的主导下,姜天和家族断绝关系,逐出家门,发配到林州。

林州一个三流家族的女儿赵雪晴和姜天秘密结婚,姜天还成了赵家的上门女婿。

虽然赵雪晴长相漂亮,有林州第一美女之称,且性格温婉,但是,自以为是豪门大少的姜天根本看不上她,更恼恨爷爷把自己丢到鸟不拉屎的林州。

姜天心情郁结愤懑,一腔怒火无法发泄,对她不假辞色,动辄打骂。

但赵雪晴慈悲心肠,依旧对姜天不离不弃,不惜一切代价治疗姜天,悉心照料。

2012年,金陵姜家遭逢巨变。

父亲被网罗罪名抓进监狱,含恨自杀。

原本重爷爷受不了刺激,一命呜呼。

母亲在高速上出车祸,被一辆卡车活活撞死,疑似谋杀……

姜家土崩瓦解,姜家旗下药王集团被几大家族瓜分殆尽。

至此,姜天才明白爷爷如此安排的苦心,那是为了让自己避其锋芒,为姜家留下一点血脉!

姜家覆灭之后,林州大少柳望峰立刻露出爪牙,强逼赵雪晴委身于自己,而赵雪晴不堪羞辱,含恨烧炭自杀。

心灵被绝望、内疚、仇恨、疯狂等负面情绪撕扯得粉碎的姜天,在林州百丈崖上纵身一跃,想结束自己失败的一生。

但是,姜天并没有成功的死去。

而是被一位游历地球的修仙者带到了另外一个时空,踏上修真之路!

这一去就是一万年!

短短五百年,姜天从最基础的锻体一路高歌猛进突破至大乘,历经九九重劫,羽化登仙,号“太初仙尊”。

余下来的数千年,姜太初奋发图强,勇猛精进,纵横宇宙,以杀证道!

他战神子,灭神王,所向披靡,横扫星空,抬手可轰破一个星球,最后达到了鸿蒙神的境界。

鸿蒙神,至高无上的神。

其标志,就是可以演化自己的宇宙规则,破开鸿蒙,开辟出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宇宙。

但是,在开辟宇宙的过程中,姜太初还是身陨道消,一命呜呼。

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明白哪怕是他登临宇宙绝巅,俯瞰星空万族,占据他心灵的依旧是爹妈死亡的遗憾,依旧是对赵雪晴深深的愧疚!

心魔,让姜天毁灭!

“万千荣耀,抵不过爱人一笑。长生不死,不如亲人相伴左右……”

“原来,我从未释怀……”

在陨落的瞬间,姜太初含恨看着天空,泪流满面,下一刻,身躯破碎,化为亿万晦暗的陨石。

……

“没什么,雪晴,你脖子没事吧……”

等回过神来,姜天讪讪地缩回手,双眸闪过一丝痛惜和凄然。

她脖颈的那片青紫,好像前几天被发狂的自己勒住脖子而留下的吧。

“没事……”赵雪晴俏脸上露出一丝愕然。

姜天意识很清明,而且还关心自己,这和他之前的颠三倒四的行为完全不同。

难道,他好了吗?

姜天感觉气海之中空空荡荡,竟然没一丝一毫真元,不由皱了皱眉,迟疑了片刻,问道:“雪晴,现在是哪一年哪一天?”

“2007年,3月12日……”赵雪晴脸色猛然一黯。

他脑子看了多少医生都不行,怎么可能好呢?唉,我也真是痴人说梦。

“这年我25岁,大学毕业3年,和雪晴刚刚结婚一年……”

姜天双眸闪过一丝狂喜,喃喃自语:

“而且,距离几大家族动手还有5年,我的时间很充足!”

“你说什么?”赵雪晴满脸担心地看着姜天。

“我没事了,咱们这就出院!”

姜天扯掉注射器,也不管胳膊上的血迹,快步下了床,来到窗前,负手而立,嘴角浮现一抹狞笑:“呵呵,没有一丝修为又如何?我可以重头再来!”

“哼,在这五年内,我足以踏上筑基甚至金丹层次,至少在这个地球是无敌的!”

紧接着,他仰望苍天,双眸喷射出疯狂的杀意,仿佛要将天空都撕裂。

“前一世,你们辱我门楣,杀我亲人,这一世,我要让你们千倍万倍地还回来!”

“前一世,你们夺我爱妻逼我自杀,这一世,我要折磨得你们生不如死!”

“我要让这天为我颤抖,让这大地为我臣服,要让整个世界为我倒转!”

见此一幕,护士吓得小脸煞白:“赵小姐,你老公好像又犯病了,要不要再打一针镇定剂啊?”

“不用了……”赵雪晴轻轻摇头,心中叹息。

他又说疯话了,看来,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啊。

此时,手机响了,赵雪晴脸色一惊,连忙接听了:“总裁,我在医院照顾姜天,已经结束了,我马上回公司!”

挂断了手机,赵雪晴对姜天说道:“姜天,你能自己打车回去吗?”

“没问题,你去吧……”姜天摆了摆手。

“那你小心点,早点回家!”

赵雪晴担心地看了姜天一眼,就匆匆出门。

“雪晴,前一世,我欠你太多,这一世,我要许你一世幸福安稳。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丁点伤害和委屈!”

望着女孩渐渐远去的背影,姜天双眸闪过一丝深情,幽幽地说道。姜天离开病房,路过一个病房门口,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恸哭之声。

姜天拉住一个小护士问道:“怎么有人哭啊?”

“估计是唐老要走了吧,唉,真是可怜啊!”小护士感慨地说道。

“唐老?”

“唐国柱啊,是一位武术高手,曾经担任岭南军区猛虎特战大队的教官,将南派的咏春、洪拳、蔡李佛拳融入军体拳擒敌拳之中,为南派武术传播立下汗马功劳,闻名世界的功夫明星李龙你知道吗?就是他的师弟。”那小护士满脸崇敬之色地道。

“哦,是他啊!”姜天微微颔首。

“唐老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急公好义,组建了一个武道慈善基金,资助了上百位失学儿童,在林州民间德高望重,很受人爱戴的!”小护士微微动容。

唐老,武术大师,门下弟子遍布华夏。

他指导过不少军中兵王,甚至能与岭南军区领导平辈论交,把酒言欢。

是以唐家贵为林州第一望族,比柳家等家族要强势许多。

“嗯,我听说过,武道大师、猛虎教官……他可以说是建国后林州第一的名人了!”姜天点点头,转头看向病房内。

只见病床旁边一个长得甚是漂亮的女孩,握着李老的手,正哭得梨花带雨。

旁边,一个中年美妇人,也泪流满面,轻声安慰着那女孩。

病房里,站满了人,一个个气场庞大,看穿着打扮,非富即贵。

病床上,躺着一位满脸老人斑的老者,双眸紧闭,容颜苍白枯槁,颧骨高高地凸起,似乎吊着一口气,若是吐出这一口气,便会撒手人寰。

“陈神医,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就是再延续三个月,等唐书记从党校培训回来也好啊!”

一位一身戎装的官兵,满脸愁容地对一位身穿长衫的老者,沉声说道。

“魏警卫,请恕老朽爱莫能助啊!”

被称作陈神医的老者喟叹一声,无奈道:

“唐老的怪病发现得太晚了,现在那一股病气已经扩散到全身,引起器官衰竭,呈现天人五衰之相,慢说是我,就是神仙来了也不行啊!”

他话音一落,全场又是一片伤心欲绝的哭声。

陈神医,陈济世,林州神针王,师承红墙御医张养浩,医术冠绝林州。

他说治不好,基本上就宣告了唐老生命的终结。

“哼,庸医害人,不啻于白衣屠夫!”

正在所有人都绝望之时,门口,一声轻喝传来。

“你说什么!你敢质疑我的医术和操守!”陈济世凝眉瞪视姜天,双眸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陈济世闻名林州,就是唐家人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但今日,却被这小子折辱,他不由火冒三丈。

“我就不能质疑你的医术了?”

姜天走进病房,冷哼说道:

“唐老明明气数未尽,还有至少五年寿元,你却让放弃治疗,不是庸医是什么?”

“请问你是……”警卫小魏皱眉问道。

这小子年纪轻轻,但偏偏傲气无边,锋芒毕露,让他摸不着头绪。

“我?”

姜天淡淡一笑道:“我姓姜,是这世界上唯一能把唐老救过来的人!”

“什么?”

“这么自信!”

此语一出,全场皆惊,所有人心底掀起惊涛骇浪,不敢相信。

“你说,你有办法?”美妇人也是第一次抬起头来,凝眉仔细打量着姜天。

此时,忽然站在陈济世身后的一个青年,满脸嘲讽地嘿然一笑道:“我当是谁,这不是疯子姜天么!”

青年身材颀长高大,面容英俊,一水儿名牌,武装到牙齿,走在大街上绝对是会引起女性欢呼的大帅哥。

但看向姜天的目光满是鄙夷,就好像高高在上人类在俯视一只蝼蚁一般。

“呵呵,吴朝辉,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姜天的目光攸地落在了青年的身上,双眸闪过一道寒芒。

吴朝辉,吴家大少,柳望峰的狗腿子。

前一世,在林州的这段时间,姜天最大的打击就是来自于吴朝辉,正是他将姜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吴朝辉平日和姜天称兄道弟,但却用掺了工业酒精甚至毒素的白酒灌他,才导致他脑袋永久性的损伤,变得疯疯傻傻。

“朝辉,你说什么?他是疯子?”美妇人诧异地问道。

“陈姨,我绝无半句假话。前段时间,他喝酒太多,脑袋坏掉了,天天在家打砸烧,他生活都不能自理,是精神科的常客,还能治病,搞笑呢!”吴朝辉不屑地笑道。

“原来是个疯子!”

陈济世负手而立,不屑地看着姜天道:“你想出头,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我劝你,最好不要丢人现眼,赶紧滚出去吧!”

但病床前那个哭泣的女孩,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般,一把抓住姜天的袖子,哀求道:“求求你,给我爷爷治病吧,你若能把我爷爷救活,我唐家一定有求必应,奉你为贵宾!”

唐家公主唐玲珑,林州第一名媛,姿容和身材都是一流,气质出尘,连吴朝辉都对她痴迷已久,拼命追求。

只是姜天一心都在赵雪晴身上,并不将她放在心上。

唐老的儿媳陈欣无奈,只好看向陈济世苦笑道:

“陈老,既然您没有办法,不妨让他试试吧,没准,还有一线生机。”

“阿姨,他就是个疯子,能有什么办法?别让他糟践唐老了!”吴朝辉不屑地看着姜天,冷哼道。

“唉,吴少,既然唐夫人想试试,那就试嘛!”

陈济世却是冷笑着一摆手,然后满脸讥讽地看着姜天道:

“我治不好的病人,这天下就没人能治好。你若能治好唐老,我愿意为你端茶奉水,拜你为师!”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

“也好,这小子非要出头,那就让他治!他若治不好,我就有理由活活弄死他,也算是替柳少拿下赵雪晴扫除障碍。”

吴朝辉目光阴沉地看着姜天,心中闪过一片杀机。

“请唐夫人唐小姐陈神医留下,做个见证。其他闲杂人等,都出去吧!”

姜天嘲讽地看着吴朝辉,负手走到了唐老跟前。

>>>>本文《修真之重登巅峰》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