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7-16 12:48 的文章

受被攻用各种道具改造,家延乱小说目录,受做的合不拢腿 阴部被舔的小说片段

 第一章:大白蛇

十二年前,蛇年。我无端生了一场大病。我这一年发了高烧,怎么也没好。就在年末的深夜,我呆呆地看着大白蛇钻进我的被窝里。
我很害怕,但又不想呐喊,一整夜,我是那个大(我的被子里不断搏动,到第二天奶奶抱着被子打开我起床,打开被子,尿液的气味在鼻子上冲,那蛇是没有的。
老大娘摸着我的屁股一巴掌,问我怎么跟我尿床了。
昨天晚上,她跟奶奶说蛇钻进了我的床。老奶奶不相信,她在找什么?他既不是住在屯子里,也不是来自哪里的蛇。
但是在她把我的裤子换了一条的时候,看见有一点血,马上就痴呆了。但是他什么都没听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嫁出去,因为见了外婆之后说的话很重,所以没跟任何人说。奇怪的是,那天晚上以来,我的病天天都在为我治疗,以后的日子里,除了电视上的白素贞以外,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白色的蛇了。
一转眼12年过去了,我也上大学了。我以为以前的事是偶然的臆测,最近梦见了那白蛇。
与小时候不同,这条蛇长着一个男人的头,变得相当粗壮,在梦里一直缠着我。
所以我很害羞,但这事很近,我的身体不好,每天都要作呕,天天都不作呕,最重要的是我已经3个月没有来过阿姨了。
女孩没有几个月来的经期,这是正常,于是去了医院,这很好,我也查查b超检查的时候,我的那个老医生的脸都僵了,盯着显示器,看着眼睛的大哥,仿佛看到了鬼,“怀孕了!
我没有男朋友,为什么可以怀孕呢?!而且,如果怀孕了,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吧。
和我沿着医生的眼睛看,b超显示器在我的子宫里卷山岭满了黑暗的东西,一窝,就像腹蛇的怀里。
突然就来了!
看到这些怪异的东西,我不禁想起了以前的那个怪梦。我认为蛇有与这个梦亲密的接触,这样不是怀孕了吗?!
之前在报纸上看到十三岁的少女怀上蛇的孩子,果然是假的。没想到在我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想哭也哭不出来。
吓得眼睛都满了,我拿出手机打电话,祖母说了这件事。然后,我问了祖母现在该怎么办。
奶奶怀里了腹蛇和听,也吓了一跳,但马上冷静,联想到,在我小时候的事情与我的可能性是十二年前的那个蛇被卷了,这样的事,在医院可以解决了的话,我先回家,那时候她陪我一起看出马仙。
参选仙,是我们东北一带的参选思科修道的仙家,原身头山修炼的动物,修炼时间长了,有灵性,成为寻找缘分的俗人チープサイド参选的弟子,他们的相互合作能给人看到脏,癔症外的属于神的棒。
迷信已经不是21世纪了,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我选择听祖母的话,但是没说怨言就回家了。
到家后,其他的人的介绍,奶奶在市外的联系1名的马的弟子,过了五十岁的妇女,英姑听和说,结果很了不起的事情。
奶奶陪我一起英姑家,我一个人,坐在家里看弟子,隐含着一个传说的参选的大红大绿色棉布的神,一头卷发的面头,小小的眼睛,普通的阿姨也不改变,不认为,英国婆婆还坐着吧,也帮我的脸看了看我身后的天空里奇怪的椅子上,看了多少兴趣我的提问是“怀的蛇的孩子?”
问了这么直白,我暂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尴尬,说“应该”。
“是的。这是自作自受”英姑走向我,“报复和纠纷的原因是它家的东西,他是,你是,你和我,你的父母离婚了吗?——那个有危害。”
“难道,我的父母在我小的时候离婚,感情不符合,蛇害的,那么太完整了。”我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回答。
英姑,我不相信鼻子哼了一声,几根黄香,取出案的桌子,一边供仙牌,并一边和我,“他们的手臂大啊,那些被它们的危害危害少的呢?你现在刚怀孕的时候怀孕结束为止,你肚子的蛇,内脏的光,咬你的肚子里钻出来。”
把英婆婆的话,在我的身体里也能听见,着急地救她吗?
延婆婆没有看我,而是望着我身后。“你不能。要问”
“谁?”我犹豫了,后面看后面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你还没看见的他,刚才你进来的是你的上半身,我现在请他上半身,暂时自己和他说话,你一定要好好说出什么仇,什么怨恨。”英姑说着草的棉被,弯下腰,口腔中开始了她。
英姑也不知道读什么,过了一段时间,整个人突然一挺,猛的眼睛,眼睛头前停下来,精神变了,整个身体就像蛇一样的手脚,地上爬的方向来的,我在我的前停了下来,嘴里出来的样子的男人的声音传来。
“白静,你知道吗,二十年前你母亲怀的快流,抓到我妈煮的汤胎,我的爱人死了,活着的你,这个帐我们怎么样?”
张英婆婆的脸就在我面前,但她的眼睛却很细长,两条路都是细长的眼睛,真是毒、凶,还有那条蛇就是英婆婆了!
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人是被附身的场面,但还是蛇,不由大人的地面一到膝盖,一边哭一边流泪,“当年大仙,对不起,是我们的错,现在你是家庭崩溃,其中的危害被逼的一马也请放入大仙。”
“与妻子离开什么?还更毒的,来保住我的生命,我要你活。”
男人说话的时候,语气又有几分皱纹加重了,警官,我头大的药费,全体都快皮贴着我,我的感受是抬眼看看他躲在一边哭了8:“那是什么大仙你的要求,我,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切,我很满意。”
“也满足了我什么?”抱着男人的盯着我的脸看了日的眼珠子,按照饮食,身体在今后一个和平的语气也说:“我想,你也没有放过这么难,你有两条路的补缺选举,首先,你连我的徒弟,我是同行多行善事助我修行;这个为了参加我的配偶,你才能命悬一线,就连死的生命,你是我的妻子,我的育儿,”代替。
QQ截图20190328131404.jpg

第二章: 出马弟子

这人哪有给动物当老婆的?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选啊!而且这外面帅哥鲜肉这么多,我怎么可能会选择嫁给一条蛇?

我立马选了第一条,对被蛇附身的英姑说:“那我选做你的出马弟子,帮助你修行,只要你不再害我家就成。”

就像是知道我心里想啥似得,英姑眼一眯,哼了声:“你还别嫌弃我,嫁给我以后有你享福的日子过,不过既然你选择了做出马弟子,那可不要后悔。”

“不后悔,不后悔!”我赶紧的给英姑磕头谢恩,但是英姑却没再回我的话,整个人往地上一倒,翻着白眼,鲤鱼打挺似得挺了两下,才慢慢恢复了过来。

我把英姑从地上扶起来,英姑揉着她的腰,还是刚才那不冷不热的语气,跟我说:“做什么不好,偏要做什么出马弟子。”

“为什么不能做啊,总比嫁给一条蛇好。”

“为什么?因为我男人就是被我克死了,加上刚才那东西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以后有你苦头吃。”

本来我还觉的我还很机智,选了做那蛇的出马弟子,但是英姑这么一说,又让我有点慌:“那我该怎么选啊,我还能反悔吗?”

“当然不能反悔,这种东西死性子,答应了就要兑现。算了,以后看你自己的造化吧。”英姑说着,从隔壁的屋里拿出了红纸笔墨,毛笔蘸了墨汁后,在红纸上写了几个大字:“柳仙太爷。”

然后将这张墨迹未干的纸递到我手上,对我说:“他的真名叫柳龙庭,以前是在长白山下修炼的,家里有五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三。你回去把这个贴在你家,上了香火后,他就是出马仙了,你就是他的弟子,今后你们都要光明正道,一心向善,别被邪贪迷惑,不然你们谁都没有善终。”

只要那条蛇肯放过我,我干什么都愿意,我赶紧答应英姑,我们以后一定好好做人,不求回报。

和奶奶回到家里,都已经晚上了,我腾出家里唯一的一间客房,按照英姑的说法,我把她给我写的那张“柳仙太爷”贴在了墙上,然后摆上了贡品,讲真,我心里还挺紧张的,毕竟一想到以后每天要和一条蛇打交道,心里就瘆得慌。

当我把冒着腾腾烟气的香插在香炉里叩拜了三下后,房间里忽然起了层稀雾,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一条比我大腿还粗的大白蟒,从供桌底下蜿蜒的爬了出来,趴在地板上,蛇头开始扭曲脱皮,变成一个男人的头,然后慢慢的是身体,再是尾巴,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趴在地上,年纪不到三十,身形修长,五官长得还挺俊俏。

见他长得还好看,我被蛇侮辱的恶心感也少了很多,于是就问他:“你是柳龙庭吗?”

柳龙庭侧头扫了我一眼,懒得回答,而是直接跟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关系已经确定,只要我修成正果,那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讨好柳龙庭说:“那是绝对的,以后大仙一定会叱咤风云,万人之上。不过我肚子里的胎儿呢,大仙啥时候有空帮我取出来?”

我以为我都答应柳龙庭的条件了,柳龙庭也会除掉我肚子里的蛇胎,可是没想到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后,忽然转过身来,嘴角扬起一抹阴邪的笑:“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子孙后代,等孕期到了,自然就会出来。”

这可拉倒吧!我顿时就生气了,英姑说了,孕期到了我就要被肚子里的蛇咬的开膛破肚了,这说到底这死蛇还是不肯放过我。

“可大仙之前不是说只要我肯供奉你你就放过我吗?!”

柳龙庭冷冷一哼:“我要是没放过你,你早就被我的孩儿们给咬死了。对了,明天会有人来找你,他家遇见了脏事。这是我们的第一单生意,你要是敢出什么岔子,我就不是这么好好跟你说话了。”

“可是……。”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柳龙庭看着我的眼睛顿时窄了下去,满脸上都摆着你有反驳意见就是找死的残暴。我看到他这表情都脸都吓憋气了,但是想到我小命还在他手里握着,不爽又无奈,硬是把火给憋了下去。

第二天上午,奶奶吃完早餐去邻居家串门了,我宅在家里,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心里想着以后我要和柳龙庭怎么生活,这时门铃响了起来,我去开门,却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我高中班长王宏。

他怎么来了!

看见王宏,我有点激动,王宏在高中的时候,那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草,操场上那打篮球的身姿,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妹子,也包括我,虽然昨天柳龙庭跟我说了有人来找我,但我没想到是他,虽然长得比高中的时候胖了一点,但还是很好看啊。

毕竟好看的人胖瘦都好看,丑的人再瘦还是丑。

我赶紧请王宏屋里坐,心里屌丝的盘算着这可是个机会啊,之前都没机会接近他,这次要是能再续个前缘啥的,那可就要把我美上天了。

见着男神心情大好,把昨晚的不愉快全都抛到了脑后,对王宏也特献殷勤,赶紧换了衣服化了妆,一脸娇羞的给王宏端茶倒水的。

王宏跟我客套了几句之后,也就开始说正事:“白静,其实这次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情求你。”

想到昨晚柳龙庭和我说的话,我心里明白了几分,于是笑着说:“咱俩老铁谁跟谁呢,有啥尽管说。”

“是我老婆的事情。”

我去,我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你就有老婆了?这么快!”

“嗯,去年年底结的婚,再过两月我老婆就要生孩子了。”

这简直就是一盆凉水泼在炭火上,顿时没了热情,我哦了一声,随口问了句他老婆怎么了?

“几个月前,我给我丈母娘在我们县里买了套二手房,很便宜,二十几万就到手,可没想到我丈母娘一住进去身体就不太好,几天前我和我老婆回去看望她,晚上就在她家过夜,结果当天晚上,我老婆跟我说她看见她们家的墙上有个穿着清朝衣服的小脚女人,领着一个孩子匆匆的从墙面上飘过去了。”

“飘过去的?“我有点不可置信,然后回答的也漫不经心:“真的假的?你老婆没看错吧,会不会是做梦把梦当真了?”

见我不信,王宏顿时就有些着急:“真不是假的!自从我老婆看见这东西,就开始整天说胡话,不吃不喝,一会说她是官太太,一会又说她是要饭的,死活都不肯离开那间屋子,现在马上要过年了,她再这么闹下去,这年可还要怎么过啊!”

“就在你丈母娘家过呗。”我无所谓的对王宏道,反正也不是我老婆。

“那不行,我媳妇都快生了,总不能以后都住在丈母娘家吧!白净,你就行行好,看在我俩同班三年的份上,帮我一下!”

还同班三年呢,同班三年他当初也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啊,现在知道来求我了!

我干脆倚老卖老,就说不是我不想帮他,是我也没办法,帮不了,叫他回家去。

哪知道,我一说这话,王宏顿时就生气了:“不可能,白静你别骗我,你一定有办法。就昨天晚上,我做梦梦见一条白蛇,它告诉我说如果想让我老婆恢复正常,就来找你,我也是打听了好几个同学才找到你。白静,咱也这么多年老同学了,你要是这点小事都不帮我,这真的可就太不厚道了!”

>>>>本文《兽性难驯》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