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7-24 11:22 的文章

很污很肉,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紧,请仙儿免费阅读/请仙儿无删节全文全集

 刚走到树林子边上,就听见里面压抑的哭声,我心里一沉,轻手轻脚的走进去,看见王强踮着脚尖站在埋着鸡的那坑里,后背贴着杨树,翻着白眼,两边嘴角僵硬的上扬,像是被东西扯着。

 
坑里的虫子已经爬到了他的腿上。
 
等看清他的脸后,我不由得脊背一凉。
 
他的脸上都是挠痕,整张脸没一块好肉。
 
爷爷站在距离他三步远的地方,手上拿着根棍子,强子的嘴巴开开合合,像是在说话。
 
四婶站在老远的地方,捂着嘴哭,在她身边还有不少村里人。
 
我心里虽然害怕,可想着爷爷在这里,就大着胆子往前走,想要听听强子在说啥。
 
“石三根,你欠下的债该还了。”强子嘴里发出女人的尖锐声音,充满了阴毒和憎恨:“我不会让她活着,我会让她偿命。”
 
强子刚说完这话,爷爷突然上前,直接把手里的棍子塞进强子的嘴里,然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红纸,上面还用朱砂画着啥东西,低喝一声,拍在强子的额头上。
 
强子浑身抽搐,嘴里发出“呃呃”的叫声,喉结上下滚动。
 
爷爷提着他的衣领,把他嘴里的棍子拿出来,他哇的一声,弯腰吐了起来。
 
强子一吐完,就晕了过去。
 
爷爷吃力的把他从埋着鸡的坑里拖出来,扭头看见我,生气的瞪我一眼,说:“过来搭把手。”
 
我摸摸鼻子,低头过去帮忙,心里暗暗叫苦,回家后爷爷不得跟我念叨到天亮。
 
走近我才发现,强子除了脸上之外,身上也都是抓痕。
 
不过虽然看着瘆人,总算还有口气。
 
我和爷爷把强子抬出来,村里人帮着四婶把他送去了医院。
 
我也想跟着去,爷爷不让,沉着脸把我拽回了家。
 
进门口,爷爷竟然没有念叨我,只是蹲在门口抽烟,也不说话。
 
我忐忑的站在院子里,心里七上八下的,正想着怎么哄爷爷的时候,他把烟掐灭回了屋。
 
我在客厅站了好半天,瞧着爷爷屋里的灯关了这才回屋。
 
刚关上门,屋里的灯突然闪了下,然后滋啦一声,灭了。
 
我咽口唾沫,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不用害怕,是我。”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我就看见床边有道身影,脸上的木制面具特别显眼。
 
“你就是我爷请回来的仙家?”我强装镇定的问,悄摸的往后伸手去够门把手,却怎么都摸不到,急出了一身汗。
 
他回道:“是,我要的不仅仅是香火。”
 
“那你还要什么?”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爷爷明明说过,他护着我,我给他香火供奉。
 
他道:“现在还不能说,这是你离开村子之后的事情,你要是答应,关键时刻我会保你一命,不会让那东西害了你。”
 
爷爷刚才还说他可能没法护住我,这个鬼就以此来威胁我。
 
我不想答应,谁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可我也明白现在不能惹他生气,只好软着声音说:“我能等白天跟我爷商量下,再跟您说吗?”
 
我能感觉出他的目光骤然变得锐利,死死地锁着我,过了好半晌,他轻笑一声,道:“能,不过你别后悔。”
 
话落,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屋里的灯也亮了。
 
我盯着他先前站着的地方,不由得拧眉,他最后一句话是啥意思?
 
爷爷请回来的这个鬼仙有问题。
 
爷爷这一天也够累的,好不容易睡着,我不想打扰他,就想着等早上吃饭的时候再跟爷爷说。
 
可谁知没等我开口,又有人来叫他。
 
这次不是有人出事,而是村里年轻人怀疑山上有狼,要上山去找。
 
村长也觉得是有狼,他一向不信神鬼,跟爷爷说:“接连两人出事,不能再坐以待毙,不说一定要抓住那头狼,至少咱们动静闹得大点,能把它赶到深山里去,不然村里老人孩子这么多,保不准哪天再出事。”
 
爷爷皱眉,不赞同村长的话,说:“这不是狼。”
 
我附和道:“叔,真不是狼,是……”
 
村长摆摆手,一脸严肃,打断我的话:“满身都是爪子挠出来的,不是狼是啥?”
 
他又看向爷爷:“三根,你以前搞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没闹出啥事,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现在村里人一死一伤,这么大的事,你说不是狼,是那些东西,你跟官家说能有人信?”
 
这下子我和爷爷都不知道说啥了,村长说得对,说出去也没人信。
 
村长脸色缓和些,这才说明了来意:“你家不是有一把老猎枪?能借我们使使不?”
 
爷爷叹口气,“行。”
 
把生了锈的猎枪拿给村长,爷爷也说要跟着去,村长不让。
 
“你都一把年纪了,遇到啥意外都跑不动,快在家待着吧。”说着,村长带人走了。
 
爷爷在门口站了会,扭头跟我说:“你好好在家,千万别再往外跑。”
 
说着他追上村长,也不知道这回这么说的,村长没再把爷爷撵回来。
 
“跟上去。”我突然听见鬼仙在我耳边说。
 
我一激灵,往四周看,也没看见他。
 
我本来就担心爷爷,听他这么一说,连忙锁上门跟了上去。
 
村周围都是矮山,上面大多种着果树,越往里山越陡,树也长的高,平时都没啥人进来。
 
翻过山头,进了一片树林子里,一进这林子里头我就浑身不舒服,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啥地方难受。
 
我搓着胳膊,紧张的看着四周,意外发现村长的走路姿势有些奇怪,明明是个大男人,却扭来扭去的。
 
“嘿嘿嘿……”他突然转头,直直的看向我,怪笑几声,举起锄头,朝着爷爷打过去。
 
“爷!”我大喊一声。
 
爷爷反应快,转身一把抓住锄头。
 
“你干啥?”他厉声问。
 
村长又嘿嘿的笑了几声,翻着白眼,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爷爷上前看了眼,说:“快把人抬回去。”
 
跟着一块来的村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背起村长往回走。
 
“爷。”我叫了声,不安的抓住爷爷的袖子。
 
他无奈的看我一眼,“回家再说你。”
 
我哪还顾得上想回家的事,一直盯着村长看,担忧的问:“爷,村长是咋了?”
 
不会出事吧?
爷爷说:“丢魂了,等下得叫魂。”
 
把村长送回家后,爷爷就把其他人都打发走了,跟村长媳妇说村长这是丢魂了,然后问她:“家里有红蜡烛吗?”
 
“有。”村长媳妇抹着泪回道。
 
爷爷让她找了两根红蜡烛,点着后摆在屋门和院门的后边,在蜡烛旁放上一碗二米饭,让村长媳妇站在院门喊他村长的名字,听见有人答应了就往屋里走,走三步喊一声。
 
村长媳妇站在院门边喊了好半天都没人答应,爷爷紧皱着眉头,脸色越来越沉。
 
我心里也开始没底。
 
村长媳妇也是脸色发白,又叫了声。
 
“哎……”院外有人应了声,烛光快速的跳动。
 
村长媳妇面上一喜,往院子里走了三步,又叫了一声。
 
“哎……”
 
这次我听的很清楚,声音是在村长媳妇的身后响起的。
 
村长媳妇一边叫着一边往屋里走,到了村长床前又叫了声,这次没人答应。
 
爷爷从土灶的锅底揩了点锅底灰抹在村长的脑门上。
 
我踮脚往床那边看,村长的脸上逐渐有了血色。
 
爷爷松了口气,“成了。”
 
村长一直等到天亮鸡叫的时候才醒,揉着眉心,满脸的疲惫,好半天才缓过来,目光复杂的看着爷爷:“这……到底是咋回事?”
 
爷爷坐在床边,拧着眉,好半天才哑声说:“都是我拖累了强子和老杨头,他们当初帮我干过一件错事,害了条性命,现在替它找我讨债的来了。”
 
他没有明说,可我听得出来,老杨叔和强子帮爷爷干过的事肯定跟我有关。
 
村长嘴唇直抖,瞪大眼睛说:“你杀人了?”
 
“不是人。”爷爷摇头说:“是条活了不少年头的黄皮子。”
 
“不是人就成,不然可得蹲局子了。”村长大喘口气,拍着胸口说:“以前我是不信这种事,更不怕那种东西,可经过昨天的事,我是真怕了。”
 
爷爷附和几声,脸上的愁容更重了。
 
见此,村长又担忧起来,“你这么发愁,是那讨债的东西不好解决?”他一脸的不相信,“你干不过那东西?那咱村里人怎么办?”
 
“不是干不过,而是欠下的债本就该还,黄皮子记仇,就是我不还,将来晓晓也得替我还。”爷爷手里捻着旱烟卷,说:“村里人没事,强子和老杨头遭难是因为他们都是当初帮过我的人,那东西一个一个找过来,我估摸着下一个就是我了……”
 
话说到这里,爷爷的神情突然僵住,腾地一下站起来,手里的旱烟都被捏碎了,“糟了,红丽要出事。”
 
红丽出村长的侄女,听到这话,村长也躺不住了,急忙问:“这关红丽啥事?”
 
我也是愣了下,纳闷的看向爷爷。
 
按辈分我得叫红丽一声姑,她去年嫁到石坝子村,爷爷口中的那事都是十年前的,那会红丽才十来岁,怎么还有她的事?
 
“当时我们杀那黄皮子的时候正好红丽路过瞅见了。”爷爷把碎掉的旱烟卷塞进兜里,急匆匆的往外走,边走边说:“强子和老杨头都出了事,那东西要是不来找我八成就是去找红丽了,我去看看红丽。”
 
村长躺不住了,趿拉着鞋要跟着一块去。
 
我反应过来,也追了上去。
 
爷爷不愿意让村长去,说他应该好好躺着,可村长跟爷爷一样的倔脾气,加上红丽是他亲侄女,根本劝不回去。
 
爷爷叹口气,在兜里掏出个木质的衣扣子递给村长,说:“你拿着,这是被雷劈过的桃木磨出来的,能辟邪。”
 
村长犹豫了下,接了过去。
 
石坝子村跟我们村隔了两座山头,可要是顺着前不久刚修平整的土路走得两三个小时,我们着急,直接从山上抄小路过去,紧赶慢赶终于在十点多到了石坝子村外。
 
刚到村口就看见村里呼呼啦啦的出来不少人,领头的就是红丽男人。
 
红丽男人双眼通红,扛着一把镐头。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们干啥去?”看见他们出来,村长赶紧问:“红丽呢?”
 
红丽男人管村长叫了声“舅”,呜咽着说:“红丽昨天下午去山上打猪草,现在还没回来,我去找他。”
 
爷爷身形摇晃两下,直直的朝后仰,我扶了他一把才没摔到地上,他怔怔的看着地面,嘴唇直哆嗦。
 
村长黑了脸,生气的说:“昨天下午去的山上,这一宿都没回来,你现在才去找?早干啥去了?”
 
红丽男人擦着泪,自责的说:“昨天中午有人请我吃饭,我喝多了,回家就睡觉了,早上起来没看见红丽,问了村里人才知道她昨天下午去打猪草了,镰刀和筐都没在家,院子里也没猪草,我才知道她一宿没回来,她都六个多月的肚子了,要是出了啥意外,我也不活了。”
 
红丽竟然还怀着孕!
 
爷爷的脊背又佝偻了几分。
 
村长气的要去踹红丽男人,周围的人赶紧把他拉住。
 
“先别打了,找人要紧,红丽小姑上哪打猪草了?”我着急的问。
 
红丽男人抹了把脸,说:“村南的山上。”说着就往村南跑。
 
村长扭头看了爷爷一眼,眼中的责怪和怒气很明显。
 
爷爷满脸内疚,垂下眼不敢跟村长对视。
 
看爷爷这样我心里也难受,这事归根到底还是我引起的,我往前走了两步,挡住爷爷的脸,说:“咱们也赶紧去找吧。“
 
村长跟了上去。
 
我扶着爷爷往村南走,心疼的问:“爷,你没事吧?”
 
“没事。”爷爷催我说:“走快点。”
 
我们这边山高林密,山上都是成片成片的松树林和杨树林,实在是不好找,村长就说分开找,找到了就喊一声。
 
爷爷年纪大了,走得慢,我心里着急,怕红丽真出事,就跟着石坝子村的男人一块找。
 
一口气走到半山腰的松树林子外,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扶着树喘粗气,脚底板一阵阵的疼,刚站定,林子里就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声儿离我还挺近,跟树枝被折断了似的。
 
“谁在里面?”我冲里面喊了声,往四周看了圈,就我一个人站在林子边上,其他人也不知道去啥地方了。
 
“是我。”里面有人喊一声:“快进来,红丽在这。”
 
我一听也不顾上别的,连忙跑进去。
 
林子里,一个穿着青色上衣的女人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正往草窝子里戳。
 
“你发现啥了?”我边说边过走,回忆着一块上山的人里有没有女人,当时人多,我也没细看。
 
我朝那女人走过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心里越来越慌,不由得停下,我跟她也就离了四五步的距离,可我看着她的身上却像是蒙着一层的雾。
 
我拧眉,朝草窝子里看去,看清草窝子里的东西后,我嘶了一声,后背顿时一股子凉气。
 
草窝子里竟然是个孩子,也就正常男人巴掌那么大,那穿着青色衣服的女人正拿棍子一下一下的杵那孩子的肚子,肚子上都给戳出来个血窟窿。
 
“啊!”
 
我后知后觉,惊慌的大叫一声,嘴里喊着爷爷,转身就要跑,可还没迈开步后脖颈子突然一凉,耳后一阵桀桀的渗人笑声。
 
那女人走到我跟前,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竟然是红丽,她的眼珠子黑沉沉的,手上都是血,脖子上和脸上都是被挠的血道子,不过比强子的浅。
 
“我要你给我的孩子偿命!”她呲着牙,凶狠的说,声音尖细却跟强子中邪时说话的声音一样。
 
她朝我靠近的时候,血腥味里混着一股子腥臊气。
 
我僵在原地,惊恐的看着红丽的脸,连挣扎都忘了,只下意识的拼命的喊叫。
 
脖子上一阵剧痛,红丽冰凉的手指掐在我的脖子上,她的面容愈加阴狠,因怀孕而有些胖的脸现在看着竟有些尖嘴猴腮。
 
她手劲奇大,抻着我的脖子,我只能脚尖着地,被她掐的喘不上来气,胸腔里一阵闷痛,喊都喊不出来了,眼前一阵阵发黑。
 
就在我觉得自己要被掐死的时候,红丽的身后突然出现一张带着木制面具的脸。
 
是鬼仙儿!
 
我满是祈求的盯着那张脸,眼泪流的更欢了,艰难的动着嘴,无声道:“救……我……”
 
“滚!”鬼仙的声音无波无澜,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可红丽却浑身一僵,瞬间就翻了白眼,软软的倒在地上。
 
我捂着脖子,双腿哆哆嗦嗦的也站不住,跌到地上,一边哭一边咳嗽,喉咙里火辣辣的疼。
 
鬼仙蹲在我跟前,伸手轻抚着我的脸,叹息道:“若是答应我的要求,何必遭今日的罪?”
 
我吸着鼻子抬起头,正好对上他淡漠的目光。
 
“晓晓……”林子外突然传来爷爷的喊声。
 
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鬼仙儿的身形瞬间消失。
 
我愣愣的看着前方,想起昨晚的事,他让我答应他的要求,我没给他准话,当时他说了句:你别后悔。
 
他是故意的,他肯定早就来了,只是因为我昨天没有立即答应他,所以他故意等到这时候才出现,让我被掐了个半死。
 
“晓晓,你这咋了?”爷爷从林子外跑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村长和红丽男人。
 
看见红丽,红丽男人喊了声,把她抱在怀里。
 
我忍着嗓子火辣辣的疼,声音嘶哑的说:“我在林子外听见林子里有人叫我,等我跑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小姑正蹲在地上正拿棍杵草堆里的孩子,我吓得喊了几声然后就被红丽小姑掐住脖子,后来小姑听见爷爷的喊声就倒地上了。”
 
有外人在,我就没提鬼仙过来的事,想着回去再跟爷爷说,顺便说下鬼仙儿让我答应他要求的事。
 
红丽男人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惊骇的瞪大眼,又低头看了眼红丽的肚子,最后搂着红丽呜呜的哭了起来。
 
爷爷拧眉在我脑门上摸了下,脸色缓和了些,让村长把我扶起来,他走到红丽跟前,看了看,然后又从兜里拿出个衣扣子,用手指夹着在红丽的脑袋上滑动,到了红丽后脑勺的时候突然顿住。
 
我闻到一股子头发烧焦的糊味儿。
 
等爷爷把衣扣子拿起来的时候,原本木制的衣扣子已经烧的焦黑。
 
红丽男人被吓了一跳,着急的问:“三根叔,红丽咋样?”
 
爷爷把衣扣子装回兜里,回道:“没大事了,先回村。”
 
红丽男人脱下外套,小心翼翼的把草堆里的孩子抱起来,然后抱上红丽回了村。
 
进村后,红丽男人就找人借了辆三轮车,要带红丽去医院。
 
爷爷拦住他,让他找了一张黄纸,就用那流产孩子的血在上面画了几道,“把这张纸贴在你们睡觉屋子的床头,每天早上起来洗完脸穿好衣服上柱香,一个月以后再买几沓纸钱,先把纸钱烧掉,烧完纸钱再把这张纸烧掉。”
 
红丽男人迟疑道:“三根叔,为啥要这样?”
 
“孩子已经六个月了,现在流产那孩子就成了二世鬼,我怕它记恨你们,给他上供能消怨气。”爷爷说:“你晚上回来趟,赶着十二点之前把孩子好好埋了。”
 
红丽男人忙着道谢,后悔的说:“都怪我,是我害了红丽和孩子,我往后再也不敢喝酒了。”
 
我低下头,心里内疚,都不敢看红丽和她男人,红丽遭罪都是因为我。
 
村长冷着脸说:“现在说这些有啥用?赶紧带红丽去医院。”
 
红丽男人低头上了车,村长也想跟着去,可他前不久才叫过魂,精神不济,去了也是添乱,最后只跟在车后头送到村口。
 
回村的路上村长都没跟爷爷说话,一直走到村口他才问:“红丽往后没事了吧?”
 
“没事了。”爷爷说:“母债子偿,她流了孩子就已经还了当初的债。”
 
村长嗯了声,说:“你们瞎搞这些,没啥实际作用,还净拖累别人。”
 
爷爷没还嘴。
 
村长瞪爷爷一眼,转身进了自家院子。
 
要是往常村长这么说爷爷,我早就还嘴了,可这事是我和爷爷理亏,只能低头道歉。
 
我跟在爷爷身后,右手在脖子上轻按着,不由得想到鬼仙儿。
 
他就叱了声,都没动手就把红丽身上的东西给吓走了,说不定他还真能护住我,可我总觉得他非得让我答应他的条件这事不那么简单。

 文学

 
到院门口的时候,我猛地抓住爷爷的袖子,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强子、老杨叔和红丽小姑都出事了,那下一个不就是……

>>>>本文《请仙儿》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