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9-28 15:37 的文章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sm惩罚,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将军的太大了坐不下轻一点

 陈经理说完朝着白鹭招招手,白鹭上前去,两个人靠的很近,陈经理趁机拍了一下白鹭的肩膀,白鹭虽然有些不太自在,但还是没有挣扎。

 QQ截图20190305134922.jpg

陈经理没有把手放下来,而是点开了视频,这个时候白鹭闻到了一股子甜滋滋的味道,猛的吸进去两口,就觉得身体渐渐的发热了起来,奇怪了,是刚才训练得太过了吗?

 

 

白鹭这样想着,摇晃了一下脑袋,有些昏沉,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还十分正经的跳操顿时变成了两个肌肉男跟一个女教练。

 

 

女教练嘴里叫着,然后被肌肉男....

 

 

另外一个也不甘示弱,女教练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这会儿却享受了起来。

 

 

陈经理觉得差不多了,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白鹭,一把抱住了她,白鹭只觉得浑身如同过了电一般,浑身发颤。

 

 

此时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只觉得好舒服。

 

 

白鹭从前就混迹各大夜店,她有很多男朋友都是从那些夜场里面找到的,只是都不算太长久,后来遇见了现在的老公方志明,白鹭也觉得已经玩够了应该收手了,然后就嫁给了他。

 

 

当然方志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的灯就是了,方志明以前长的挺帅气,而且又舍得给女人花钱,不然白鹭怎么可能会和他结婚?

 

 

只是这些到了这个年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现在让方志明逢年过节给白鹭送一枝花,他可能都会说不如买个西蓝花。

 

 

白鹭知道自己铁定是中招儿了,想要挣扎,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一点力都使不上了。

 

 

陈经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放她走,要知道陈经理已经垂涎了她的美色好长一段时间了。

 

 

“陈经理,你干什么呀?”

 

 

白鹭这个时候还有那么一些理智,张开樱桃小口询问着说,察觉到了那巴掌隔着衣服贴着自己,她身子也忍不住的跟着发颤了起来。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是想给你看跳操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说怎么办啊?”

 

 

陈经理贴的很近的询问着说,白鹭知道陈经理肯定是胆大包天了,当下就想要拒绝,只是自己的身体又因为中招的缘故酥软成了一团,要不是锻炼的多了这会儿很有可能已经软倒在了陈经理的身上了。

 

 

陈经理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要知道白鹭这样的尤物他已经是垂涎良久了,每次从单向玻璃往外面看,就能看见白鹭,光是看一眼就感觉再也没有办法承受得住,他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是太极品了!

 

 

陈经理想着白鹭这个女人就是的故意的来健身房当教练的,到时候很有可能还会勾引那些男学生出去开房也说不定。

 

 

这样的女人的骨子里面不就是这样的吗?还不如先让他尝尝鲜呢!

 

 

陈经理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做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错误,当下便把人拉扯了过来,白鹭本来就站不稳了,这会儿跌坐在了陈经理的腿上,陈经理是很瘦,可身体却很强壮。

 

 

虽然还穿着健美裤,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白鹭浑身发颤,脑袋都是“嗡嗡”的发热的,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说:

 

 

“陈经理,你不可以这样做的……”

 

 

“你说什么呢?是你突然软在我身上了,白鹭,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我给你看看?”

 

 

陈经理说完,就伸手摸到白鹭那马甲线,美好的触感让陈经理倒吸一口凉气,他沉下了一双眼睛来:

 

 

“这里是不是生病了呀?”

 

 

陈经理的手一路朝着上......

 

 

陈经理咬着牙说:

 

 

“草!还装什么矜持!你是不是来感觉了?”

 

 

白鹭紧紧的贴着陈经理的西装裤,只觉得越发的空虚起来,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她感觉格外的空虚,迫切的想要。

 

 

尽管白鹭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这种陌生的刺激还是让她觉得分外的带感。

 

 

“反正我已经这样了,这不是我要背叛志明,是陈经理卑鄙无耻,我怎么可能是一个男人的对手?”

 

 

她在心中这样和自己开脱,于是在陈经理一把抓住她时,她只觉得一种电流一般的舒服在一瞬间席卷而来。

 

 

白鹭迷离着双眼,陈经理看见白鹭一幅任人宰割的样子,不禁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就知道你不是什么贞洁女人了!天天穿的那么露就是给男人看的吧?”

 

 

白鹭被陈经理的话弄的面红耳赤。

 

 

可能是因为中招的缘故,她的身体特别容易来事,没几下就觉得呼吸不顺畅了,她双眼迷离了起来,很快哆嗦一下……

 

 

陈经理感觉到了,忍不住的冷笑着说:

 

 

“果然是贱人!看看我怎么治理你!”

陈经理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把白鹭的裤子给拉下来,白鹭已经认命了,甚至还要投入到其中享受一番,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过来了一阵敲门声:

 

 

“陈经理,陈经理,外面有人找你。”

 

 

没想到那么晚还有人找他,陈经理十分的生气,看着到嘴的肉要飞了,可是又不能不出去,他只好强忍着怒火:

 

 

“好,我现在就出去。”

 

 

然后十分麻利的把电脑关了,白鹭腿软的站了起来,浑身还在发热,可还是能走路的,当下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陈经理从屋子里面走出去之后,就看见苏苏站在外面,苏苏脸上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戴着眼镜有点呆板,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颇有些奇怪:

 

 

“我还以为白姐姐已经回去了呢,没有想到是跟陈经理在办公室里面,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两个了?真是对不起。”

 

 

白鹭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搭理苏苏,但还是挣扎着走了出去,陈经理看见到嘴的鸭子飞了之后非常的生气,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身材娇小的苏苏,心中的邪念升腾而起,随后和苏苏说道:

 

 

“你先在办公室里面等我一下,我等一下就回来。”

 

 

苏苏不疑有他,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在屋子里面到底是做什么,但是还是乖乖的在办公室里等着陈经理回来。

 

 

是商场里面的人和陈经理商议着过一段时间跳操的宣传,陈经理心里面非常的操蛋,如果是这些东西的话,随便告诉他不就好了,为什么偏偏这么晚了才和他说?他有些没好气的点了点头,心中的那一股火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下去。

 

 

白鹭慌忙的走到了电梯那里,摁了下电梯的按钮,随后寻思着,自己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中了什么,可是,既然是这种东西的话,那应该很快就能够解得了。

 

 

只是刚刚舒服了一次之后,让她觉得身体越发的灼热起来,她没有办法,只好跑到了旁边24小时便利店里面,花钱买了两大桶一升的水。

 

 

买好了水之后,她立刻就坐在马路的公共椅子上面,打开了水的瓶盖,咕嘟咕嘟的往下吞咽着,喝了好多水,身体的热度才逐渐的消退了下去,头脑这个时候也变得分外清醒了起来。

 

 

刚才真的好险呀,如果不是苏苏在外面叫了一声,很可能他现在已经在里面和陈经理打得火热了。

 

 

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是感谢这小丫头片子呢?还是觉得她打搅了好事,如果苏苏没有出现,她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和陈经理……

 

 

白鹭想到这里又气恼了,她喝下去了大半瓶的水,一股尿意席卷而来,她匆忙的走到了旁边去上了一个卫生间,这才觉得身体舒服了一些,那种发热的感觉也消退了不少。

 

 

清醒之后,她觉得刚才的一切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荒唐。

 

 

不过陈经理是个无耻之徒,这件事情谁都知道,之前他还看见陈经理追求过一个身材不错的学生,不过那一个学生嫌弃陈经理瘦的像竹竿一样,一点都看不上,最后面拒绝了陈经理的求爱,陈经理的性格十分古怪,可是却是一个钻石王老五,家里面十分的有钱。

 

 

而且这个健身房还是陈经理自己有股份的,这要是巴结上了陈经理这个大款的话,之后的好日子怎么可能会少得了呢?

 

 

但是,白鹭怎么说都是一个有夫之妇,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心中有些庆幸之外,又有那么一点落寞,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有点丢人。

 

 

陈经理回到了办公室里面,看见苏苏正中规中局的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着一个小学徒,工作认认真真,而且长相其实就是平平无奇。

 

 

陈经理手头上面还有那种东西,于是又握了一颗在自己的手中,走过去的时候拍了一把苏苏的肩膀,并和苏苏说道:

 

 

“最近这段时间我看你好像是挺卖力的,一直都跟在白鹭的身边,有没有觉得学到了什么东西呀?”

 

 

苏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面,不知道这股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她又呼吸了几下,觉得很香很甜。

 

 

那股味道钻进自己的鼻腔里面,没有多久,苏苏就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身体里面流窜着,她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拉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感觉热了起来,头脑昏沉之前她还十分天真的问了一句:

 

 

“陈经理,你这里是不是没有开空调啊?好闷好热啊。”

 

 

“我这里当然有开空调了,是不是你的身体不舒服呀?我之前学过医,或许我可以给你看一看,你过来。”

 

 

陈经理循循善诱的说,苏苏这个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心思,于是十分顺从的站了起来,朝着陈经理的方向走了过去。

 

 

可是刚刚才朝着前面走那么一两步,就觉得头脑昏昏沉沉,没有办法,噗嗵的一声便躺在了陈经理的怀抱之中,陈经理只觉得温香软玉在怀,虽然她的身材没有白鹭那么好,可是还是不错的。

 

 

“怎么啦?怎么就躺下来了呢?”

 

 

陈经理明知故问,随后把手伸进了苏苏的衣服里面,苏苏只觉得自己的皮肤酥麻麻的一阵,奇怪的感觉席卷了全身。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苏苏的头脑还算是挺清楚的,两个人现在,也太亲密了一些,于是想要从陈经理的身上爬起来,可是手软脚软,根本就做不到。

 

 

陈经理伸出了粗糙的手覆盖在上面,像是泄愤一般。

 

 

苏苏还是一个雏儿,哪里被人这么过,但是怎么说她都是上过学的,也和班级里面的人交流过,所以看过这方面的小片段,当时只觉得有点恶心。

>>>>本文《绝品教练》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