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9-28 16:32 的文章

再深点老师,用力,《蚀骨情深:贺少的私宠》&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章 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寒川……我不是故意的,寒川,你要相信我。”

别墅内,向晚跪在地上,脸色比桌上纯白的瓷瓶还要白上几分。

灯没有开,她看不清沙发上男人此刻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指缝间夹着的香烟闪着微弱的光,最后一点点消失殆尽。

这种感觉,就像是等待着死亡的宣判,让她更加不安。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愣,那上面还沾着江清然的血,时间过久,已经干透了,可此时却是她犯罪的证据。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站起身,高大修长的身影渐渐朝她走近。

“向晚,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清然的腿保住了,可却再也不能跳舞了,而你……又凭什么还能活蹦乱跳的呢?”

语气阴森森地,激得她心惊肉跳。

借着洋洋洒进来的月光,她隐隐看到男人用手掂量了一下高尔夫球杆。

“我说过,只要你乖乖的,我可以娶你,可是为什么要找不痛快去招惹清然?嗯?”

男人话音刚落,球杆顺势落下,直直砸在胫骨上。

“啊!”

他用了十成力道,她受了百倍的疼。

“寒川……我没有……”

左腿刺骨的疼,她害怕,只能往后一点点挪,可惜受伤的腿只能僵硬地垂着,了无生气。

男人丢开已经弯曲的球杆,冷眼瞧着她苟延残喘的模样,“向晚,这条腿是你赔给清然的,我留着你的命,但你记住,这笔账,没完。”

她紧紧抱着自己,抖如筛糠。

眼前的一切渐渐交叠成黑暗,闭眼前她隐约看到他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告诉向家的人,向晚故意杀人未遂,保她还是保向氏,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向晚轻轻笑了笑,好累啊,她想,就这样死了是不是所有人都满意了?

两年后——

三九寒冬,B市终于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东城郊区的看守所大门,一早就打开了。

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或许是腿部有些不方便,她走的并不快。

白雪洋洋洒洒的下着,女人抬起头,忽视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

这样的天气,公交站原本就不多的班次,从一小时一班的公交褪减到了两三小时才来一辆。

她的运气不好,出看守所大门的前五分钟,一辆大巴刚刚离开。

所以现在她要再路边等上两三个小时。

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纺衬衫,她皱了皱眉,连带着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伤痕也皱了皱,

当年进看守所的时候还是个春天,再出来也没想到过会是冬天。

她站在公交站牌下,目光茫然的看着对面圈禁了她两年的看守所,刷白的墙上写着八个大字:“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突然,她忍不住笑了。

这样的字,这两年来她每天都要看无数次,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寒冷中,她胡思乱想着,直到巴士从风雪中开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才揉了揉疼的难受的腿,上了车。

她只有一部过时的旧手机,还有看守所的狱警好心塞给她的十几块零钱,投了币,她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后座的位置。

这班车是唯一一班从市中心开往监狱的车,所以整辆车上只有向晚一位乘客。一路上,她死死扒着窗子,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原来,两年时间,这个城市就变化那么大了。

QQ截图20180713161207.jpg

第二章 贺先生,好久不见

砰。

额头硬生生撞在了窗户玻璃上,有些疼。向晚一边轻轻揉着,一边抬起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司机骂骂咧咧地,但到底还是下了车。

一看见被撞的是宾利,脸都绿了。

“真是晦气,我就说每天接送从监狱里出来的社会渣滓交不了好运,果然就没好事……”

向晚正在下车,被脾气暴躁的司机推了一把,重重地摔进了雪地里。

周围的人都在好奇的打量,目光大多鄙夷,她脸色一白,垂着头,有羞愧也有疼痛。

直到,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她视线中。

她愣了愣,顺着那笔挺的手工西装裤往上瞧去,结果就看到了那张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脸……

向晚出生那年,向夫人找人给她算了一卦,那人说她前二十年过的顺风顺水,但后半生却是坎坷异常。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一语成谶。

贺寒川看上去,似乎比两年前更加硬挺俊朗,只是那看着她的厌恶眼神,也和两年前毫无分别。

她呆呆的瞧着他,半响,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难看,不由低下了头,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结果刚动了动,却被他手里的黑伞压住了肩膀。

“两年没见,哑巴了?连招呼都不会打了?”

她的腿疼的厉害,被他这样压着,膝盖处就像是被针扎一样,这样冷的天气,硬生生疼出了一脑门的汗,咬了咬牙,她颤声开口:“贺……贺先生,好久不见。”

贺寒川居高临下地打量她,刚刚他在车里看的并不清楚,下了车才发现真的是她,他竟然忘记了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

不得不说向晚的变化实在有些大。

那头细心呵护的长发已经变成了看守所里统一的齐耳短发,干枯如稻草。一张脸蜡黄,尤其上面还有几处新旧交叠的伤口。

怎么看,都和当年意气风发的向家小公主完全不搭边。

不过他并不意外,毕竟从那里面出来,又能过得多好,看着她这副狼狈样,贺寒川的眼底却骤然变冷,比这漫天的风雪似乎更甚几分。

“果然是变了。”

她一愣,抬起头,就见他伸手掏出一支烟来点燃,浓白的烟雾萦绕。映衬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越发的妖冶。

然后他极轻的笑了一声,“既然这位司机先生认定了自己今天倒霉,那就别让他觉得自己的判断有差错了,李秘书,记下他的工号,回头把赔偿合同寄给他。”

司机一下子,恍若雷劈。

向晚整个人木木的,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她不敢动,眼前的贺寒川还是如同两年前一样,杀伐果决,不留一丝的余地。

她招惹不起。

“贺先生,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

“离开?”他捕捉住这个字眼,抬手用伞尖挑起她的下巴,声音泛着凉意:“向晚,你应该知道,两年的时间去赎罪,真的太短了。”

向晚打了个冷颤,并不是因为这天气,而是因为害怕。

牢狱里那非人的折磨历历在目,她连想想都会浑身发抖,当初她被送进监狱的时候,向家就自动的将她划为了弃子,两年来,更是没有一个人去探过监。

她知道,那是贺寒川的意思,她于他而言就是砧板上鱼肉,任其宰割没有反抗的余力。

可如今……

>>>>本文《蚀骨情深:贺少的私宠》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