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9-28 17:28 的文章

教室停电,用力啊我还要快,道具play走绳结&老板把我摁倒办公桌不分场合

 看到杨宁宁这个样子,我心里就知道结果了。

 

果然,杨宁宁抬起头来,一脸惊叹的看着我,半天才开口说话。

 

 

“胡师傅,你简直太牛了!你的设计我真的太太太喜欢了!”

 

 

“丽雅到底是哪里找到你这个宝贝的啊,她运气也太好了吧。”

 

 

杨宁宁兴奋地不行,踮着脚激动的拉着我的手,那模样好像恨不得亲我一口一样。

 

 

我心头得意的很,不过被人当面这么夸,就算我的这张老脸再厚也撑不住啊。

 

 

而且杨宁宁说的话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只能是看着她尴尬的笑了笑。

 

 

“呵呵,杨小姐...”说着我的眼睛看了看她拉住我的手。

 

 

杨宁宁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了我,有些脸红的说到。

 

 

“不好意思胡师傅,我是太高兴了。”

 

 

“没事儿。”我点点头表示不用在意,随即我们两人尴尬的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才说道:“那个,杨小姐,你看这个方案你还满意吗,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吗?”

 

 

“没有要改的了,你设计的方案我很满意,我想要的你都考虑进去了。”杨宁宁也笑道,一脸的满意。

 

 

“那就好,总算是忠人之事了。”我微微一笑到。

 

 

“胡师傅,真谢谢你,要不是你啊,我不知道又要浪费多少时间去重新找人呢。”

 

 

“呵呵,没事,你是小雅的闺蜜,也算是我的朋友吧,举手之劳而已。”

 

 

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害怕杨宁宁察觉到什么异样。

 

 

“胡师傅说的是,小雅我自然是要感谢的,不过你帮了我这么大忙,这样吧,等会儿我请你吃饭吧。”

 

 

但是杨宁宁却没有追问什么,只不过眼有些古怪的看着我,而且还要请我吃饭。

 

 

我心里有些纠结起来,我不确定杨宁宁她到底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答应她吃饭的话,我又怕万一说漏了什么,要是不答应的话,又有些说不太过去。

 

 

见我还在犹豫,杨宁宁又开口说到:“胡师傅,你不会连吃个饭都不赏我的脸吧,刚刚还说我们是朋友呢。”

 

 

“没有的事儿,我只是觉得会耽误杨小姐你的时间而已。”我尴尬的解释着。

 

 

“不会,我今天正好没事儿,再说只是一顿饭而已,根本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好吧,那就全凭杨小姐做主了。”

 

 

杨宁宁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要是再不答应的话,那就真的太让人尴尬了。

 

 

见到我答应了,杨宁宁话锋一转又说道:“胡师傅还叫我杨小姐呢,既然都是朋友,以后就叫我宁宁吧。”

 

 

“行,宁宁。”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也不再犹豫爽快的回到,杨宁宁这时候才满意的笑了。

 

 

不过杨宁宁高兴了,我心里可有些发苦了,虽然杨宁宁的直爽和主动让我非常喜欢,但是也非常的担心。

 

 

常年混迹商界的她可不像王丽雅一样单纯,我很担心和王丽雅的事被她看穿。

 

 

还有一个让我担心的问题是,我怕杨宁宁会真的陷进来。

 

 

我和王丽雅之间,最多只是一时的冲动找个刺激,虽然有可能继续下去,但是她有她的家庭,而我也老大不小了,真的要有结果的话,还是有很大的难度的。

 

 

但是杨宁宁不一样,她虽然和王丽雅是闺蜜,而且条件非常好,但是她却是单身!

 

 

既然是单身,她也就没有王丽雅那样的顾及,可以毫无保留的投入。

 

 

不是说我有多自恋,而是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杨宁宁现在的表现确实有些太过主动了,尤其是对我一个几十岁的人来说,尤为异常...

 

 

不过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暗自决定和杨宁宁要把握好力度,不能太过火了。

 

 

随后我们随便聊了一会儿,杨宁宁就带着我去吃饭的地方了。

 

 

吃饭的地方就在小区附近,早上的时候我也看到过,是一家比较高档的中餐厅,看了看菜单上面的价格我也是忍不住摇摇头。

 

 

“胡师傅,今天我请,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杨宁宁看见我这样,还以为我在嫌贵,当即也是表态让我宽心。

 

 

“呵呵,我不是小气,而是觉得太亏了,就这些菜啊,成本也不过这价格的十分之一,真是黑店啊。”

 

 

我实话实说,这么多年行走江湖,很多东西我都见过,各行各业也都了解一些,这种店赚的也就是门面和服务的钱。

 

 

除了装修和服务之外,和外面的小苍蝇馆子没什么两样,甚至有的味道还不如小馆子呢。

 

 

“呵呵,胡师傅你还真可爱。”杨宁宁见到我这幅认真的模样,也是被我逗笑了,顿了顿又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为了表示对你的谢意,就算今天被宰啊,我也认了!”

 

 

“呀,那我不成了罪人了吗?”

 

 

随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杨宁宁才放下手中的菜单,简单的点了几个菜。

 

 

“胡师傅,没想到你还这么能持家。”

 

 

“唉,我年轻的时候也不持家,不过后来啊,越老越没钱了,没办法才变得持家的啊。”

 

 

“哈哈,胡师傅你真是太有趣了。”

 

 

一顿饭下来,杨宁宁被我逗得是哈哈大笑停不下来,我们两个也确实很聊得来,而我对杨宁宁也是多了一些看法。

 

 

她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女人,很有想法,在这么年轻的年龄是非常难得的,连我都有些佩服她了,我们甚至喝起了小酒。

 

 

“胡师傅,什么时候去你家里尝尝嫂子的手艺呗。”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杨宁宁突如其来的话让我愣了愣。

 

 

“没有啊,就是好奇,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胡师傅你这么好的男人。”杨宁宁看着我,略带着一丝俏皮,不过说的话却让人遐想,脸上的绯红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什么。

 

 文学

 

不过杨宁宁的话却是让我沉默了下来,好像发现气氛的不对,杨宁宁也是安静了下来看着我。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缓说到:“十八年前,难产,大小都没保住...”“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听到我的话,杨宁宁明显有些慌乱,连忙给我道歉。

 

 

“呵呵,没事儿都过去了,这么多年来,我早就习惯了。”我摆了摆手。

 

 

杨宁宁沉默着和我碰了碰杯,我挑着眉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还挺能喝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再找一个?”

 

 

“嗨,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儿,现在想找又有些晚了,不好找咯,谁愿意跟着一个糟老头子,你说是不是。”

 

 

我有些自嘲的说到,到了我这个年纪,那还有这么容易找到伴儿啊。

 

 

找个年轻的吧,人家看不上你,找个年纪大点儿的吧,哪个不是拖儿带女。

 

 

想我堂堂男子汉,居然要替别人养孩子,这特么能忍?想来想去,最后干脆不找,逍遥快活算了。

 

 

杨宁宁欲言又止,再次沉默了下来,漂亮的脸蛋带着丝丝红润,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我们两人有说有笑,一顿饭下来倒是熟悉了不少。

 

 

“今天谢谢你的招待了。”我放下手中的杯子说到。

 

 

吃完饭了,我也准备告别了,杨宁宁是一个有自己独特魅力的女人,总感觉和她待在一起时间长了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她和王丽雅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存在。

 

 

“哪里胡师傅,这是我应该的嘛。”

 

 

“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再见,胡师傅。”

 

 

我背好工具袋和杨宁宁走出饭店,挥手告别。

 

 

因为喝了点酒,所以道别杨宁宁后,我也没有去挤公交车了,直接打了个车回去。

 

 

上了车没一会儿,我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我一看备注,居然是杨宁宁。

 

 

“胡师傅,今天谢谢你,还有,你不是一个糟老头,加油。”

 

 

看着这条信息,我忍不住咧嘴一笑,看不出来,杨宁宁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她发这条信息的目的,到底是真的在给我加油打气,还是在暗示我什么东西,我也都懒得去猜测了,有时候装糊涂才是最明智的。

 

 

想了一下,我简单回复了一句谢谢就了事儿了。

 

 

没想到我刚刚回复过去,手机又震动起来,一条信息又发了过来。

 

 

不过这次却不是短信,而是微信,居然是王丽雅发来的。

 

 

我心头一动,主动给我发微信,难道是我的机会来了?于是连忙点开来看。

 

 

“胡师傅,你在哪儿呢?”

 

 

问我在哪儿,不会是想约我吧。

 

 

我回到:“我在回家的路上呢,怎么了?”

 

 

微信发过去,王丽雅回复的很快。

 

 

“那你能来我家一趟吗?有点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

 

 

我一看微信,顿时兴奋起来,这什么意思?直接邀请我上门了吗?

 

 

不过我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这个时间,他老公应该在家啊,而且以王丽雅的性格,怎么可能突然转变这么大。

 

 

果然,事情和我想的一样,在我还在遐想的时候,王丽雅的微信又发了过来。

 

 

“是我老公想跟你商量点儿事儿,胡师傅你现在方便吗?”

 

 

卧槽,果然没这么好的事儿,害我白高兴一场,不过他老公找我能有什么事儿?难道是房子的装修问题?

 

 

我装修的手艺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那肯定就是他老公有新的想法要改变了。

 

 

“行,那我现在过来吧,你把地址发给我。”

 

 

我瞬间已经理清了事情的缘由,本来不想过去的,不过看在王丽雅的份上还是去了。

 

 

很快王丽雅将地址发给了我,因为新房还在装修,所以他们现在是在租房住。

 

 

“师傅,麻烦去这个地址。”

 

 

“好嘞。”

 

 

车子一个急转,开往目的地。

 

 

在汽车的飞驰下,没一会儿就到了。

 

 

没想到王丽雅租房的地方离我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只有十公里左右,开车估计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

 

 

按照地址来到王丽雅家门前,正准备敲门,却是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争吵声,我连忙停住了脚步。

 

 

仔细一听,一男一女正在争吵着什么,女声我一下就听出来了,正是王丽雅,而男声估计就是他的老公周航了。

 

 

“反正你自己和他说,我没脸开这个口。”

 

 

王丽雅的声音很高,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老婆...唉,我...我是男的,这种事儿怎么开得了口啊。”

 

 

“你开不了口,那我就开得了口吗?”

 

 

王丽雅的声音带着愤怒和一丝不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的什么事情。

 

 

他老公周航沉默了一会儿,才无奈的说到:“唉,那等会儿看情况再说吧。”

 

 

接着便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敲了敲门。

 

 

“小雅,在吗?我是胡建国。”

 

 

屋内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随即响起脚步声来。

 

 

打开门的正是王丽雅,见到我还有些惊讶。

 

 

“胡师傅,你这么快就到了啊。”

 

 

“呵呵,你这里离我家不远。”

 

 

“哦哦,快进来吧。”

 

 

我点点头,换了拖鞋进了屋子,这时王丽雅的老公周航也从里屋走了出来。

 

 

“胡师傅,哈哈,你还真快啊,快进来坐。”

 

 

看到周航这个样子,我心头微动,我和周航平时接触的也不多,他也从来没有这么热情过,今天这么反常,看来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这样想着,我心里也有底了,既然有事儿求我,那我也要摆摆架子了。

 

 

于是我也不见外,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屋,直接往沙发上一倒。

 

 

“你们先聊,我去倒点儿茶水。”见周航出来,王丽雅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借口进了厨房。

 

 

我看着王丽雅的背影,那一扭一扭的身材让我又有些想念起那天来,可惜...

 

 

收回目光,转头一看,周航此时也是脸色古怪,眼神飘忽不定。

 

 

看他这模样,我心里鄙视的很,终于是忍不住说到。

 

 

“唉,周老弟,你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你摆这个脸色给我看,还真是难受啊。”

 

 

听到我的话,周航也是一愣,随后摸了摸脸,干笑了两声。

 

 

“呵呵,胡师傅真是慧眼啊,唉,小弟我确实有点儿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

>>>>本文《绝品农民工》全文在线阅读<<<<